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4章 修默,疼
    “故意挑衅我?”

    江雁声走过来,睡裙的布料丝绸光滑,紧帖在妙曼的身体上,一双秀长的美腿线条极好。

    她站定男人面前,画的精致的脸浮现出了冷笑:“还是,你想用赌注来见她?”

    霍修默单手抄在裤袋上,淡漠启唇:“我想见她,你就让她出来?”

    江雁声黑色眼珠子透彻的冷:“她是我的。”

    这种过于强烈的占有欲,让霍修默眸子的瞳孔紧缩了下,某种不悦之色快溢出来:“名义上,她是我的女人。”

    “呵,前夫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江雁声又走近一步,压低声线冷声:“要不是怕她心软跟你旧情复燃,我非弄死你这个贱人。”

    霍修默突然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力道一重,将女人扔到了床上,他英俊的五官疏冷淡漠,直逼她:“有我在的一天,不许去赌不许做任何危险的事,否则,我把你关到精神病院,嗯?”

    每一个精神病都不会喜欢这种地方,江雁声也不例外,对于她来说,跟杀人刑场有什么区别?

    她拧着眉梢,仰头盯着上方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她双唇轻启:“我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霍修默深眸盯紧女人,只看见她唇瓣在动,却没声音。

    “你靠近点听啊。”

    江雁声发丝四散在洁白的床上,细腻柔亮,纯黑和纯白将她一张冷艳的容颜衬托得越发精致冷感,直直的撞入男人的眼中。

    她一双漆黑眼眸盯着人,似笑非笑。

    霍修默俯低身躯,下一刻,女人纤细白皙的手便环绕住了他的脖子。

    对她的主动,他眼底划过诧异之色。

    很快,江雁声便张嘴咬住了他脖子,一股无法言喻的刺痛感传来。

    霍修默眉头紧皱,额际的青筋冒起,他大手掐着她的下颚,嗓音沉怒:“松口。”

    江雁声眼尾划过一抹杀意,要咬破他的动脉般,唇齿间都是股很浓的血腥味。

    霍修默指上用了点力,让女人下巴吃疼,压抑低叫了一声。

    就趁着这时,他把女人狠狠摁在了床上,居高临下,眼神幽冷可怖的盯紧她。

    “找死?”

    江雁声脸上浮现出不畏惧的笑容,勾起的唇角处,还有丝丝的血迹流淌下来。

    她看到男人脖子血淋淋的伤口,很顺眼:“你弄死我啊?”

    霍修默大手掐着女人的脖子,胸膛剧烈起伏,却迟迟没有动手。

    他眉目间戾气很重,薄唇抿起了压抑的直线,气势上,强大且压迫人心的落在她身上。

    江雁声眼睫毛轻颤,故意装成了他深爱女人的神态,红唇轻唤他的名字,几丝娇柔:“修默,疼。”

    霍修默深眸有些恍神,大手力道下意识一松。

    女人冷笑,一脚把他踢开,作势翻身下床。

    霍修默脸庞瞬间就阴鸷了,大手去拽她的胳臂,两人较量间一时失了重心摔下床。

    “啊!”

    江雁声纤细单薄的身子扑到地上,然后,后背被男人高大沉重的身躯压住,快喘不过气来。

    霍修默幽深的眸色微敛,要从女人的身体起来,见她又挣扎要打人,大手狠狠禁锢住她的腰肢,沉声:“别动。”

    “滚!”江雁声一双眼眸通红,想翻身却被压的无法动弹。

    她乌黑秀发凌乱披散,性感的吊带裙松垮挂在妙曼的身上,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从后面的角度看,胸前的美景也一览无遗。

    霍修默额头沁出的薄汗,在她身体朝他身躯挣扎的厉害,大手力道骤地顿住,脊梁一僵。

    昏暗的卧室在这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

    这个突发状况,谁也没想到。

    霍修默的情绪起伏下让他脖间和手臂的青色筋脉突起,一双深眸的瞳孔紧缩,低首,看到自己结实的腰腹紧贴着女人紧俏的臀部,在近距离下,那鼓起的轮廓很明显。

    他硬了。

    对着这具美丽迷人的身体起了反应。

    江雁声此刻身子僵的厉害,男人炽烫的手掌掐着她的腰肢,力道开始不自觉的加重。

    她一丝丝愤怒的情绪在心底油然而起,没想到这样会擦枪走火,手中握紧成拳,冰冷出声:“还不给我滚开。”

    霍修默冷漠着脸,没有什么温度。

    在这种恢复正常的关键时刻,要是被他压住的女人是真正的江雁声,他恐怕会毫不犹豫就撕了她的衣服,把她狠狠从里到外都要一遍。

    而此刻,霍修默却有几分说不清的情绪在里头,身躯缓缓从地上起来。

    江雁声面色苍白,被男人清晰烫意的触感紧贴的那会,就有股恶心感快要冒出喉咙。

    她呼吸很长,抬眸瞪着眼前阴沉表情的男人。

    越看,那种感觉就越发严重。

    “唔!”江雁声伸手捂住嘴,踉跄着步伐朝卫生间跑去。

    ……

    ……

    站在落地窗前英俊的男人,紧绷成雕塑似的身形透出的气息阴森可怖,他衬衫解开两颗纽扣,不显凌乱,笔挺的西装裤上,皮带紧扣,被布料包裹的小帐篷还鼓着。

    胸腔内突突兀兀有股烦躁暴怒情绪升起,带着很深的密集疼痛感,几乎快麻痹了他整颗心脏。

    霍修默脑海中回荡着柏医生在咨询室说的话。

    【霍先生,你的心理方面在性这件事上出现问题,据我分析应该是两种可能,一,你对女人的身体有阴影,产生了某种抗拒的心态。二,在你心理上对伤害你的女人有着极度渴望的征服感,我分析,你不仅对自己妻子身体,连对AV视频的女人也没有反应,恐怕是……】

    砰一声。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连带着霍修默脑海中的神经也有了断裂的痕迹。

    他深冷的目光扫过去,看到一脸苍白走出来的女人。

    江雁声干呕了快半个小时,浑身软的无力,再也没提出去赌博的事,蹙紧了眉心,走到床沿便直直躺了下来。

    当男人稳沉有力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她睁开冰冷的双眸,定定盯着他:“你给我马上滚出去,否则,我会告诉江雁声,今晚你跟我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