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88章 她最近都在嗑药,很想杀了我。
    江雁声红唇抿起,咬到了舌尖。

    她想面具戴久了是会长在脸上的,想摘下来就要去一层皮才能了。

    江亚东给她机会:“你不跟霍修默在一起,爸也不会逼你。”

    这样轻易妥协,让江雁声怔怔的抬起头。

    “不过,你要听爸爸一件事。”江亚东是有条件,他昨晚在酒店撞见霍修默带女人开房时,心底就已经清楚跟霍家这场联姻是走到头了。

    女儿是自己养的,她不愿意在霍家委曲求全,江亚东也不会真去逼她。

    江雁声嗓子有点发涩:“什么事?”

    江亚东问她:“你宋伯伯还有印象吗?”

    “有点。”江雁声依稀记得父亲这位移民到海外的多年老友。

    江亚东点头,跟她说:“他的长子宋隐近日回到宛城,爸爸希望你能找时间跟他吃个饭。”

    “爸,我才刚离婚你就让我找下一任?”江雁声心底莫名的排斥这种受人摆布的安排。

    江亚东语重心长道:“声声,你的上一任婚姻爸爸倾向了江家的利益,跟霍家老爷子订写的协议没办法改变,这一次,宋隐是爸爸亲自把过关,他很适合你。”

    “所以,我不愿意跟霍修默复婚,就得嫁给你看中的女婿?”

    江雁声对江家再一次寒了心,她想过江亚东会极力劝阻她跟霍修默分开,却没想到江亚东会直接换女婿。

    江亚东态度温和:“爸爸不会害你。”

    江雁声低垂下眼睫毛,倔强道:“我也不需要这样为我好的安排。”

    江亚东眉宇压着怒气,提醒她:“你享受了家族带来的富贵与地位身份,就要懂得去承受家族带来的牺牲,这才是一个女儿该背负的责任,声声,在权力和金钱的世界里,爱情不值一提。”

    江雁声顷刻间就红了眼,冷着声:“所以,你把我母亲的爱情当做什么了?”

    一提起叶茗,江亚东就失去了耐心:“这件事就这样定下,你不愿跟宋隐吃饭,就跟我去和霍家吃饭。”

    江雁声眼中流露出了失望,转身就走。

    在书房门打开的瞬间,江亚东沉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声声,你比别的女孩要幸运。”

    江雁声身子一僵,笑的讽刺。

    ……

    ……

    浴室冰冷的水哗啦啦淋下,角落头里女人无力靠在墙壁前,长发湿透黏着苍白的脸颊,身上衣服也被淋湿,手指紧紧握着一瓶药。

    她几乎吞了半瓶药,反应很快就上来,脑海中混沌晕沉,看什么都有重影,四周倒了过来。

    砰一声,关紧的门被从外打开。

    姬温纶走进来,迎面就感到了股冰冷气息,他看到在淋水的女人,小脸都快透明成白色,当即眉心就狠狠皱起,大步走过去。

    水被关了,冷气还絮绕四周。

    姬温纶蹲下,修长白皙的大手去抱起女人:“雁声。”

    江雁声长睫毛轻动,抬起恍惚的眼眸盯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她看不清他的相貌,凭借内心最渴望的意识轻喃出声:“修默。”

    姬温纶的双臂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就恢复如常,用浴巾裹着她冰冷的身体,然后抱出浴室。

    江雁声伸出双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脖子,呼吸进的气息很熟悉,让她潜意识里误以为是霍修默来了,脸颊贴了上去:“修默,修默我……”

    姬温纶看她小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把她手中的药瓶抢过来,发现几乎没了。

    他俊美的五官变了神色,大手握紧了她的双肩:“哪里难受?”

    “心口痛。”江雁声压抑着情绪,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身,声音脆弱的很:“修默……”

    姬温纶看她一口一个霍修默,长指重重摁着眉骨,在女人喊的揪心万分时,双臂隔着浴巾抱紧她发抖的身体:“我在这。”

    江雁声轻颤着呼吸,在他怀中找到了温暖。

    “睡吧,梦里会有你想要的。”姬温纶抱着蜷缩的女人坐在床沿,沉静的语气低低哄慰着她入睡。

    江雁声体温开始回升,让她情绪好似被控制了下来,不过浓翘的长睫毛还是颤着不已。

    姬温纶低首,眼神幽深温和注视着她清丽森白的脸蛋,柔弱中泛着绝望令人心疼。

    他强大的思绪在一瞬间走失,却又很快被拉回。

    那脖子间,骤然传来了指尖冰凉的触感。

    姬温纶长眸眯起,捕捉到怀里女人睁开紧闭双眸时的冰冷眼神。

    江雁声眉眼间笑得很冷艳诡异,一手搂着男人脖子借力起来,苍白的唇快触碰到他耳廓:“修默?她发病都是这样叫你吗?”

    姬温纶敛着眸色,将她手从脖子拿下来:“去把湿衣服换了。”

    江雁声隔着一条浴巾坐在他怀里不动,雪纺的白色布料紧贴着漂亮锁骨,只要微微一动,女人的曲线尽显出来。

    她又把手重新搂住了男人脖子,语调故意拉长:“她跟霍修默离婚了。”

    “我知道。”姬温纶睹见女人幸灾乐祸的笑容。

    江雁声转瞬间,又冷笑阴狠起来:“她爸又给她安排了新的丈夫,所以她一气之下又嗑药了。”

    姬温纶俊美的脸微顿,没说话。

    “唉,她这几天深夜都在嗑药。”江雁声语气装的很是忧愁般,一张冰冷的脸却厌恶极了。

    她指尖勾起了男人的领带,问他:“她就这么想杀了我啊?我就偏不让她得逞……你说,她要知道跟霍修默离婚后,我每晚都有出来,会不会被吓死?”

    “别闹。”姬温纶眉目皱起。

    江雁声牙齿咬紧唇瓣,语气幽幽:“你凶我吗?”

    姬温纶眸底深处藏着什么情绪无法揣测,语调放慢:“我没有凶你,乖,去把湿衣服换了。”

    江雁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才伸直了白皙秀长的腿站起来。

    姬温纶修长白皙的大手扶额,有些受不住她。

    江雁声没有走到浴室去,而是就站在原地,唇角冷艳的笑意很深,抬手去解开自己领口的纽扣,眼见着就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肌肤。

    姬温纶掀起眼眸看到,温淡的脾气被她挑起来:“雁声,把衣服给我穿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