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5章 起来,被你压的快不能生孩
    【我喜欢你!】

    这几个字,让江雁声眼眸布满了某种逃避的慌乱,喃喃的笑了起来。

    “霍修默,你在乘人之危吗?”

    霍修默眉目间的冷沉淡去,修长的大手握紧了女人的手,很白,手指又细长:“对,你是聪明的女人,不用我说也知道什么是对你有利。”

    他连哄慰的话都不说,强势的让她认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江雁声眼睫泛着泪意,用力将手收了回来。

    “先睡半个小时,晚点在喝点粥。”霍修默没有在意她的态度,五官神色淡漠如常,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趁着她病倒便理所应当来照顾了。

    江雁声唇色很白,知道赶不走他也懒得浪费精力去说。

    男人高大的身形依旧坐在床沿,没有走动,深色的视线注视着她的容颜。

    过了一会儿。

    江雁声被他盯得没办法入睡,拧眉睁开双眸:“你就没事做?公司不要了?”

    男人这身手工裁剪的黑色西装,系着正式的领带和袖扣,不失绅士风度,一看就是从公司临时赶过来的。

    他不是工作狂,每天早出晚归,连深夜都要在书房处理完公事才睡觉?

    一想起这些事,江雁声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怨言。

    霍修默掀起薄唇,说出几个字:“谁让我喜欢你,陪你要紧。”

    江雁声一时无话可说。

    这是他今天第三次说喜欢她,说多了,听者就会当真的。

    “要我哄你睡?”

    见女人漆黑的双眸睁着很有精神,霍修默沉思了片刻,压低声问她。

    江雁声下意识,闭眼了。

    他薄唇溢出低笑,俯身,在女人的秀发亲了亲:“有我在没人敢来骂你,睡吧。”

    江雁声本来毫无困意,闻见他身上令人安心的气息后,才渐渐有了被疲倦感包围。

    她呼吸开始细微平稳,老实躺在病床上。

    霍修默眼底隐晦的神色逐渐变化,守在床沿,窗外的光线折射在他英俊的脸部上,无声无息的柔和了凌厉的轮廓,画面很安静。

    ……

    下午,窗外天暗了下来。

    江雁声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前,迷糊间感觉什么东西在她的脸上乱摸,还呼着热气。

    她苍白的脸蛋紧紧的皱着,潜意识去躲开,没一会儿,又感觉有个小东西往她被子里爬。

    当江雁声伸手触碰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时,紧闭的眼眸蓦然睁开了,被吓醒的。

    “哎哟!”

    这时,有个奶声奶气的童声响起,叫的娇气极了。

    江雁声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她身旁黏着小家伙,正朝着她咧小嘴笑:“醒啦?”

    “你怎么来了?”

    “我侄儿请我来的。”小家伙小手小脚的抱着她身体,头发有点乱,小脸肉嘟嘟精致得可爱。

    江雁声被小家伙体重压得喘不过气,一段时间不见,看着有点往横向发展了,于是问问他:“你学校伙食很好啊?”

    霍光尊被霍家送到半封闭的贵族小学去,周末了才会回来一趟,吃住基本都在学校了。

    看着,被养的很好。

    小家伙哼哼两声:“一般吧,你是不是觉得我变胖了?才没有的呐,我同桌大胖更胖啦,都成眯眯眼了。”

    他脸蛋儿的小表情,很嫌弃。

    江雁声被逗笑,摸摸小家伙发软的头发:“起来吧,我都要被你压的快不能生孩子了。”

    “啊?”

    小家伙圆溜溜眼睛瞪大,小手儿去摸她肚子:“我侄儿把宝宝种进去了吗?”

    “……”江雁声。

    她唇边浮现出虚弱的笑容,将他的小手拿开:“你从哪里听来的种宝宝?”

    小家伙眼珠子一转,想转头看了看门口,然后用英文腔跟她嘀咕:“我同桌大胖,他现在都有妹妹当玩具了,是晚上他爹地妈咪种出来给他玩的。”

    江雁声没想到小孩子的交流世界,是这样的。

    “大胖叫我不许跟别人说的,侄媳妇儿,你要替我保密的呐。”小家伙小胖手捂着嘴巴,神秘兮兮的。

    江雁声点头:“好。”

    小家伙乐了,撅着小屁股从她身上一骨碌爬起来:“侄媳妇儿你肚子里没有宝宝不要怕,我晚上就跟侄儿说,让他找个时间种上。”

    “……”

    病房的门刚好这时被从外推开,霍修默迈步走进来,一字不漏的听进耳朵。

    “侄儿,你有没有时间种……”

    小家伙大眼睛亮起,扯着嗓门要说。

    江雁声怕他当场说出令自己尴尬的话,伸手把小家伙给拽了回去,捂住嘴。

    “唔唔唔!”霍光尊翻白眼,要断气啦。

    “不许胡说八道。”她眉尖拧了起来。

    什么种宝宝,真要被打了。

    “说什么这么开心?”霍修默迈步走过来,薄唇勾着弧度,只要他在的地方,就会把目光紧紧锁在女人的脸上。

    江雁声下意识回避他强烈的视线,也没理,把小家伙松开后,低头整理了下松垮的病服,躺久了,领口露出了一片肌肤。

    “我问过医生你今晚可以出院。”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床沿,倾身靠近,修长的手指给她梳理了一些凌乱的长发,低声说:“南浔已经从警察局出来,我让她暂停了你接下来的工作。”

    江雁声抬起眼眸,划过什么情绪:“什么都被你安排好了,你这算是通知我?”

    “你可以拒绝。”霍修默指腹勾起她一缕发丝,很亲密的动作,嗓音难辨情绪:“只要你能说服我。”

    有孩子在场,江雁声不想跟他吵,冷静着语气说:“我休息了一整天,已经没事了。”

    “声声,你脸还发白着。”

    霍修默靠的更近,薄烫的呼吸声仿佛就洒在耳旁,语气充斥着男人的强势:“不许在想工作的事,等会我抱你出院。”

    “霍修默,我不是你的专属物。”江雁声忍不住要提高音调了。

    “侄媳妇儿,别气坏了身子就不好种宝宝了。”霍光尊这时,伸出小胖手拍拍她软软的胸口,当起了和事老。

    拍一下,还要拍一下的时候。

    霍修默神色微敛,将小家伙后领提起扔到了地上。

    “啊!”霍光尊叫的娇气十足。

    江雁声瞪向床沿的男人:“你扔他做什么。”

    霍修默将大手缓缓抄入裤袋,面无表情道:“他摸你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