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5章 我在你这,只是占了联姻的便宜
    霍修默英俊五官神色骇人阴霾,长指将她尖细的下巴捏紧,语调藏不住的锋利无比:“我要承认,你就满意了?”

    江雁声心脏空空的,双眸透出一丝丝倔犟:“谈不上满意吧,或许会庆幸甩掉了一个渣男。”

    霍修默薄唇冷冷抿紧,情绪激动之下又强压下去,过了半响,盯着她的眼眸,字字紧绷:“你还有没有良心?”

    江雁声面对他的指责,红唇冷笑了声:“感情这种事本来就是跟着心走的,再谈良心未免太可笑。”

    在爱情的世界里,一旦对方狠下心,另一方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在她眼里是霍修默背叛了她的婚姻,所以不愿意成为卑微的那一个。

    “所以你心没有我了?”霍修默胸膛内突然间有种空荡荡的异样感,让他无从适应。

    江雁声离婚的那一刻开始,就把所有的深爱都被埋藏心底,不是不敢承认还爱着他,是说出来会让自己太狼狈。

    她笑的自嘲,眼角含着泪:“没有了。”

    男人大手捧起她的脸,低首,瞳孔紧缩的厉害:“声声,别对我说慌。”

    江雁声被身体被他压着,现在连脑袋也转不了,只能强迫看向男人幽冷的眼神,她忍着心尖上的凌迟,越笑越苍白无力:“霍修默,你对我的感情没那么深,不过是一时不习惯身边没了女人而已。”

    “你在质疑我对你的感情?”男人薄唇间冷冷重复着她话里的意思。

    “都分开了,你这副没我会死的惺惺作态装给谁看?”江雁声曾经主动跟他谈过爱两次,却从未得到男人的回应。

    现在想想,连离婚了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是娶了她,身为男人的责任就会对她好,还是,他对自己的女人就是这样惯着宠着?

    霍修默眼神很冷,薄唇溢出的字很重:“你是不是从来都不信我会对你好,我会爱你?你只相信别的男人。”

    “你爱我什么?”

    江雁声问他,咄咄逼人:“你说,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纠缠不放?”

    霍修默盯着她的眼眸,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红色的血丝,面对女人的质问,他五官的神色变得很紧绷。

    “霍修默,我在你这,只是占了联姻的便宜。”江雁声喉咙就算酸涩的厉害,也要把话摊开了:“我在你没有任何感情史的时候出现,成为了你第一个女人,所以,在生活中你别无选择来宠我,把时间耗费在我身上,因为,对于你来说这份感情无疑是特殊的。”

    这段话,霍修默薄唇抿成一条深冷的线,无法去反驳。

    “我们分开,我会成为你心中无法复制也无法被任何人替代的回忆,却不会成为你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江雁声说起来很讽嘲,苍白着脸说:“就拿我父亲的感情来说,我听说过无数版本他跟我母亲的爱情,每一种版本都令女人羡艳无比,可是呢?我母亲走了,他情伤过后,还是会去重组新的家庭,还会找借口在外面养女人,这是男人的本性逃不掉的。”

    霍修默呼吸明显加重,嗓子沉哑:“我不会。”

    “你敢赌吗?”

    江雁声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问他:“让自己一个月不要见我,不要知道任何跟我相关的消息,霍修默,你到时就会发现不是非要我不可了。”

    “我三天都忍不住,你让我忍一个月?”霍修默不管这句话打脸多快,情绪忍不住急躁承认自己对她的想念。

    江雁声眼睫毛下掩,想掉眼泪:“你要做不到再来纠缠我,我无话可说。”

    霍修默深冷的眼眸盯了她倔强的小脸半响,女人强大意识的坚持,让他胸膛席卷了一股深深疲倦感,久良,他嗓子沉沉开口:“今晚你要陪我睡。”

    这句话,无疑是跟她达到共识了。

    江雁声忍着泪意,牵强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可以,用一个晚上换一个月的安静,值了。”

    霍修默眉头紧皱:“我要忍一个月还来找你,你就对我们的婚姻有安全感?”

    江雁声不知道是笑他一把年纪了还天真,还是他想太多。

    婚都离了,哪来的婚姻二字?

    霍修默挺拔沉重的身躯从她上方起来,大手扯过被子盖住了她纤柔洁白的身子,站在床边说道:“今晚我对你做什么你不能拒绝我,明天开始我就消失在你生活里。”

    江雁声眼一闭,忍了。

    ……

    霍修默去浴室洗澡,五分钟后裹着浴巾走出来,他把烟盒跟打火机都搁在床头柜,深眸看了一眼平静闭眼睡觉的女人。

    知道她装睡,也没点破。

    他关了灯,大手扯掉腰间的浴巾,裸着强健的身躯躺到床上,长臂一楼,将女人抱进在了怀中。

    熟悉独特的气息扑面传来,带着薄烫感,江雁声纤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下,没有睁开眼。

    男人把她抱的太紧,埋首到了她肩头就开始吻,唇舌碾转在白皙的肌肤上。

    江雁声指尖揪紧了被单,在漆黑的环境下,所有的感官异常清晰,久违的亲昵会让她感到快窒息,想起了他书房的事,心里就很堵。

    想推开,又硬生生忍了。

    霍修默沿着脖子吻上来,唇齿轻咬女人的耳垂,粗喘着气息低低说:“声声,我没有在书房碰过郭澄伊,被你听见的女人叫声是从视频传出来。”

    江雁声明显身子一僵,缓缓睁开眼睫。

    霍修默冷峻的脸庞隐在她乌黑的发间,嗓音就近在咫尺传来,很清晰:“我趁着你睡觉自己动手,就四五次,没有去找女人试。”

    江雁声喉咙哽了又哽,最终出声说他:“你现在坦白又是什么意思?”

    “怕你趁着我一个月没出现,跟别的男人跑了。”霍修默薄唇用力去吻她的肌肤,气息湿烫:“声声,你之前把我想的太坏。”

    “那你硬了吗?”

    江雁声手心抵着男人结实性感的胸膛推开,直视他,冷静问出这件事的重点:“你在看那种视频,起反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