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5章 我强迫她了,她接受不了跟我发生关系
    【我告诉江雁声,你跟我睡了。】

    这句话,让霍修默步伐倏地一顿,五官神色很骇人。

    “你让她出来。”

    他深色的眼眸里充血得比她血丝还要重几分,隐晦复杂的眸光盯着这个女人。

    江雁声扬起苍白的容颜,无力又嘲讽的对他说:“你解释的了?先前不是装的很像啊,把她当成无知的傻子一样戏弄。”

    霍修默嗓音压抑着情绪:“看来你很想去医院治疗。”

    江雁声听了,一记低低的冷笑:“威胁我?”

    “我会治好你。”霍修默低沉缓慢的语调让她清楚他强大的决心。

    江雁声最讨厌这种假惺惺的男人,吐出红唇的字带着刻意的攻击力:“治愈我她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你知道了她所有的丑陋秘密和不堪过去,她会受不了。”

    “这是我跟她的事。”霍修默长腿迈开,大步逼近了床沿的女人,五官轮廓隐在昏暗里透着冷峻之色。

    他开口,嗓子发沉:“现在你让她醒来。”

    江雁声纤细的身子完全被男人高大的影子笼罩,她仰头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视线,在他的西装裤一扫,苍白的唇冷冷勾起:“她醒来就该被你上了,你以为我会听你的?”

    “否则,你想代替她?”

    女人脸色一变,没了笑。

    霍修默眼神幽暗不明,当着她的面,长指利落解开白色衬衫的纽扣,薄唇溢出阴冷的低笑:“也行。”

    “被废的滋味,你还没享受够?”江雁声披散着长发吃力要坐起来,有股杀意从眼眸闪过。

    霍修默俯身,高大的身躯轻易就把女人压了回去,他脱了衬衫,胸膛上的肌肉线条结实有弹性,透着强烈的男性气息。

    江雁声闻到就犯恶心,面色开始泛白。

    “我现在给你后悔的机会,等会就算你喊破了嗓子都没用。”霍修默强劲的大手把她挣扎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后,用最霸道的姿势,压住了她。

    江雁声想要挣扎一分,就会被他强势十分的控制住。

    男人低首,薄烫的唇印在了她的侧脖上,呼吸声很湿热:“你拥有江雁声的记忆,应该清楚男人有些事一旦开始,就不会再停。”

    “霍修默,你饥不择食到了这份上?”江雁声眼神充满着尖锐的恨意,手不能动,腿也被压着。

    她第一次尝到这种屈辱的感觉,想杀人。

    霍修默薄唇沿着她白皙的肌肤,吻到了软软的耳垂,眼底神色晦暗复杂:“我对你有反应,不上你上谁?”

    “你敢!”

    江雁声身子在颤抖,不是怕,是愤怒的。

    霍修默唇齿咬了她耳垂一下,喘气声很重:“医生让我跟你上一次床,或许身体就能恢复,嗯,你说要试吗?”

    不管这句话是真是假,江雁声都被恶心到了。

    男人湿烫的呼吸就喷洒在自己脸颊上,近距离的贴近,让她能真实感受到他的体温和身躯。

    若说有什么弱点和破绽。

    便是无法跟男人亲近,江雁声反应很大,清丽的脸像是承受着什么痛苦的记忆,透着几分狰狞。

    霍修默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原本说出这番话威胁女人,没想到她会极度恐慌的陷入了情绪里,牙齿死死的咬住唇瓣,很用力,血丝溢出。

    “别咬。”

    霍修默神色一紧,将她嘴撬开。

    江雁声直接咬住了他的手指,血肉模糊了也不愿意松口,整个人透着绝望无声的气息。

    霍修默表情阴沉,大手将她脸颊掐住,眉头狠蹙:“你厌恶成这样,也不愿意放她出来?”

    江雁声被迫仰头,窗外的灯光照射在她苍白的容颜上,一丝诡异冷笑浮现出来,松开咬住他的手指,带血的唇扯道:“你少用强奸我来威胁,霍修默,你敢这样做,我有的是办法叫她把你让出去。”

    霍修默动作一僵,眼神瞬间闪过了沉怒之色。

    “她就是一个废物,没嫁人被江家压,嫁了人被你压,呵,她存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要是没有我,早就被活活虐死了。”

    江雁声一双愤怒的眼眸狠狠的瞪着他,下巴处,唇角的鲜血流淌下来。

    她咬唇,尖锐的疼痛能减少恶心感。

    霍修默五官无比沉戾,大手一松,去握紧她的双肩摇晃,逼问道:“你和她经历了什么?”

    “呵。”

    江雁声笑的冷诡万分,眼眸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她比任何人都要无辜,凭什么就要忍受着被欺凌的命运?没有人能懂她的痛苦,只有我能与她感同身受,只有我能!”

    霍修默心脏被什么重击了一样,他僵硬肌肉的双臂猛地将女人抱进在了怀里,就好像要融入自己血骨里。

    “放开我。”女人声音崩溃。

    她用力挣扎推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很容易让她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很厌恶。

    厌恶他稳沉的心跳声和体温,厌恶他每一次的触碰。

    江雁声脸色白了几分,无法控制的恶心感冒出喉咙,一下子,把胃里的食物都吐了出来。

    顿时间,霍修默英俊五官紧绷的厉害,深眸死死盯住女人强烈的异样反应。

    ……

    ……

    深夜,柏医生裹着一条披肩下楼,行色匆匆,没想到大半夜霍修默会抱着自己太太找来。

    她把大书房的灯光打开,让霍修默将人抱到沙发上躺好。

    “这怎么回事?”

    霍修默将江雁声放好,低着头,灯光照映下面部线条冷硬,一身黑色衬衫西裤染着寒凉之色。

    他眼神注视着女人苍白的脸,嗓子干哑:“我强迫她了,她接受不了跟我发生关系。”

    “Sorry,你说的是她第二人格?”柏医生一听就清楚白天分析对了。

    霍修默呼吸沉重:“对。”

    柏医生上前一步,仔细打量昏迷状态的女人,问出心中疑惑:“也就是说她的第二人格并不喜欢你?甚至,一跟你亲近就会被逼的崩溃?”

    事实如此,霍修默不愿意承认都不行。

    柏医生思绪了一阵,看了眼男人阴沉的脸色,才继续说道:“你跟你妻子现在的感情怎么样?”

    “她对我有所误会,很讨厌我。”

    霍修默眉目间泄露了沉戾的情绪,把嗓音压的很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