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6章 离婚时,你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哪里了?
    江雁声被他一说,不自在用手挡住了胸部,脸上微微的发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给气的。

    霍修默单手抄着裤袋,眯起深邃的眸子倾身靠近,嗓子压低有点磁哑,在她耳朵又落下一句:“那是我能摸的地方。”

    “……”江雁声一双漂亮的眼眸瞪他。

    霍修默薄唇泛着很深的笑意,就这样极具占有欲的盯着她,让人有种他下一刻就会把女人压倒在床上的错觉。

    这种越发暧昧窒息的气氛,好在很快就被小家伙给打碎。

    霍光尊撅着小屁股爬起来,啊的一声,扑到了霍修默挺拔的身躯上,小手捶打着他的大长腿:“坏人!”

    “你再这样随便扔我,以后我要打得你儿子不要不要的……哼!”

    小家伙气死了,抡起小拳头不痛不痒的打了霍修默好几下,才觉得自己的颜面被维护住了。

    江雁声看了,唇边不自觉挽起了笑意。

    “终于会笑了?”霍修默看到她的笑容,修长好看的大手伸过去摸她的脸蛋。

    江雁声别开脸,语气冷淡提起一件事:“上次在酒店你答应我什么忘了?一个月过去了吗?”

    霍修默挑了挑俊眉:“有精神跟我翻脸不认人了?”

    “是你答应我的。”江雁声抿起的唇透着一股倔强。

    男人不动声色回击:“你先前也答应我,晚上留下来跟我睡,半夜你没跑出酒店?”

    “我要不跑,早上就会被一群记者围堵,霍修默,你做男人怎么能这样龌蹉阴损?”江雁声说起就来气,眼都有点红了。

    霍修默深沉的视线注视了她好一会,才低沉开口,欺负她病发的那一段时间记忆全失:“前天你忘了自己主动找了我,不算我犯规。”

    江雁声心脏一颤,顿时不说话了。

    霍修默注意到了她表情的不自然,眼底闪过复杂之色,低低道:“你哄我说,只要出手给江亚东一个教训,就跟我好。”

    “不可能!”

    江雁声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霍修默审视着她惊慌失措的小脸,逼问她:“是不可能给江亚东一个教训,还是不可能跟我好?”

    江雁声咬舌,意识到自己露出破绽。

    她别过脸,静静的看向漆黑的窗外装死,什么也不说。

    霍修默结束这个话题,在说下去就该吵了。

    他低首,修长的大手拍了下霍光尊的脑袋,眼神带着压迫暗示的意味。

    霍光尊努了努小嘴巴,扯着嗓子扬声说:“侄媳妇儿,我们回家好不好?我饿了。”

    江雁声注意力被小家伙吸引去,看他可怜巴巴着一张小肉脸,心里就好像有个地方软了一块:“那你回去吧,谢谢你来看我。”

    霍光尊挠了挠头发,说急了:“不是不是,侄媳妇儿,你跟叔回家……”

    “我还病着,不能出院。”江雁声轻声哄着小孩,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以啊,我侄儿都把你出院手续办好了呐。”霍光尊好奇的揪着她看,大眼睛眨巴又眨巴的:“你没钱住不怕被医生赶吗?”

    江雁声眉心拧起,抬头看向站在床边的男人。

    霍修默面不改色,将小家伙抱了起来,薄唇轻扯说话间,眸光看向了女人:“你侄媳妇儿闹脾气,等着我哄高兴了才肯回家。”

    “哦,女人闹脾气啊?”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又好奇了:“你要怎么哄啊,跟叔说说。”

    霍修默意味深长扫了她一眼:“等会你把眼睛闭上,我抱她亲几口。”

    “哇!”

    小家伙嘿嘿嘿,笑的很猥琐。

    江雁声手指紧紧攥着,忍无可忍瞪向霍修默:“他迟早被你教坏!”

    “你不服气抱回去自己教。”霍修默将小家伙抱到床沿站好,态度强势又透着一股雅痞。

    让人,又恨又气。

    ……

    ……

    出院手续都办好了,江雁声身无分文,连手机都没有,只好换了一身衣服跟着出院。

    初秋的夜色有点凉,她包裹着素白的风衣,只露出了细白好看的小腿,踩着尖细高跟鞋,走起路,身影有些弱不禁风。

    霍修默强劲的手臂将她搂了过来,高大挺拔的身躯挡住冷风,身后,小家伙亦趋亦步地跟在两人后面。

    上了车,李秘书把暖气打开。

    “这天变得太快,说不定还会下雨。”

    “李棒棒,那你开车快点啊。”小家伙小手小脚爬上车,经验老道吩咐他。

    李秘书微笑提醒:“小少爷,我叫李泽,不叫棒棒!”

    “就是李棒棒。”小家伙仰着傲娇的脸蛋儿。

    他扭动着小屁股朝里坐,小胖手拍拍身边座位:“侄媳妇儿,来,跟叔坐。”

    江雁声一上车,就被霍修默搂到了身旁坐了。

    她想动,腰间的手臂力度却加大,只能忍着。

    霍修默看了一眼李秘书,开腔吩咐:“开车。”

    二十分钟后。

    李秘书开车被堵在了车道上,暴雨哗啦啦的下,前方发生了车祸,大家的车都堵着开不过去。

    小家伙好生气:“李棒棒,就你乌鸦嘴。”

    李秘书也很冤啊。

    江雁声平静看着窗外的雨夜,就算电闪雷鸣,她也没什么反应。

    身旁,有男人独特的气息拂近,带着他的温度:“打雷了会不会怕?”

    江雁声长睫毛掩下,看着被他握住的手:“不怕。”

    “那我怕。”霍修默说着,便变本加厉抱住了她温软的身子,将英俊的脸庞往她秀发靠近,深深嗅着女人的香味。

    “当初离婚时,你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哪里了?”车厢就这点大的地方,江雁声也没挣扎让人看笑话,红唇轻启,淡淡讽刺他表里不一的作风。

    霍修默抬头,眯着深沉的眸子盯着她冷淡的侧颜,嗓音微哑开腔道:“你当初跟我闹的凶,我哄不住你只好让你先冷静一下。”

    “那你现在就哄的住了?”

    江雁声一记冷眼扫过去,笑他自作聪明。

    女人天生就是记仇的生物,会把一件件被男人伤害过的事都记在心底最深处,永远不会轻易被抹去。

    她将霍修默推开,柔和的声音是少见的咄咄逼人:“我现在是前妻没资格管你,要是你老婆,你送女人房子和钱这些事没完的,懂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