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7章 主导权不在你,是在男人手上。
    江雁声转过身来,漂亮的眼眸微眯着看人。

    “就在隔壁,我亲眼看见江总搂着一个性感女人进去,叫褚思娅,跟你有过节的那个模特。”李秘书为了把火引开,开始拉替死鬼。

    他小心翼翼打量着女人的脸色,怂恿道:“记者要借你用用?”

    江雁声眸底划过了极淡的幽光,开口道:“你来。”

    “啊?”

    “让记者拍几张照片给我,你晚上堵在这的事一笔勾销。”

    “我怎么好意思。”

    “还有你弄坏我公寓防盗门的事。”女人不紧不慢地,跟他算账。

    李秘书马上改口:“拍个照而已啊,江小姐,明早给你。”

    五分钟后。

    江雁声离开酒店,从李秘书手上要了一百块钱,打车回到了南浔的公寓。

    她没带手机,还穿着睡衣和外套。

    南浔被门铃声吵醒,开门看到江雁声这幅形象,愣了几秒钟,伸着脑袋往外看了看。

    “是出了事了?”

    江雁声走到玄关处,平静换鞋:“这么晚找不到开锁工,我先在你家借宿一晚。”

    南浔听了一脸水雾:“后半夜你找开锁工做什么?门锁坏了吗?”

    “我刚从酒店回来……”江雁声穿着拖鞋,走到厨房冰箱里拿了瓶水喝,说的具体点:“从霍修默的床上下来。”

    “……”南浔。

    大概是又愣住了几秒钟,才开口:“你们又厮混在一起了?”

    “没有。”

    江雁声不承认这种子虚乌有的事,眉心微拧:“是他弄坏我门锁又把我强带到酒店开房,我现在才脱身。”

    南浔呵呵:“我说的没错吧,霍总要治疗好了,他肯定要来强奸你了。”

    江雁声低垂下头,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脸颊,看着狼狈中又透着苍白的美,她静了半刻,红唇轻启:“这一个月内他不会再来骚扰我了,南浔,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该怎么摆脱他?”

    “声声,你摆脱不掉的。”

    南浔不忍心告诉她还在霍修默名下的事实,不管走到哪里,身份都摆脱不掉。

    “我现在很乱……心很乱。”江雁声卸掉了伪装的坚强,将难以启齿的话,都跟南浔吐露了出来:“我想放弃跟霍修默这段感情。”

    南浔问她:“他同意吗?”

    江雁声心脏一缩,没有预兆的疼得都脸色微变。

    “声声,你跟霍修默的这场婚姻感情里,主导权不在你,在男人手上。”南浔提醒着她:“除非你将自己隐藏的秘密跟他坦白,让他做选择。”

    江雁声抬头,笑的狼狈自嘲:“现在不是他知道我的精神病后要不要在一起的问题了,是我的病,已经威胁到了他的生命安全。”

    话一落,顿了几秒,又叫道:“南浔。”

    “嗯?”

    江雁声眼含着痛苦,对她说:“我怕他得知我的病,更怕他不放弃我。”

    南浔无法站在江雁声的立场去感受她的这份压抑的痛苦,却被她的这份苦情给触动到了。

    江雁声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隐痛:“我现在只希望,他对我是习惯,不是爱。”

    ……

    晚上公布离婚消息,江雁声就做好了会被江家批斗轰炸的准备,第二天,她就接到电话回了一趟老宅。

    才刚走进客厅,就听见老太太在骂人:“我之前就说过这个死丫头早晚要被休了,从小就没有把她教好,家门不幸!”

    江斯微先前出来事就开始夹着尾巴做人,心中幸灾乐祸的同时,却假意在旁边劝:“奶奶,离婚这事说不定有隐情呢。”

    老太太冷哼,看到了跟着佣人出现的江雁声,眼神宛如刀割一样扫过去。

    面对老太太撕裂了慈祥表面怒她的模样,江雁声很平静,她没理,而是问佣人:“我爸在楼上?”

    “是的,二小姐,先生在书房等你呢。”

    “好。”江雁声上楼。

    老太太感受到了被她无视的态度,气得一个茶杯扔到地上:“孽障东西,怎么不死在外面!”

    江雁声听见了,脚步走上楼梯没有停。

    她走到书房门口,抬手敲了两下。

    “进来。”

    江亚东的声音传来,透着一股子的威严。

    江雁声眼睫低垂,推门进去。

    书房里,她看见江亚东坐在书桌前,抬眸一顿,叫了声:“爸。”

    对于女儿,江亚东终究舍不得去骂她,开口问的是:“离婚了怎么不回家住?”

    江雁声心口滋生出了淡淡的压抑感,平时也没觉得多难受的,当自己的父亲问出这句话后,她突然有点忍不了。

    这里,还算她的家吗?

    江雁声不愿提进门时老太太开骂的那些话,轻描淡写道:“我已经找到房子了,一个人住的挺好。”

    江亚东眉宇微皱:“回家来,爸爸在这没人能赶你走。”

    “可是我住的不开心。”江雁声抬眸,透着一股倔劲。

    江亚东沉默了片刻,又问她:“你和霍修默是怎么回事?”

    终于问了。

    江雁声早就想好了说辞,眼睛都没眨一下:“感情走到头了,跟他过不开心。”

    回江家住说不开心,跟霍修默过也说不开心,江亚东面对着女儿的任性脾气,他是忍着火气,怕凶几句就把女儿给凶跑了。

    “霍修默是不是欺负你了?声声,爸爸会给你讨公道。”

    “爸,我跟他之间的事,自己会解决。”

    江雁声就是不想江家插手,才回来给江亚东一个解释。

    江亚东却有自己的盘算:“离婚不是儿戏,你也长大了不能像小姑娘一样任性,我明天约你公公婆婆吃顿饭,把误会说清楚。”

    江雁声笑了,很自嘲:“我连离婚都不能自己做主了吗?”

    江亚东没说话。

    “爸,你就别把我送出去祸害人家儿子了,你想联姻,不是还有一个女儿?”

    江雁声不会去复婚的,她表明了立场,眼中含着泪光:“两年前我已经为江家牺牲过一次婚姻,爸,你也为江家抛弃过自己的爱情,这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被伤筋动骨了一样,你自己承受过的啊!”

    江亚东眉头这下皱紧了,沉声:“你不爱霍修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