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9章 霍修默抢过昏迷的江雁声,直接强吻!
    “你在找什么?”

    南浔刚抱起她的瑜伽柱,被门口一道冰冷的女声惊吓得手一抖,无比尴尬转过去。

    江雁声蹙了蹙眉,盯着她。

    “咳,我找衣服换啊。”南浔慢慢朝衣柜移去,指了指里面:“穿睡袍出去不美观吧。”

    江雁声抿紧苍白的唇,没在质问,却也站在了门口没有离开。

    南浔被她盯得,感觉后背拔凉拔凉,俏丽的脸上略僵扬起微笑:“声声,你这样看着我换衣服,我会害羞的。”

    “你连男人都给看,给女人看一下就不行了?”

    “……”

    南浔被她理直气壮弄得无言,笑容很牵强:“行!”

    变了一个人的江雁声,气场比平时更横行霸道,总感觉要是不顺着她的意,就会被她打死。

    南浔抱住小命要紧,离开衣柜拿了件露肩长袖和破旧牛仔裤出来,当着她的面,解开睡袍衣带。

    江雁声眼眸冷静,看着眼前女人的娇小身材,脱了衣服还很有料,胸口鼓鼓的,她启唇问:“你跟那男人睡过?”

    她连周宗儒的名字,都不愿意叫。

    南浔以为她忘了,还特意开口要解释:“声声,我跟周……”

    “我知道他名字!”江雁声冷艳眉眼拧起。

    “好好好,你记得记得的。”南浔瞬间就怂,还以为她换个灵魂了,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江雁声冷笑:“你男人看起来有点老啊。”

    南浔扎心,感觉这个声声太坏了。

    “还好吧,就比我大10岁啊。”她硬撑着要面子,老什么真是的。

    “以你的姿色和资产,找个小10岁的都可以,却要找个大10岁的老男人,什么脑子。”江雁声语气里尽是嫌弃的意味。

    南浔有点不能忍。

    一聊到男人,两人之间的姐妹情深瞬间变成塑料姐妹花了。

    她手中抓紧了衣服,呛声回去:“霍修默成熟英俊多金,在宛城的地位数一数二,你连他都不要,什么脑子。”

    “想死?”江雁声语调瞬间冷了。

    南浔很诚实:“不想!”

    ……

    把衣服穿好了,她把瑜伽柱放回原处,拿了车钥匙陪江雁声出门。

    两人站在走道上等电梯。

    南浔偷偷地看着江雁声洁白的侧脸,内心在煎熬要不要现在就把她打晕了。

    不知道得手的机会,有几成?

    “你在想什么?”江雁声很敏感,长长的眼睫毛下尽是冷意。

    “我,我情绪有点紧张而已。”

    南浔笑的牵强,见电梯叮一声到了,便说:“进,进去吧。”

    江雁声看她说话都结巴,唇瓣冷勾:“你的胆量,比平时小了不少。”

    南浔:“……”吃了药还能精神分裂,喝醉前不是说撑得住吗?还不是被你吓的。

    江雁声先走进电梯,即便脸色有点虚弱,高跟鞋还踩的很稳,气势上不输给任何人。

    南浔挺佩服她的,疲倦成这样了还要去找霍修默打击报复,这内心是多扭曲黑暗啊。

    她伏低做小,走进去站在女人的身旁:“声声,你累吗?不如我扶着你怎么样?”

    “不用。”

    江雁声不要她碰。

    南浔也没办法了,只好先站在一旁。

    她想等会江雁声下楼了,跟坐在车内的霍修默碰上,两人不会真的打起来吧。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因为她见江雁声现在提起霍修默时,都有股杀气在眼里。

    这是得罪得有多严重,都恨不得把男人碎尸万段了一样。

    “声声,我发现你对我的感情,很深厚啊。”南浔突然这样说,是想到她自己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站在这女人的身边。

    江雁声神经分裂后,对霍修默喊打喊杀,对她只是讽刺了几句,这种区别待遇,一下子就出来了。

    江雁声转头,冷色的眸光落在她盛满惊喜的眼眸,轻扯唇:“补脑太多会死。”

    “……”南浔瞬间就感受到了她的恶意。

    叮一声,电梯门达到一楼,开了。

    江雁声收回冷冷的视线,迈步走出去。

    南浔跟在后头,觉得要出事。

    下半夜小区外都没人了,只有几盏路灯照映着漆黑的夜色。

    霍修默坐在车内抽了几包烟,车玻璃封闭着,白色烟雾散不出去,他也丝毫没有反应,长指夹着一根烟又点燃,重重抽了几口。

    就好像这样能缓解自己胸膛内的闷痛感,深冷的目光一直盯着楼上暗下去的窗户。

    霍修默大手握得很紧,隐隐有青筋在冒起来,强制性把自己关在车上,忍着上去找这个狠心女人的冲动。

    他抿紧的薄唇吐出了一口烟雾,连带着发闷之气,抬起血色的深眸时,视线看到前方的女人身影。

    下一秒。

    霍修默冷峻的表情变了,眸色闪烁了一下。

    他几乎所有的坚持都在看到江雁声从楼道口出来后,就全部崩塌瓦解,大手捏灭没有燃尽的烟,打开车门就下去。

    一阵冷风吹来,霍修默穿着黑色衬衫紧贴着胸膛结实的肌肉,高大挺拔的身形大步朝女人走去。

    在朦胧的夜色下,他突然看到南浔突然对江雁声出手。

    女人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朝地上倒去。

    南浔伸手吃力扶住,脸色苍白没有从惊险中缓过来,她堪堪不稳的扶着晕过去的江雁声,刚要站起来。

    “你对她做什么。”

    一道低冷怒意的男人嗓音响切在夜色下,很快,男人挺拔冷漠的身影也走前方出现在视线内。

    南浔脸更白了。

    要死,才走出楼道口就被发现了。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神色很冷,大步走近的同时,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也压迫人心头。

    南浔怕死,愣愣开口:“声声喝醉了,她,她说要去打死你,我这想办法拦着啊。”

    “把她给我。”霍修默脸色有些阴沉不定。

    南浔摇头:“不行。”

    开什么玩笑,就算给也要他求一下啊。

    霍修默却直接过来抢人,根本就没有把南浔微末的挣扎放在眼里。

    他将双眸紧闭的江雁声抱过去后,大手一触碰到女人冰凉的脸蛋,血色深眸紧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她浓烈的感情,朝她的唇吻了下去。

    南浔在一旁,忍不住了:“靠!霍修默,你抢人就算了,还趁着声声昏迷就强吻是不是过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