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7章 回来在接吻!
    卧室的灯光被关了窗帘拉拢好,陷入暗淡的状态,南浔给已经睡下的江雁声盖上被子,才放轻脚步退出去。

    关了门,她靠在墙壁前,皱着眉梢在想事。

    “喝了多少?”

    一道清越的男音蓦然在走廊响起,南浔恍惚的抬头,看到出现在公寓里的气质淡雅男人。

    周宗儒静静注视着眼前脸蛋呆滞的女人,白皙好看的大手伸过去握住她的手腕,缓步朝客厅走。

    南浔没想到这么晚了,他还没休息:“周……”

    “我在隔壁听见有女人哭声。”周宗儒语调清缓,让她坐在沙发上,周围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光线朦胧暖色。

    南浔听了心里很暖,被他握住的手腕感觉在发烫:“我朋友今晚心情不好,这个公寓也醉了隔音差成这样。”

    周宗儒沉静眼眸浮现出几许淡笑,扫了一眼满地的酒瓶:“不然我怎么知道能你又喝酒了?”

    南浔尴尬咬唇:“喝了一点而已。”

    周宗儒不揭穿她今晚快把酒柜搬空的事实,薄唇微勾着弧度。

    两人没有说话,客厅气氛也静了下来。

    南浔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莫名的不敢看男人,连说话都是软软的调调:“你不生气的吧?”

    周宗儒徐徐溢出薄唇的声音染了笑意:“要生气了呢?”

    “啊。”南浔心里紧张了,两人关系这几天一下子从邻居变成了男女朋友,她还有点没缓过来,别看先前喊着要嫁给周宗儒,真要上阵了,就怂的厉害。

    周宗儒白皙的长指轻捏了下她滑腻的脸颊,声音温厚好听:“不生气。”

    南浔愣了一下,抬起无辜的眼睛与他专注的眼神对视上。

    在这短暂的几秒钟,她有点想——垂涎他。

    “去我公寓睡?”周宗儒声线故意压低了一般,在这昏暗的公寓里听着很暧昧。

    南浔耳根子红了,心跳不可控制的加快。

    深夜一个成熟的男人邀请一个年轻的女人去他家睡觉,暗示意味很明显了。

    要不要跟他睡?

    南浔内心纠结上了,眉心紧紧的皱着。

    周宗儒看她眼神害羞的闪躲,脸颊发红,薄唇溢出的好听笑声变浓:“你主卧让给朋友睡,今晚睡哪?”

    南浔瞄了一眼空出来的客卧,要不要说下?

    “我的主卧很干净,你今晚先睡,我就在隔壁的客房。”周宗儒开口解释清楚,可是,莫名的让人听了有种戏谑的意味在里头。

    南浔脸又红了。

    她抬手,打了一下男人:“你故意的。”

    明知道自己会错意了,他还故意要这样说。

    周宗儒低声轻笑,将她的小拳头握在了手掌,宠溺的声音撩拨着女人的心弦:“乖,去洗澡。”

    南浔毫无抵抗能力,被他迷得晕头转向,脸是红了又红,比喝醉了还好看。

    ……

    她去卫生间洗澡,拿了一件深蓝色睡裙穿,不算保守的款式,胸大皮肤很白,就算在简单的衣服也传出了几分撩人媚态感来。

    南浔用冷水拍拍脸,看着镜子前胸前露出深沟的自己,万一周宗儒认为她在勾引人怎么办?

    两人初识的那几次,南浔给他留下的印象都是光着身体,好不容易扭转了局面,把男神给追到手了。

    她得矜持一下,证明自己是个清白的姑娘。

    南浔这样想着,便又去找了件浴袍披上,腰间的衣带打成了死结。

    嗯,这样就算她一冲动想脱也不容易。

    南浔随便把头发擦的半干,就开门走出卫生间,她穿的拖鞋踩出了声响,没走几步路,发现这个一身干净的白衬衫的男人,卷起袖子把她客厅给打扫干净了。

    酒瓶子都收拾到了厨房去,沙发的靠枕也摆放整齐,恢复了整洁的模样。

    周宗儒听到女人的脚步声,转过身,语调低缓问她:“这两个行李箱……”

    “你别动。”南浔眉心一跳,连忙跑过去。

    她反应有点大,让周宗儒挑眉:“嗯?”

    南浔把行李箱拉过来,看到没有被打开,顿了下,尴尬的对他笑:“那个,不好意思让你大晚上还帮我整理屋子。”

    周宗儒将毛巾叠好放下,动作优雅的扣上袖子:“举手之劳。”

    “也要谢的。”

    南浔把行李箱都扔到角落头,从冰箱拿了瓶汽水给他:“我请你喝水。”

    周宗儒沉静的视线落在她白皙的手上,略沉默了一秒,才伸手去接。

    刚要碰到,南浔又想起来:“抱歉,你好像只喝茶的。”

    她尴尬的要把汽水塞回冰箱,刚转身,就被男人伸来的大手拽了回去。

    “你!”

    南浔被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形抵在了冰箱前,双眸茫然睁大,屏住呼吸看着他把汽水拿过来,动作从容的拧开水瓶,然后仰头喝了一口。

    他喉结清缓滚动,很具有男性魅力。

    周宗儒喝了半瓶,嗓音磁性悦耳溢出薄唇:“味道还行。”

    南浔心跳很快,说不出的感觉。

    周宗儒将瓶子放在台上,大手抚上她的脸颊,低头间,就连带他清冽的香味也轻洒过来:“两人在一起是可以慢慢磨合,你喜欢的,我也会去尝试。”

    这个举动,无疑是说明他对她是认真的。

    南浔紧张的指尖抓紧,眼见着男人的脸靠近,好像是要吻她?

    她站姿一僵,不动了。

    当周宗儒薄薄的唇,快贴上她的唇瓣时,就差一点,外面突然响起了细微的动静。

    两人动作瞬间分开,朝客厅看去。

    一个披散着凌乱秀发的女人站在阴暗的走廊上,没穿鞋,肩头的吊带滑落下来,单手扶着墙。

    她转过头来,露出了一张清丽却没有表情的脸。

    南浔心跳窒息了几秒钟又狂跳起来,她几乎是反应过来就把周宗儒往厨房里面推:“那,那个你想在里面呆着,千万别出来,我,我朋友喝醉了会耍酒疯,我去扶她到房间,回来在接吻。”

    她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跑出去前,不忘把厨房的门重重关上。

    然而,南浔很快就意识到……这样一来,她就跟在走廊上的江雁声独处了。

    两人的视线,对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