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0章 她想说话,发现舌头很疼。
    霍修默薄唇吻住女人柔软的唇,炙热有力的长舌便霸道抵了进去,用力去吸住她的舌尖,修长大手同时扣住女人的后脑勺。

    他吻得疯狂,像是要将压抑的情愫都发泄在这场亲吻中,浓重的喘息呼吸充斥着两人之间。

    “声声。”霍修默激烈的吻渐渐恢复平静,薄唇轻啄着她的唇角和脸颊,嗓音低哑溢出喉咙。

    江雁声眼睫毛闭着,没有反应。

    “咳,我刚才下手重了点。”南浔免费看了一场激吻戏,虽然是男人单方面的主动,也看的略尴尬。

    霍修默深暗冷漠的眸子扫过去,那眼神,像是责怪她出手伤了自己女人。

    南浔火一下子来了:“霍总,离婚了还来纠缠前妻,这种行为不会很没品吗?”

    霍修默薄唇抿紧,压抑着什么情绪。

    南浔挑眉,先看了一眼他怀里昏迷的江雁声,没醒来,才当场就挑破了男人那点伎俩:“你和声声没离婚,对吧?”

    霍修默眼中神色骤然变得寒凉异常,开腔说话,带着威胁的意味:“南浔,聪明的女人才能活的久。”

    “霍总,你在这威胁我又什么用?声声是太伤心了没反应过来,不用我说她迟早也会起疑。”南浔看他宝贝江雁声的那股颓废样,莫名的壮胆。

    “那也是我的事。”

    “……”

    南浔被他强硬的态度给气笑:“行,霍总您厉害的。”

    霍修默双臂抱紧了江雁声,迈步朝他车走。

    南浔张了张口,突然记起了江雁声喝醉酒前喊着霍修默名字的委屈画面,所以,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

    算了,不拦了。

    霍修默长腿走了两步,气势冷冽的转身,冷冷开腔道:“把门留着,天亮前我会抱她上去。”

    南浔很看不惯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真是,难怪江雁声三天两头要跟他吵。

    “你不把她带回去啊?”南浔开始装傻充愣。

    霍修默五官沉下去:“你想被我封杀?”

    “……”好好说话,你威胁什么人?

    “把她照顾好,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别在她面前说,否则,我看在宛城谁敢给你资源。”霍修默冷着脸,别说威胁南浔了,就算是江雁声他也照样用权势来逼迫。

    南浔之前要不是怕江雁声的病暴露在霍修默面前,早知道就不将她打晕了,看他还嚣张不。

    她忍了,问霍修默一个问题:“霍总,你出轨了吗?”

    霍修默言简意赅的几个字从薄唇吐出:“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

    这一晚。

    江雁声感觉自己睡的很不安稳,有股温热的气息在她耳旁轻洒不散,像是谁跟她一直说话。

    可是,一个字都记不住。

    突然间,她紧闭的眼眸用力睁开了。

    江雁声气息微喘,怔怔盯着白色天花板。

    “我的小祖宗,你终于睡醒了。”

    旁边,有道熟悉的女声传来,离的很近。

    江雁声的视线,一点点变得清晰,她机械般的转头,看到南浔抱着枕头躺在床沿,单手撑着下巴。

    “我……”她想说话,发现舌头很疼。

    “喝水不?”南浔从床头柜拿了水杯过来,递过来。

    江雁声需要水,不客气接过来喝了几口。

    她嗓子也哑了,说话时舌头丝丝的疼,有点莫名其妙:“我昨晚喝了多少?”

    “几乎把我酒柜快搬空了。”南浔打量女人茫然洁白的小脸,试探问她:“声声,昨晚你还记得吧?”

    “记得什么?”

    江雁声纤细的手指捂着自己脖子,眉心拧起:“是不是我跟你吵架还打架了?为什么后脖也疼。”

    南浔略心虚,看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咳,你喝醉自己摔了。”她扯了一个谎言。

    江雁声信了,指尖揉了揉脖子:“下次不喝了。”

    这种话,南浔当没听见。

    每次都这样说,每次都喝空她的酒柜。

    江雁声躺久了就有点难受,掀开被子要下床。

    她刚坐起来,眉尖又是一皱。

    南浔观察着她细微的表情变化,紧张道:“怎么了?”

    江雁声低头,秀发四散遮挡住了她的双眸,有些疑惑看着自己一双美丽秀长的腿:“我昨晚梦见男人了?”

    “怎么说?”

    “有点……”湿湿的。

    江雁声茫然的很,先去卫生间把底裤换了再说。

    她陷入自己的世界里,没注意到了南浔很复杂的眼神。

    南浔是想说,又不敢说。

    早上五点钟霍修默才把江雁声抱回了公寓,亲自放在这张床上,还看了足足十分钟才走。

    谁知道,下半夜霍修默对江雁声做了什么。

    ……

    快十点了,江雁声洗了一个干净舒服的澡和南浔坐在餐桌吃东西。

    两人一开始都很安静,等吃了差不多了。

    江雁声低垂着眼睫,平静开口:“我昨晚都跟你交代了?”

    “嗯。”南浔看了一眼摆在角落头的箱子。

    江雁声呼吸微急,倒了杯水喝。

    等缓了会,才压下情绪问:“说了多少?”

    “你把自己的病,跟我坦白了。”南浔想了想,又说:“还哭着说想霍修默。”

    江雁声握着水杯的手指,一下子僵住。

    南浔继续说:“一整晚都在叫他名字。”

    江雁声心尖被酸涩的滋味纠缠着,几乎都快让她白了脸,又强撑着表面:“我喝醉了,才会这样。”

    “其实,声声你爱他……”

    “我喝醉了。”江雁声打断南浔的话,不想听。

    南浔不说了:“好好,你醉了。”

    江雁声把水杯放下,柔和的眉眼间有股极淡又快压在不住的情绪,她双手慢慢捂着自己的脸,很累。

    “声声,你还有工作,我们可以赚很多钱,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南浔安抚着她。

    江雁声唇边笑的自嘲:“可是,我记忆里就没有什么是开心的。”

    “声声,你现在把男人看的太重了。”南浔谈不上是过来人,却是从她自己得了癌症去世的母亲身上看到的下场,告诉江雁声:“这样你会死的。”

    江雁声抬起头,双眸通红:“我没有人爱,也没有人爱我,这样活着,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