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8章 她已经不归霍修默所有了
    江氏,办公室。

    江亚东将文件摔在书桌上,刚毅的脸庞黑青,鬓角处的一条青筋涨了出来:“一个小小的娱记也有胆子这样做?查!给我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指使。”

    秘书捡起文件,连忙点头:“好的江总。”

    江亚东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沉声:“先把热搜给我撤了,找别的新闻顶替。”

    “公司已经在公关了,不过……”秘书犹豫了下,话顿几秒:“有人花了大价钱借这件事炒作。”

    江亚东眼底骤然折射出冷寒的光芒,直逼秘书,让人心惊胆战。

    ……

    秘书被骂得狗血淋头走公司走出来,刚好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女人。

    褚思娅身材高挑穿着性感长裙,火红的颜色,很夺人眼球,很引人侧目。

    她妆容精致,连口罩都没戴就这样出现在江氏的办公大厦下,让秘书恍然若梦后,赶紧走过去拦住:“褚小姐,你怎么来了?”

    褚思娅把墨镜取下,问道:“江总在公司吗?”

    秘书擦了一把汗:“江总发着火气呢,褚小姐还是别撞枪口了。”

    褚思娅默了会,压低声问:“这件事是谁做的,查了吗?”

    秘书迅速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他先前就有怀疑是褚思娅为了上位自导自演了出好戏。

    不过没有确凿证据,不好说。

    “你们不会是怀疑到我身上吧?”褚思娅看秘书的眼神,就是这回事了。

    也不能怪秘书猜忌,一般混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的女星为了上位都会用这招来曝光跟金主的关系。

    褚思娅压住内心的怒气,表面假笑为自己澄清:“江总对女人很大方,给了我不少的资源人脉,我没有必要自断后路啊。”

    秘书:“褚小姐,不管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近期我劝你还是别出现在江总面前,免得再引起什么绯闻。”

    “怎么说?”

    褚思娅跟了江亚东身边久了,平时很懂得巴结这些秘书们。

    秘书收过好处,也愿意提点一二:“这些年有哪家记者报社敢乱报道江总的绯闻,下场都会很惨,因为江总他不愿意让自己负面消息发布到全网。”

    “这是?”褚思娅没想到江亚东的偶像包袱这么重。

    秘书说到这了,也不怕多说几句:“江总第一任妻子,你知道吧?”

    褚思娅问:“好像江雁声就是江总和他第一任妻子生的?”

    “对了。”秘书表情严肃:“江总深爱着这个女人,不想让她从网上看到他跟别的女人传绯闻,所以这次曝出负面新闻的人,可惨了。”

    褚思娅听了心微塞,半天才说的出话:“如果这次曝出的绯闻是江总的宝贝女儿一手操纵的呢?”

    “不可能。”

    秘书丝毫没有怀疑到江雁声身上:“江总出轨的绯闻曝出,对江氏股价影响不小,有人恶意控股来针对公司,二小姐靠着娘家这个后台,没理由给自己拆台,何况……”

    秘书悄悄告诉她:“江总私底下给二小姐置办了很多不动产,这事连夫人都不知道。”

    褚思娅牵强的笑:“江总对自己女儿真好。”

    “就一个这样心肝宝贝,怎么也得宠着?就是二小姐脾气太倔了,嫁了人又跟自己父亲离心不合。”秘书也就是私底下抱怨一两句。

    在江总面前,可不敢这样说。

    褚思娅该知道的都清楚了,她感谢秘书的提点,打消了去找江亚东的念头。

    ……

    绯闻炒了一整天,在下午有网友曝出某天王和天后双双领证结婚的消息后,终于被压了下去。

    不过晚上,又有人把江雁声和褚思娅陈年旧事搬了出来带节奏。

    #心疼江雁声#

    这五个大字挂上了热搜第一。

    在写字楼的工作室里,江雁声关了屏幕的网页,便走出来,敲门进了南浔的办公室。

    “你怎么还带上节奏了?”

    南浔端着一杯咖啡喝,姿态悠哉悠哉的。

    “蹭热度啊,都不用买水军就能上排行榜了。”

    “你小算盘打的很好啊。”

    什么可怜小天后,刚跟丈夫离婚又遭到父亲出轨死对头这些字字钻心的文字,看了都心塞。

    “没有没有,机会摆在眼前谁不抓紧谁就是傻瓜。”南浔本来不想翻褚思娅的黑历史,谁让热搜轻易就被卖下去了。

    这不成,南浔就是要提起离婚这事,让全网都知道,江雁声已经不归霍修默所有了。

    嗯,就是要这样打击报复昨晚威胁她的人。

    一说到这儿,江雁声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南浔猛地从椅子站起,伸长了脖子:“霍修默打来了?”

    江雁声无奈道:“为什么会觉得是他?”

    “呃……直觉?”

    霍大总裁花大价钱炒了江亚东出轨的热度,不就是为了压下跟江雁声离婚的新闻吗?这下,又重新被提起,应该会气得杀过来吧。

    江雁声接电话前,告诉南浔:“霍修默在这方面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打电话过来也会被拒接,跑到公寓楼下逮人,才是他霍大总裁厚颜无耻的作风。”

    所以,来电的不是霍修默。

    江雁声接起了陌生号码,语气冷淡:“喂,你好。”

    “霍太太。”

    一道低炮音的性感男声从手机传来,骚里骚气的,这个开场白称呼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南浔张嘴,无声的问:“谁?”

    江雁声眼睫毛轻掀,抿着红唇开口:“霍负浪,你这句霍太太我可承受不起。”

    南浔翻白眼儿,那贱货怎么找来了。

    霍负浪不知被两个女人同时给嫌弃,点了根烟抽,笑的无比妖孽:“Sorry,忘记你刚脱离苦海摘掉了这个称呼,那就叫小声声?”

    “……”江雁声直接挂电话。

    霍负浪眯了眼,没想到这女人性格烈成这样,一言不合就挂男人电话。

    他又重新拨打了过去。

    江雁声没接,让手机铃声响着。

    “十有八九看网上传闻你离婚了,又动了挖墙脚的心思。”南浔嗤嗤的笑,身子转着办公椅。

    “我对他没兴趣。”

    “你不要霍修默这种正经的男人,要不要寂寞时,消遣一下霍负浪这种骚气的男人?”南浔笑的很坏,指尖摸着下巴。

    “你脑子又想到了什么坏点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