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9章 把你小胳臂小腿咬掉,你就不怕?
    女人清丽的脸上笑容如同画皮,坐在床沿的曲线玲珑身材都被两块蕾丝布料勾勒出来,大秀雪白的美背,黑色微卷的长发四散,若隐若现的,很妖娆勾人。

    霍修默眸色紧眯,五官的轮廓冷峻异常,太阳穴的位置突突发疼,嗓音哑怒:“把衣服给我穿好。”

    江雁声微微仰着下巴,眉眼间透着傲慢的神色:“就不!”

    叩叩两声。

    同时房门被佣人敲响,很焦急的声音传来:“先生,门外有一群警察说接到举报这里有人犯罪。”

    ……

    “你不放离开,我只好让警察来带了。”江雁声眯起一双带笑的眼眸,慢悠悠将睡袍捡起披在身上,然后便起身要出去。

    霍修默朝她快步走来,大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穿成这样,你敢出去?”

    “你能看,别人就不能看吗?”江雁声看他黑着脸,唇上勾起轻视他的弧度。

    霍修默对女人的占有欲极强,她的一根青丝,一抹笑容都是属于他所有,别说看她身体,就算看她脸都会起浓烈的妒心。

    他手臂轻易就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凌乱的大床上,然后用被子紧紧裹着,低声警告:“以为找一群警察就能压制我?江雁声,你信不信我隔着扇门上了你,那群货色一句话都不敢说?”

    江雁声露出洁白的脸蛋,发丝凌乱:“你也就口头上逞能了。”

    霍修默被她一再挑衅,嗓音咬牙切齿的从薄唇溢出:“不收拾你,嘴巴厉害了?”

    “滚开。”

    江雁声从被子里伸出白皙的小脚,往他站在床沿的高大身躯踹去。

    霍修默倾身,作势要压她。

    叩叩两声。

    门外,佣人又敲门了:“先生,警察上来了。”

    江雁声眼眸微睁,红唇轻启:“救命!”

    女人要命的尖叫,刻意营造出了某种被强迫后的崩溃哭声,就好像被男人欺负了多惨了。

    霍修默连她身体都没有碰到,就被冠上了流氓罪。

    ……

    三分钟之后。

    霍修默一脸发沉地坐在客厅沙发上,视线扫到这群警察和一只乱嚎的警犬,冷得令人胆怯。

    为首的警察站出来解释:“霍先生,我们也是接到匿名举报说你被一名女性下药侵犯。”

    这里的别墅小区住着都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权贵富豪,平时他们也没有胆子敢这样轻易带人进来。

    这次,完全是为了霍先生的安危着想。

    警察口中的某个罪魁祸首,此刻从楼梯走下来,身上已经被换了一身保守的衣服,她声线清晰,溢出红唇:“说下药夸张了点,不过我收了霍总钱的。”

    霍修默眼神带着一股阴鸷,直直扫向女人。

    “这,呵呵……”警察哪敢当真。

    江雁声走到客厅,唇角扬起微笑:“金钱交易你们不管吗?这样可是会被我举报没了职位。”

    警察惊然发现自己被忽悠了,已经肠子都悔青:“正常男女关系不算交易。”

    “我和他的关系,不正常。”江雁声一口咬定收钱献身,在单人沙发坐下来。

    客厅的气氛算是僵持住了,霍修默的脸色越发阴沉,外面又电闪雷鸣的下着暴雨,气场因为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寒气息,越发的低。

    过了片刻,警察刚要迈步,江雁声语气幽幽:“我跟这位霍先生已经离婚多日,网上也早就被娱记爆料,你们谁向势力低头从别墅走出去,我天亮了就去发一条微博声称被深夜前夫强奸,你们警察坐视不管。”

    “……”

    气氛又一次僵硬住,警察个个都无辜,莫名的被卷入了这场男女纷争里。

    霍修默表情阴沉,嗓音倏地变冷:“都给我滚出去。”

    “是!”警察齐齐转身,迈前一步。

    江雁声轻柔的声音也冷下:“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就这样走?”

    警察为难:“江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把我带警察局去盘问啊。”

    “不敢不敢。”把女人从霍先生的床上带走,还想不想在宛城待了?

    “哦。”

    江雁声漫不经心的说:“那你们就等着明天被我举报吧。”

    警察手一抖,不小心把警犬的绳子松开了。

    下一刻。

    警犬目露凶光,张牙舞爪的朝霍修默扑去。

    “小心!”

    江雁声目睹眼前这幕,呼吸一窒。

    ……

    这一幕发生的很突然。

    她离霍修默最近,几乎是看到凶猛的警犬朝霍修默攻击的那刻,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就站起身,扑到了男人胸膛前。

    她双手抱紧他的肩膀,吓得闭紧双眸,已经做好了被咬的准备。

    “七号!”

    警察一声怒吼,原本急躁的警犬瞬间就安静了,爪子停在半空中,喉咙发出了低叫声。

    霍修默手臂将女人身子抱紧护在怀里,神色阴鸷,反应极快将眼前大型犬踹开。

    警犬疼得惨嗷了声,刚要发怒就被警察压制。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里,一切都结束了。

    江雁声心脏还在乱跳加速,等了许久,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传来。

    她茫然的睁开眼,映入视线的却是男人紧绷沉怒的五官。

    “谁让你过来?”

    霍修默被她举动气得五官快扭曲,大手捏紧了女人娇弱的肩膀。

    他一发怒,江雁声吓的要躲开。

    霍修默眸色紧缩,双臂却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胸膛内的心跳也失了正常的规律。

    江雁声小脸怔怔,身子被他抱得太紧太用力。

    霍修默沉戾的目光扫向一排警察,后者,马上离开。

    别墅里,没了多余的人。

    他呼吸压抑而沉重,片刻后,将女人抱上搂,卧室灯光暗着也没有开,将她放在了床沿后,修长的大手捧起了女人苍白的脸,嗓音沉沉:“那只警犬一张嘴就能把你小胳臂小腿咬掉,你就不怕?”

    江雁声颤抖着眼睫毛,被凶的委屈巴巴。

    “你是不是还爱我?”霍修默低首逼近,锋利晦暗的眼神要从女人双眸里看出点什么。

    江雁声下意识闭上眼,倔着脾气道:“警察是我找来闹事的,让你受伤我会过意不去。”

    “是吗?我还以为你恨不得我死了才好。”霍修默灼热的气息洒着她额头上,字字紧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