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2章 他的口吻,就跟她要去见奸夫一样。
    医生和护士赶来,邓太太先恶人告状,扯着嗓子喊被台灯敲了脑袋,势必要把事情闹大,让人都知道这间病房住着一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江雁声抬起低垂的双眸,冷着声说:“那就报警,是你带头闯进病房伤人在先,谁被关还不一定。”

    邓太太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指着她骂:“你没勾引我老公,我会带人来闹?”

    南浔拍掉她的手,笑她一把年纪了还无知:“傻了吧,我家天后想要什么男人没有,看得上你男人?”

    “报警就报警!”

    邓太太也硬气,全天下哪个正室怕小三的。

    ……

    一群人叫了医生又叫警察的,妇科的肖莉来上班,好奇问看热闹的护士:“什么事儿?”

    护士:“昨晚有个女明星喝伤了胃被送到医院抢救,今儿一早,就有人到她病房抓小三。”

    “陪老总喝的?”

    “说她勾引男人喝酒什么的,还闹的报警处理了。”护士吐槽道:“她的歌我还很喜欢听,前阵子网上被曝出离婚,现在就出来陪酒,也太拼了。”

    肖莉一听不对劲了:“江雁声?”

    “对,就是这位。”

    护士连连点头:“肖医生,你认识?”

    肖莉转身,掏出手机。

    她一个熟人朋友认识,跟江雁声只有两次点头之交,看着不像是会跟已婚男人扯上绯闻的啊。

    “喂,潆潆。”

    “……”

    “是我,你朋友好像在医院遇上了点麻烦。”

    ……

    裴潆跑下楼,连客厅有谁都没看见,就对佣人说:“我出门一趟啊,让小吴把车开来。”

    她走到玄关处换鞋,一只白皙的秀脚刚穿进尖细的高跟鞋里,低眸间,睹见了男士的皮鞋。

    裴潆茫然抬起头,看到站在客厅里的斯穆森,她眨眼,发现还在。

    “穆森,你今天还没去上班啊?”

    身高腿长的男人走过来,黑色深眸扫了她无辜的小脸一下,薄唇扯动:“急匆匆出门做什么?”

    “唔,我跟朋友有约的。”

    先前就被斯穆森警告过不许在跟江雁声交朋友,所以裴潆不敢说实话。

    她支支吾吾的那股心虚模样,斯穆森一眼就看破她的伎俩,冷冽的语气加重:“撒谎!”

    “没有!”裴潆心一颤,美眸微睁。

    斯穆森冷冷勾起薄唇,视线落在女人身上,带着极具的压迫力:“你要背着我去见谁?”

    听他的口吻,就跟她要去见奸夫一样。

    裴潆暗咬舌尖,主动握起男人的大手,柔声说:“我去见肖莉,她要我去检查一下身体。”

    “你妇科的朋友?”斯穆森有点印象,全是因为被女人带去参加过肖莉的婚礼。

    “嗯啊!”裴潆绝美的脸蛋浮出讨好的笑容,温软问他:“你开车顺路就送我去吧。”

    斯穆森的公司和肖莉上班的医院是两个方向,女人打着小心思。

    果然,被斯穆森拒绝了:“自己去。”

    裴潆的眼睫毛轻颤,松开男人的大手,又踮起脚尖,柔唇主动亲了亲他冷硬的下巴:“那我去了,你也快去上班吧。”

    斯穆森精锐的目光注视着她没有移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将大手抄在裤袋上,等女人把鞋子穿好了,拿着包要出门。

    他又漫不经心的开腔:“算了,送你去。”

    裴潆愣住了,转过头来。

    斯穆森将钥匙拿来,迈步朝大门走去,带着不可她拒绝的气势。

    裴潆细白的牙齿咬唇,踩着尖细高跟鞋追上去。“穆森,穆森你不是要上班吗?”

    斯穆森修长的大手将车门打开,让她上车。

    裴潆手指捏紧了手提包,很体贴道:“我怕耽误你工作……”

    “耽误不了多久。”

    男人态度摆在这了,裴潆也只好硬着头皮坐到副驾驶座上。

    她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抬眸悄悄注视男人。

    等斯穆森的目光扫过来,又心虚的很快移开,下掩的长睫毛颤着不停。

    斯穆森单手握着方向盘,一转,车缓缓驶出了别墅。

    “肖莉让你检查身体做什么?”他的视线,似有似无的在女人平坦的腹部扫了眼。

    裴潆低着眉眼,找了个理由:“之前忘记去了,她打电话提醒了我。”

    她学舞蹈的,平时很注意控制自己的身材体重,定期就要去检查一下身体全方面,包括妇科。

    斯穆森面无表情应了声,就没话了。

    裴潆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想说点什么,她红唇微张,口中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了男人问:“听说你嫂子怀了双胞胎?”

    “你知道?”裴潆把要说的话忘了,一时意外。

    她嫂子先前生了两个儿子傍身,这次又怀孕了,把她母亲高兴的几天没睡觉。

    “在酒局上听你爸提了一句。”

    斯穆森不像是会闲聊这种事的人,裴潆眉心微跳,下一刻,就听见男人又说:“还问了我们什么时候生一个外孙给他抱。”

    裴潆双唇微抿,模样柔弱又美丽:“你没当场答应吧?”

    生孩子这事,她每次会娘家都会被说。

    斯穆森唇角弧度微敛,腔调冷漠:“我说外面有私生子了,不需要你生。”

    裴潆知道,这男人又说话膈应她了。

    “抱歉,下次你推我身上就好了。”她声音低低的,听了很委屈。

    舞蹈,大概就是她逆来顺受的二十几年里,唯一坚持下来的梦想。

    没了它,裴潆感觉自己就像是失去了灵魂。

    斯穆森趁着红灯,冷眸扫了一眼女人瓷白似玉的脸蛋,胸膛内隐隐的怒气经常能轻易就被挑起。

    他薄唇扯动,语调冷蔑轻慢:“推你身上,告诉外人你不愿意给我生?”

    裴潆睁着美眸,好脾气的劝他:“我是怕你被人往烦了,穆森,你开车别生气,这样容易出事故的。”

    斯穆森眸子眯起,也压不住某种怒气的情绪:“闭嘴!”

    裴潆被凶的委屈,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咬唇说:“那你靠边停吧,我自己去医院好了。”

    “裴潆,你最近脾气渐长了是不是?”斯穆森被她忤逆得一张冷峻的脸庞黑沉起来,倏地将车停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