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2章 江雁声被男人举报,参与男女违法交易!
    一整天。

    江雁声从录制现场回来就待在公寓里,不少媒体记者打电话来,也没去接通。

    她换下性感的晚礼服,妆也卸了,将长卷发披在肩头,身上穿了件白色长衬衫,领口微敞,衬得锁骨线条漂亮。

    江雁声中午吃了药睡醒后,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食材,亲自动手做晚饭。

    她自从在南浔家酒醉了一夜,并没有让自己这样长时间的颓废下去,谈不上振作,就是厌恶了满身狼狈的自己。

    待在厨房里,江雁声洁白的侧脸安静,将西红柿洗净后,用滚烫的开水过了一遍,然后切碎炒鸡蛋吃。

    她的晚饭很简单,还有一道虫草花豆腐汤,没弄的太复杂,左右也吃不完。

    饭菜都上桌了,江雁声刚解开围裙,低头间,看到放在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屏幕上,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没接,心想又不知是哪家媒体记者。

    这个号码响了十几秒钟,很快便改发了短信进来,言简意赅两个字:“下楼。”

    江雁声看到,唇角的笑容微僵了一下。

    手机屏幕快暗下去时,电话又响了。

    江雁声从这两个字解读出来,霍修默很可能在她楼下,是为了网上公布离婚的消息找来。

    她不接,以他作风会直接上楼骚扰。

    江雁声迟疑了一会,将手机拿起。

    电话接通,她抿唇不说话。

    男人低哑的嗓音陈述着目的:“离婚证在我手上,你下楼拿。”

    三天没有任何的联系,如今听见他的嗓音,江雁声有些说不清的情绪堵在胸口,语气冷淡:“你让人送到我工作室就可以了。”

    “我已经在你下楼。”霍修默语调加重,提醒她。

    江雁声低垂眼睫毛,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情绪淡淡的:“现在晚上快八点了,我一个单身女人出门不安全。”

    “我还在,楼上楼下能让你走几步?”霍修默沉着声。

    就算隔着手机通话,江雁声完全能想象的出来,他那一张英俊的脸庞有多黑沉了。

    尽管这样,江雁声还是没有听话下楼:“以前我们是夫妻关系,有你在,我当然安全了,现在,你霍修默充其量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性别男的陌生人,对我来说,不是百分之百安全。”

    “江雁声!”

    霍修默的怒气,被她轻易就挑起。

    “我要吃饭了,挂了。”江雁声说挂,就真的把电话给挂断了。

    楼下,霍修默英俊的神色阴沉如水,大手握紧手机,力道大得快要折断。

    李秘书在旁边,出主意:“霍总,我们找警察来吧。”

    霍修默眼神冷寒扫过去,气场强大。

    李秘书掏出手机,打包票:“我一定能让太太开门下楼,霍总,你放心。”

    ……

    江雁声静静坐在餐桌前,先将饭吃了,她花了一个小时做的饭菜,倒了可惜。

    公寓外,门铃这时响起。

    江雁声放下碗筷,看了看时间。

    都十几分钟过去了,霍修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沉住气了?

    她还以为,这男人被挂断电话就回去了。

    门铃还在响,伴随着敲门声。

    “江小姐!”

    大概是看她迟迟不开门,外面陌生的男音传来:“我们是警察,麻烦你开门配合调查。”

    江雁声听了,双眸茫然。

    她走过去,先透过猫眼真看到了几名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站在走道外。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江雁声皱着眉心,将防盗门打开。

    “你是江雁声?”警察看到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从屋子走出来,严肃问道。

    “对。”

    江雁声跟这些警察同志保持距离,语气疑惑:“请问有什么事吗?”

    警察把搜查令给她看清楚:“有匿名电话举报,你正参与一场男女违法犯罪交易,请把门打开。”

    “匿名举报?”江雁声一脸水雾。

    警察:“请配合。”

    江雁声被气笑了,也猜到了:“好!”

    她将门打开,冷着脸站在门口。

    过了三分钟后,进去的警察又出来,态度没了先前强硬:“江小姐打扰了,我们会查清楚匿名举报者的底细给你一个交代。”

    “不用了。”江雁声知道是谁。

    就算查到了,以霍修默的身价地位,一个小小的警察能动的了他?

    一群警察表露出歉意走了后,江雁声也把门关上,她去卧室拿了件外套穿上,然后出门。

    在楼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就停在车位上。

    江雁声看到,眼睛都冒火。

    她走过去,抬脚朝了一下男人的车门:“霍修默,你给我下来说清楚,谁卖-淫?”

    车内,霍修默坐在驾驶座上,五官冷峻淡定,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才开门下车。

    他修长挺拔的身形站在冷凉的风中,眸底浮现着沉沉的暗色,落在了女人气恼的脸蛋上,抽了烟的嗓子有点哑浓:“你卖吗?多少钱一晚?”

    江雁声乌黑的眸盯着他,咬牙说:“卖谁也不会卖你。”

    “看来你行情不错,还能自己挑客户。”霍修默单手抄着裤袋,姿态冷贵得逼人。

    “找一群警察来诬陷我,你还能在阴损点?”江雁声板着清丽的脸,打从心眼里鄙夷他这样的行为。

    霍修默开腔道:“好言好语打电话哄你下楼,你给我甩脸色,我以为你很喜欢男人为你疯狂。”

    江雁声发现离婚后,他不仅以前没有羞耻心,现在就连无耻都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你要给离婚证是吧?给啊。”

    她伸出手,问他要。

    霍修默敛着眸光,注视了她白皙的手几秒钟,视线又在她染着深紫颜色的指甲停顿了下,薄唇扯动:“你涂这个颜色不好看。”

    江雁声表情微愣,从男人的视线注意到了她的指甲,语气冷淡:“我涂绿色都不管你事。”

    霍修默看她说话,一句比一句刺人,薄唇抿起,隐着什么情绪:“你头发也做了?不好看。”

    “管你事?”江雁声烦死他了。

    “白天你穿的衣服也不好看。”霍修默皱紧眉头,薄唇吐出一句:“太露,我看见你胸了。”

    江雁声听了,连冷笑都不给他了:“离婚证不给了是吧?好!”

    她上楼,谁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