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3章 我可以用权势压你,为什么不压?
    江雁声走快点,回头间,发现伫立在车旁的男人没有追上来,笔挺如刀裁的身形岿然不动,低首掏根烟点燃,点点火光照映着他线条冷峻的五官。

    隐约间,江雁声后背能感到他投来的强烈视线。

    她红唇轻抿,一转身就走进楼道。

    电梯刚好没人用,江雁声走进去摁了按键,在门合上后,清丽的容颜浮现出了几许茫然。

    霍修默把她骗下来,又轻易放她上去,不符合他平时的强势作风,让江雁声一时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

    晚上找来送离婚证,就只是见一面?

    江雁声想不通,走到自己公寓门前,拿钥匙去开门。

    她小脸恍惚,刚要把钥匙伸到锁里,结果却发现锁眼被堵死了,整个人都愣了下。

    江雁声还怕自己看错,弯腰靠近一点。

    锁眼明显是被灌了胶水,将门给彻底封了。

    一秒还是两秒。

    江雁声想骂人的心瞬间就有了,连呼吸都深了起来,直咬牙:“霍修默,你招数能再阴损一点?”

    难怪他能淡定看着自己上楼,还不来追,原来是有后招等着她。

    江雁声洁白的脸蛋皱的很紧,身上只披着一件外套,连手机钱包都没拿。

    现在钥匙又开不了门,她除了下楼,还有别的选择?

    ……

    抽完一根烟的功夫,霍修默就看到重新下楼的女人,他长指捻灭烟蒂,好整以暇看着她。

    江雁声走过来,看到这张可恶的脸,就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

    男人双手抄在裤袋里,姿势慵懒,淡漠开腔:“江小姐,以前你要打你自己男人,没人管,现在你又用什么身份来任打任骂我?嗯?”

    江雁声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她牙齿咬唇,双眸闪烁着丝丝怒意:“无耻。”

    霍修默玩味的笑了,掀起唇角:“上车,我带你开房。”

    “霍大总裁,离了婚就能随便带女人去酒店开房了?看来你结婚时压抑住了本性啊。”江雁声红唇冷哼,讽刺他。

    “江小姐装矜持给谁看?又不是没有跟我开过房,何况……”霍修默话一顿,讳莫如深扫了她下:“前妻也是妻!”

    “……”江雁声。

    这句话,要命的熟悉。

    她似乎也说过类似,前夫也是夫的话。

    通常这种话,下半句都是要占对方的便宜,她又不是傻子,会乖乖跟他去酒店?

    江雁声忍下,用平静的语调开口:“当初是你让我选,跟你继续过就不要在意郭澄伊的事,不跟你过了,就把婚离了。”

    “现在,我离了婚……也过的很好,你难不成过的不好就来打扰我的生活?”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在她话里,逐渐变得面无表情,深冷盯着女人无情的模样。

    江雁声酸涩苦楚的滋味都堵在胸口,表面上,倔着脾气丝毫不表露出来,声音也冷冷的:“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霍修默眼神紧眯,在她质问下开腔道:“谁告诉你,我过的不好?”

    江雁声没说话,眼神透入的就是这种意思。

    过得好,还来纠缠前妻做什么?

    霍修默眼底的神色深邃幽暗,气场强大内敛得压在人心头,他低低冷笑,盯着她说:“我现在每天不用下班回家哄女人,也没人敢在我面前发脾气,这三天,你见我颓废了?”

    “哦,那恭喜你如释重负了,还来我这自找麻烦做什么?”江雁声胸口被刺了一下,尖尖的疼。

    霍修默看她眼要红了,眸色微缩,低冷的嗓子缓了几分:“跟你离婚,我是很轻松……”

    江雁声眼角慢慢的在发红,不自知。

    男人话一转,却压低声说:“可是我愿意再累点。”

    江雁声此刻的感觉很复杂,痛感是有,酸涩苦楚更多一些。

    她别过脸,淡淡说:“我们离婚了。”

    “离婚就不能做朋友?”

    霍修默这句话,把江雁声惹笑,笑的很讽刺:“你说这句话时,不心虚吗?”

    当初小产时,他自己也说过的——离婚了,看到她就想起上她的画面,不可能当成普通朋友。

    霍修默这脸,打的很快。

    他表面淡定,嗓子很是沉稳:“你单方面公布离婚消息,就是为了摆脱我?”

    “对。”

    江雁声想也不想就承认,看着他阴暗的眼神说:“一天挂着你女人的标签,就耽误我找下一春,这很影响我离婚后的销路。”

    霍修默被她气的反笑:“迫不及待找男人?”

    “女人离婚了会掉价啊,好在我还年轻美丽,不能浪费时间了。”江雁声回答的一本正经。

    她好似已经从失败的婚姻走出来了,只花了三天。

    霍修默大手捏紧,想掐死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他眯紧了眸子,薄唇冷扯:“在宛城,谁敢娶我的前妻?”

    “怎么,被你睡过别人就不能碰了?”

    “你看看,谁敢碰。”

    男人的话,让江雁声气不打一处来,咬牙说:“哦,那你等着看好了。”

    霍修默脸色变得很沉,将车门打开:“上去。”

    “不要。”江雁声后退一步,抿唇。

    霍修默眉头紧皱:“要我动手?”

    “我们都离婚了,还去酒店开房被人拍到怎么办?”那她且不是今天公布的消息,都成了笑话?

    霍修默太阳穴突突的疼,沉声威胁她:“你今晚敢不跟我去酒店开房,应该要考虑被我封杀了该怎么办。”

    “……”江雁声。

    “霍修默,我活了二十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脸皮能厚成你这样。”

    霍修默眉宇的戾气压下,薄唇扯出冷笑:“我可以用权势压你,为什么不压?”

    压?这个词暧昧又极具威胁。

    江雁声洁白的小脸板起,垂在身侧的手,指尖根根捏紧:“离婚了有大好的机会,你就不懂得换一个女人睡?”

    霍修默阴测测盯着她,也不说话。

    两人算是僵持住了,谁也不让步。

    “我数三声,你再不给我上车,明天开始,你的所有通告都会被取消,谁敢捧你,我弄死他。”

    霍修默威逼的话,携带着深夜的冷风清晰传入耳中。

    江雁声眉梢拧起,忍无可忍时出声:“离婚了还把我往你床上带,很好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