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7章 江雁声醒来,指尖摸到了唇上的伤口,慌了。
    霍修默深邃的冷眸直逼南浔的视线,紧抿的薄唇微启:“知道什么?”

    南浔哽住,又有点犹豫该不该说。

    江雁声瞒的那么绝望,就是不想让霍修默知道自己的病,要是她猜错了说出来,就犯大错了。

    “药我会喂,霍总您走好。”

    南浔弱点被拿捏住,深呼吸,只能憋屈的应付着男人。

    霍修默看了一眼她,交代道:“照顾好她。”

    ……

    ……

    徐家别墅。

    霍修默将车停在门外,迈步走进来。

    半夜这个点,他以为没有人也就没开灯,走到了客厅,才看到厨房里一男一女在接吻。

    洗手台前,徐慕庭单手搂着女人的腰肢,俯首,薄唇含着她柔软的唇在啃吻,呼吸温烫,某种压抑已久的爱意借着这场亲密统统发泄出来。

    两人吻得忘我,水壶早就烧开。

    徐慢慢白皙的手抱着男人的脑袋,眼睫毛还挂着哭泣过的泪珠,主动伸出舌尖与他纠缠在一起。

    直到了,外面男人嗓子低咳了一声。

    徐慕庭恍然回神,强烈的情绪立即就清醒过来,他低头,看到怀中被吻得双唇红肿的女人,手臂肌肉顷刻间变得很僵硬。

    徐慢慢小口喘息着气,她被男人注视得脸颊微红,眸光朝外看,发现了站在门外的霍修默。

    “……”

    这场面,很尴尬。

    徐慕庭把她往身后拉,用高大的身形挡着,装模作样扶着拐杖,语调冷静温淡:“你今晚不是带着江雁声回霍家住,难道在自己家都能被赶?”

    霍修默将手缓缓抄在裤袋里,结郁一整晚的心情,回来还要看到有人接吻亲密,就更碍眼了。

    他面无表情,薄唇轻扯:“你们接着亲,打扰了。”

    徐慕庭面如愠色,看他眉目间压着薄薄的戾气,就心知肚明这次又在江雁声面前没讨到什么好处。

    霍修默转身上楼,只留下一抹冷峻的背影。

    夜色静凉,没了突然打扰的人,徐慢慢和徐慕庭也从这场突然的激吻中清醒过来。

    厨房气氛死静了一般,有些事情打破了就没有办法在当做不知道。

    徐慢慢抬起低垂的眼眸,将前面男人迟迟不转过身,她黯然了几分,故作语气轻松道:“哥哥,网上不是说霍修默已经跟江雁声离婚了?”

    女人有意转移话题,徐慕庭也顺势而下:“他会离婚?”

    “嗯?”

    徐慕庭转身,深沉的眸色落在女人透红的秀美脸蛋上,忍不住伸出手掌去触碰了一下,嗓音沉稳很有说服力:“他骨子里就偏爱自私的人。”

    清晨。

    拉开卧室的窗帘,一道刺眼的光线从外透入进来,让床上沉睡的女人眉心下意识皱起。

    “声声小宝贝,起床啦。”

    南浔站在床沿,将被子一掀,有股凉意袭来,让江雁声混沌的意识猛地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紧闭的双眸,呼吸轻喘。

    “南浔……”

    “啊?怎么了。”

    江雁声脑子一片空白,记起了什么昨晚破碎的片段,指尖揪紧手心,慢慢地坐起身,过了半响才开口说话:“我怎么会在你家?”

    “哦,这个啊。”

    南浔坐在床沿背对着女人,将床头柜的牛奶端起,很自然放了片药下去,晃了晃。

    她一边扯着谎说,一边转身递给江雁声:“霍修默抱你回来的,说你喝醉了在霍家闹着要来我这。”

    江雁声伸手怔怔接过,刚好也异常口渴,便毫无怀疑的喝下了这杯牛奶。

    “你昨晚……是不是人格又出现了?”南浔小声问道。

    江雁声苍白着脸,语气无力:“应该是,这次出来时间很长……”

    南浔又有点确定,霍修默好像是知道了什么。

    一时间,心情很复杂。

    而江雁声注意力都在了她空白的记忆上,没有注意到南浔的表情

    她扶额,指尖揉着眉心:“这次,又不知道她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唔,你要想知道……需不需要我告诉你?”

    南浔的话,让江雁声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惊讶地抬头:“什么?”

    “你跟霍修默离婚的新闻被压了,今天另一条关于褚思娅榜上富豪做小三的绯闻被人买了热搜稳坐第一,哦不,应该是前十都是她的绯闻。”

    南浔把手机微博打开,给她看。

    “男主角是你爸,连马赛克都没打,我问过曝出这条绯闻的娱记,说是……你出钱吩咐的。”

    江雁声指尖握紧手机,凉意瞬间就蔓延开了全身每一处角落。

    就算南浔不说,她看到这些照片也明白过来了,都是李秘书守在酒店拍了后,发到她邮件上的。

    南浔一看江雁声脸色不对就知道什么回事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放心吧,我已经找人封了娱记的口,就算你爸查也不会知道是你干的。”

    江雁声很头疼自己刚醒来,就要去面对莫名发生的这些事情,顿时间,一股疲倦的心累感就从心底蔓延了出来。

    “声声,你情绪还好吧?”

    南浔一大早把霍修默的药给她吃,就是怕江雁声得知了绯闻的事,又会来一场人格突变。

    江雁声除了头疼外,没有什么异样感受。

    很快,就把急促的呼吸给平复了下来。

    “没事,我很好。”

    “唔,那你吃早餐不?”南浔很早就醒来,到隔壁的男朋友家蹭了两份早餐过来。

    江雁声没胃口,摇摇头:“南浔,我需要空间冷静。”

    “哦,哦好。”南浔把牛奶杯拿走,还体贴的关好房门。

    江雁声独自坐在床沿,披散着凌乱的长卷发,将苍白的小脸挡住了一大半,整个人都透着死静的气息。

    她把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理顺,陷入沉眠时,是在姬温纶别墅的卫生间里,她被江家出来情绪就开始不受控制,所以连忙吞了很多药,然后……

    江雁声拼命去想都无法记起,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跟霍修默在一起,还跑到霍家去。

    这种茫然的无力感,让她下意识轻轻咬唇。

    结果,疼得她眼泪一下子掉下来。

    江雁声心口发慌,伸手触碰到自己的唇,明显,指尖摸到了被咬破的伤口。

    她整个人,这刻就好似被狠狠敲了一记闷棍。

    谁咬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