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8章 上回带保镖闯入你家的男人,又来了。
    南浔露出尴尬的表情,手指抓紧门把,感觉都要出冷汗,朝眼前冷冰冰的女人笑的很善意:“声声,你醒了?”

    江雁声发丝黏在脸上,一双漆黑的眼眸睁着看人,说不出的孤寂。

    半天后,她很美的唇溢出声音,有点弱却也冷漠:“你家有男人。”

    南浔心都发颤,还是头一回碰见这个现象,她指了指搁在沙发的包说:“我男朋友啊,对了,我要不给你吃点药?”

    江雁声眉心蹙着:“你去跟他分手。”

    “嗯?”分什么?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南浔。”江雁声叫她的名字,容颜上冷冰的神色像是嘲讽她的无知:“你非要伤筋动骨了才能明白没有男人,女人会活的更享受?”

    南浔内心快要崩了,完全没想到江雁声变了一个人后,是会逼她分手?

    “声声,这事我们明天说好吗?”

    江雁声冷笑道:“你不听劝,有什么好说。”

    她转身,要离开这里。

    “声声,这么晚你去哪?”

    南浔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腕,眼含关心之色。

    江雁声漂亮的眼眸微眯,诡异出声:“你不怕我?”

    “我要怕你,你就不会对我动手的吧?”南浔怕被打。

    “你说呢?”

    “……”

    南浔正色说:“声声,那我只能跟你动手了。”

    江雁声眉眼带着几分疲倦嘲弄的笑:“放心,我不打女人。”

    “你没打过?”这话,南浔有点质疑。

    她不是打江斯微和郭佳美这两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江雁声眼神一冷:“贱人算什么人?”

    “那你别打我,我不是贱人。”南浔僵硬的摆手,又指向了主卧的门口:“你连站着都要扶墙,出去做什么啊?我的姑娘,回去睡吧。”

    江雁声扯唇幽幽:“去弄死霍修默啊。”

    “……”南浔。

    报复心要不要这么重?

    她快哄不住了,硬着头皮找理由:“你跟他已经离婚了,要是半夜跑过去找他,说不定会被讽刺对男人余情未了呢。”

    “谁对他余情未了?”江雁声的声音带着杀气。

    “你要对他没感情就别踏出这里一步,不然,我就当你是爱死他了。”南浔鼓起勇气,当场放话。

    “别妄想用激将法对我。”江雁声讽刺她幼稚的招数:“等我弄死霍修默,你就知道我爱他有多深了。”

    南浔:“……”

    江雁声朝门口走去,这个身体喝了太多酒,现在脑袋都很晕眩,忍不住闭了闭眼,又撑着睁开。

    “声声!”

    南浔看她身形虚晃要摔倒,连忙去扶住:“你就别……”

    “滚。”

    江雁声将她推开,眼底冷意一片。

    南浔眼睛微睁,看她倔强要出去,只好先妥协:“好,去找去找,反正被打死的又不是我男人。”

    她先哄着江雁声去沙发坐会,小声说:“我去把周宗儒给忽悠走,等会开车带你出去?”

    江雁声低着头,黑色发丝遮挡住了脸,没说话,也就是等于默认了。

    “你别跑啊。”南浔不放心叮嘱。

    不过又想想,江雁声没鞋子又醉的无力,就算跑了也能追回来。

    她跑到厨房去,把门打开。

    周宗儒靠在洗手台沿,冷清的眸看着小窗户外,长指间把玩着玻璃杯子,姿态漫不经心在等她。

    南浔看了不好意思,反手将门关紧了。

    她低咳,刻意调出很软的声线:“周宗儒。”

    周宗儒将杯子放下,低静道:“你朋友怎么样?”

    南浔找了一个理由,干巴巴着说:“她喝醉了就想有人陪,我今晚不能去你家睡了。”

    “无妨。”

    周宗儒这两个字,让南浔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又听见他不急不缓说:“有机会的。”

    南浔眨眨眼,她是要装听不懂呢,还是回应一下?

    而然,周宗儒却没有给她机会乱想。

    他迈步走近,修长的影子在灯光的照映下,几乎快要把她娇小的身体笼罩住了,语调未变:“刚才接吻的事,还算数?”

    南浔双眸睁大,脸颊红了。

    周宗儒眼底浮出浅笑,修长的大手没有预兆的将她拉过来,然后低首靠近。

    “唔。”

    南浔唇瓣被男人的薄唇亲了下,携带着温热的气息,用了点力道。

    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周宗儒没有过分去欺负女人,只是蜻蜓点水轻触了下,他便松开了她。

    南浔还没回味什么,初吻就这样没了。

    她茫然的看着周宗儒,又不能说再来一次。

    周宗儒考虑到女人被吻了后会害羞,他很自然的把话题转移开,淡淡开腔:“上次带着一群保镖闯入你家的那个男人,又来了。”

    南浔快恍惚的神智,瞬间就被吓清醒:“哪呢?”

    周宗儒指向了厨房的窗外,从这个视线角度,刚好看到前排的停车位。

    一辆黑色豪华的迈巴赫就停在那里,车内灯光开着,依稀看得清一个英俊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上。

    南浔扑在窗台去看,有点想骂人:“他有脸来!”

    “半夜在你家喝酒的朋友,就是他妻子?”周宗儒刚才看到站在走廊上的江雁声,猜到了几分。

    “对!”

    南浔咬牙说:“我就说嘛,他会轻易放手都有鬼,估计又不知道憋着什么阴损的招等着我朋友。”

    周宗儒沉吟片刻,把窗户关上:“不管他。”

    南浔转头,怔怔看他。

    周宗儒嘴角慢慢的勾起,问她解困惑:“他想装深情,我们何须去破坏?”

    “守在楼下装?”南浔想,她要不跟江雁声说这事,谁知道呢。

    “天公不作美,否则我想这位霍总应该很愿意淋一场雨,直接病倒在你楼下。”

    周宗儒这句话里,南浔听了感觉讽刺的意味居多。

    她摊摊手,也笑了笑:“是啊,天公不作美。”

    ……

    大晚上周宗儒也不便久留在这边,让南浔有情况就打电话给他后,就回到了隔壁公寓。

    没了男人这种生物,江雁声眼底冷意淡去不少,她坐在沙发恢复体力,也没有站起来就出门。

    南浔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啊,想找个有什么能把江雁声打晕,又不伤到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