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3章 江雁声主人格被反压,毫无抵抗力。
    吃亏?

    江斯微真想去撕开自己的面目讽嘲一顿,嫁给他这个丧妻的男人就不吃亏了?

    她深呼吸,转瞬间就换上了妩媚的笑容,面对着男人说:“你不想跟我做吗?”

    ……

    想不想碰女人?

    靳奈是一个正常成熟的男人,无疑是对江斯微的身体有欲,他独身时应酬难免会找几个小姐,都是金钱交易。

    而对于江斯微,他一开始就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去,跟她交往以来就没有在去会所找小姐过夜。

    成年人的性世界没有诸多顾及和犹豫,靳奈考虑了会,要负责也有能力,就开车朝附近酒店的方向行驶去。

    前台登记,刷房卡。

    这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江斯微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她这具身体,左右都给不了最心爱的男人了。

    靳奈怕委屈了女人,开了一间豪华总统套房,两人关好门后,连房卡都没有插电,就滚到了地上。

    地毯很昂贵,也厚实。

    江斯微被压在上面,不疼,眉眼间却隐忍着什么,在黑暗里,所有的感官都很真实清晰。

    她的衣服,很快就被脱去了。

    靳奈埋首,嗅着女人发丝上的香气,吐气很热:“我去把灯开了。”

    “别。”

    江斯微伸手把他抓住,娇弱道:“我会害羞,靳奈,你别开灯好吗?”

    靳奈也想到了这是她跟他的第一次,便没有在提开灯的事,双手把她抱起来往主卧的大床走去。

    一路上,两人的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

    这种事情,来的太突然。

    靳奈压在她上方,一边温情吻着女人的脸颊,一边问她:“第一次吗?”

    江斯微脸色苍白了些许,眼神闪躲:“上学时,我交往过一两个男朋友。”

    她从靳奈脱女人衣服和吻法就知道,这男人经验老道,说自己第一次装的在像也会被揭穿。

    不过,江斯微也没对靳奈说实话。

    她的手上不缺乏备胎,都是一些有点钱的富家子弟,跟霍修默比起来差太远,却能在她寂寞时有点作用。

    江斯微也跟备胎上过床,不止一两个次。

    “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是我赚到了。”靳奈膜拜着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美妙的不可思议。

    他也有过不少经历,没必要有处女情结。

    在黑暗中,江斯微将脸埋到了枕头里,没有让男人看见她厌恶和隐忍的表情。

    即便做这种亲密的事,也不愿去看靳奈的脸,这样,她或许还能自欺欺人把他当成霍修默。

    结束时。

    靳奈粗喘连连,额头都是汗水。

    他在女人光洁肩头碾吻了一阵,亲昵的喊着:“微微,以后我会对你好!”

    江斯微双眼空洞无神盯着天花板看,身子还在很细微的抖着,这场亲密多少有点抗拒的心里,进行的不是很顺利。

    靳奈全当她是紧张了,便先去浴室洗澡给女人一些空间。

    江斯微等他把门关了,厌恶的将床头柜纸巾拿过来,抽了好几张出来往腿里擦。

    “该死!”

    江斯微被这种相貌能力难登大雅的男人睡,说不出来的心堵,想泄恨的同时又不愿意错过示弱的机会。

    她拿起手机,拍了张裹着被子露出一片肩膀的床照给江雁声发过去:“如你所愿,我已经跟你爸介绍的男人上了床,以后不会再跟你抢霍修默。”

    ……

    时间上的巧合,江斯微这条短信发过来,叮的一声,让原本闭眼浅眠的江雁声忽然惊醒过来。

    她眼眸睁得很大,怔怔看着天花板。

    半天后。

    江雁声指尖去揉着发疼的眉心,意识里很乱,想去回忆什么,却片段太过破碎空白了。

    她吃力缓缓坐起身,长睫毛轻眨,当看清了自己身在何处时,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怎么会……”

    江雁声手指因为害怕,揪紧了被单,她发现自己来到了霍家,房间很昏淡,只有落地窗透入进来了丝丝光线。

    也很静,只能听见她窒息一顿的呼吸声。

    江雁声双脚无力的下床,第一反应就是想跑,她慌忙的找鞋子,又看到了自己的手提包。

    “药,对药……”她去拿药吃,现在情绪恍惚的有点不稳定,不能让另一个自己这样出来了。

    包里有药,备了很多。

    江雁声单薄的身子靠着床沿,颤抖着手去把药瓶拧开,一口吞了三片下去。

    吃了药。

    江雁声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她怎么感觉眼前晃的更厉害了,看什么都不清楚,就连耳朵也有那种尖尖的声音在刺耳响起。

    “啊。”

    药瓶砸落,撒了一地。

    江雁声双手突然抱住了头,很痛苦跪了下来。

    这种滋味就好像被逼入了绝境,她极力想去摆脱这一切,却被什么东西挣脱的更厉害。

    渐渐的,江雁声在意识里,主人格神智被强势反压了下去,等再次睁开眼时,早就冰冷一片。

    她双膝跪在地板上,抬头笑的很诡冷。

    ……

    紧闭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霍修默在书房跟父亲谈完事,才回到卧室,有意迟点回来,是想看江雁声会不会睡着。

    不过,显然是要失望。

    他看到待在卧室里的女人和一地散乱的药片,当即皱紧眉头。

    “她出来了。”

    江雁声身姿妖娆的坐在床沿,手中,拿着镜子与一根口红涂着唇瓣,朝男人勾出冷艳的笑:“Sorry,又被我压了下去。”

    霍修默面无表情的厉害,看她嚣张的样子,很想收拾一顿。

    江雁声继续涂她的口红,双唇抿了抿:“嗯,这个颜色不错。”

    “怎么晚你还想出去?”

    霍修默把卧室的门锁死,在江雁声没恢复正常前,都准备24小时看着这个精神处于极端的女人。

    江雁声把口红一收,眯起了眼:“我手痒啊,霍大总裁。”

    “你要去赌?”男人口吻危险了。

    “不可以啊?”

    霍修默寒漠的视线锁住她冷下的脸,过了片刻,他开腔道:“我陪你赌。”

    “你?”江雁声瞧不上。

    她站直了身,冰冷眼神轻讽的扫了一眼男人。

    霍修默调查过,知道这个女人好赌成性,却在赌场十赌九输,会赢了一场都是看庄家的心情决定。

    他明目张胆的算计她,冷嗤道:“玩赌注,你不敢?”

    ——

    3.3 考了一天的试很累,今天就四千吧,明天开始没事了,应该可以安分坐在家里当码字工,尽量恢复八千,尽量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