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1章 江雁声知道,一个电话就能男人听从她差遣
    等到凌晨三点,江雁声洗完胃从抢救室出来,一张脸苍白无血色,被护士推到病房里输液。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南浔站在门口,伸手将男人拦在走廊上。

    霍负浪单手慢悠悠抄在裤袋里,健硕的身躯朝她靠近,暗红色衬衫的肌肉线条强悍性感的显露出来,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烟草味的气息:“小矮子,放女人在医院不管,不是我行事风格。”

    南浔听到有人笑自己矮就不能忍,顿时将脚尖踮起,却也只是到男人的肩头过,她横眉一瞪:“她有男人照顾,不需要你!”

    “她前夫?”霍负浪俊眉挑了一下。

    南浔不说话。

    “那好啊,等我看完她前夫来英雄救美就走。”霍负浪往旁边椅子一坐,姿势慵懒。

    “她有她的骄傲,我不会擅自通知任何男人来,你也可以走了。”

    “就这么不缺男人疼?”

    南浔懂江雁声的倔强,她开口说:“她不需要你们这些男人的可怜,今晚酒局上被为难,声声明知道她只要给霍修默打一个电话示弱,那个男人就会甘愿听从她的差遣,可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这样做。

    浪少,她不会想见到有男人肆意去欣赏她最狼狈难堪的一面,懂吗?”

    霍负浪深黑的眼底似无了笑意,认真打量几分眼前娇小的女人。

    “你就死心吧,声声跟霍修默之间你是插不进去的。”南浔放下一句话,便转身走进病房。

    砰一声,门当着男人的面关上。

    “有意思。”霍负浪沉默久良,慵懒沙哑的笑出声。

    ……

    病房内,南浔不知道霍负浪走了没,但是,她知道江雁声醒来了。

    她倒了杯温水,放轻声说:“好些没?”

    江雁声躺在病床上,一张小脸被黑发衬下,感觉比洁白的枕头还要白上几分,虚弱无比。

    她浓翘的长睫毛轻抖,说话都是颤的:“还能撑得住。”

    洗了胃,没了那股灼伤的疼痛感。

    “我通知你爸来吧?”南浔知道她的脾气,跟霍修默离婚了就不会想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牵扯。

    江雁声说话很无力:“南浔,在社会上越是美丽的女人越会在工作中受到诸多歧视和骚扰,这是无法去避免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不可能被欺负了每次都回家找爸爸出头。”

    “我就是替你咽不下这口气。”南浔咬牙:“邓乃这种货色也不先看自己长什么样,喝点酒就耍流氓,靠!”

    江雁声半阖着疲倦的眼眸,扯唇冷笑了声:“他今晚受的罪不比我轻,没占到便宜。”

    南浔一时叹息,因为她早年混迹这个圈子,也是这样不要命的喝,有时候喝得胃出血。

    女人想闯荡一番事业前程出来,要么舍了身子去陪睡,要么就跟个男人一样喝。

    这两条路,想得到什么就要牺牲什么代价。

    “你累了,歇会吧。”南浔给她盖好被子。

    江雁声没有睡,身体很难受让她无法入眠,整个人缩在了被子里,又觉得怎么都好冷。

    安静漆黑的病房里,女人的呼吸声细微,窗外逐渐开始隐隐要露白了,窗帘被风吹得飘浮。

    南浔坐在椅子上,手指扶着额头闭眼浅眠。

    突然,一道踹门的声响惊醒了她。

    “那个小狐狸精就住着这间房?”

    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气势汹汹走进来,还带了两个姐妹。

    南浔抬头,还没看清是谁,就被人拽着扔开,撞到了茶几角上,后背疼得站不起来。

    她后悔了。

    早知道就该让霍负浪留下来献殷勤。

    “大姐,就是这个贱人把姐夫折腾进医院。”旁边女人指向了病床上昏迷苍白的女人,把手机拿出来拍。

    南浔见状,忍痛站起来去抢:“你们敢拍一个试试。”

    “你是哪个小贱人,我教训勾引我老公的小三关你什么事?”

    为首长相刻薄的女人目光冷飕飕的,抡起袖子就要打人。

    南浔把人大力一推,腰后疼得抽气,声音拔高:“谁勾引你老公?别到时候搞错人下跪还来不及。”

    一提这个跪字。

    女人被惹怒,指着南浔鼻子骂:“昨晚就是你们让我家老邓颜面尽失,年纪轻轻折腾男人的花招倒是不少,小贱人。”

    南浔算是知道了。

    原来是邓乃的老婆找麻烦来了。

    她稍微冷静了点,讽刺这位邓太太:“到底谁贱谁清楚,昨晚你家老邓当众欺负一个姑娘,自己没本事丢了脸,怪别人勾引他?笑话。”

    邓太太气得双眼通红,宛如泼妇上阵骂街:“要是没有你们这些张腿做生意的贱人勾引我老公,他会在外面乱搞?姐妹们,给我把这个女人拉开,我今天要撕了床上这个狐狸精。”

    “谁敢!”

    南浔把床头柜的台灯举起,眼眸里透着一股杀意:“这架势欺负谁呢?我在外面混的时候,你还靠着生孩子让男人养,会怕你们?”

    邓太太行事跋扈惯了,跟邓乃扯上关系的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是没被她教训过的。

    她张牙舞爪的上前要抓南浔,结果被一台灯打中,尖锐的疼痛让她尖叫连连。

    旁边两个女人,见状也扑了上来。

    南浔被三个女人围攻显得有些弱势,一不留神,就被扇了巴掌。

    她火大了:“靠!”

    邓太太让两个姐妹缠住她,气势汹汹朝病床扑打去,脸上表情尤为的恶毒。

    当她的手高高举起,还没落下时。

    躺在病床上双眸紧闭的女人,突然睁开,泛着微微的冷意。

    邓太太心一凉,下意识收手。

    南浔趁机,一脚把这个嚣张的女人踹开:“谁才是受害者你心底没点数?就你这样,活该被自己男人要出来偷吃。”

    “啊!”

    邓太太被踹倒在地上,扶住腰叫。

    病房内,一时吵闹起来。

    “南浔。”

    江雁声红唇溢出声,有些气虚。

    她被动静吵醒来,看到病房里这局面,又看见南浔左脸的巴掌印,指尖揪紧了被单要起来。

    南浔去按了旁边的急救按键,对江雁声说:“我没事,就是有几条疯掉的母狗不分青红皂白来闹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