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10章 再敢踢我,就把你裤子脱了
    “我没你说的这么恶毒。”

    江雁声的喉咙有些涩意哽咽,对这个男人,她怨恨过,却从来没有心思阴暗的想害过他。

    霍修默看她像受了莫大的委屈,心中怒火也逐渐消失,冷硬语气逐渐温柔:“刚才你想过没有?会被警犬咬下一块肉?”

    江雁声哪里考虑的到这些,即便自己在霍修默面前是那么的弱小,在危险面前也会不由自主的去保护自己的爱人。

    这是她的本能!

    “不说你,别委屈了。”霍修默看她眼角开始发红,到底是再冷硬的心也为她软成一片。

    江雁声不愿在他面前示弱,满脸不开心的撇开了男人的大手:“你爱说不说,反正我是不会听的。”

    “你脾气大。”霍修默心情莫名被她不自知撒娇的模样取悦,今晚什么都不跟她计较。

    江雁声躺回了床上,身子紧紧裹住被子像是很能有安全感一样。

    她咬唇,恨咬牙。

    白折腾了这么久,被一条蠢狗给打乱了。

    霍修默也跟着躺了下来,被自己的被子扔到地上,高大的身躯挤到了她这边。

    在女人挣扎前,强劲的手臂就从后面抱紧她,薄唇贴在白皙的耳朵,字字深沉溢出带着温烫的呼吸声:“以前放不下你,现在更放不开你。”

    江雁声身子一僵,心脏处隐隐发颤。

    清晨,七点十分。

    闹钟响起的一刻,就被男人伸来的大手关掉,窗帘厚重的掩去外面的光线,卧室陷入昏暗安静气氛中,英俊的男人清晨醒来,敛着几分慵懒神色看向身旁熟睡的女人。

    她一头青丝四散在洁白的枕头上,胸前的领口纽扣敞开了两颗,露出精致的锁骨,没有暴露太多肌肤,却妩媚的让他移不开眼。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靠近,将她抱了过来。

    两人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气息和体温的紧贴在了一块儿,满怀的熟悉温软和女人香让他空荡荡的胸膛内仿佛被什么填满。

    他将英俊的五官埋首在她脖间,双目缓缓闭上。

    过了会,躺在身躯下的女人睡梦中无意间动了动,朝他踹了一脚。

    力道,不轻。

    霍修默被她踢醒,睁开眼又看她熟睡的容颜平静,眼睫毛长长闭着。

    他注视了片刻,又重新拥着她继续睡。

    可是。

    没过一分钟。

    霍修默再次被她一脚踹醒。

    这次他睁开眼,手臂用力把她揉在怀里,嗓音压的很低:“醒了是不是?”

    江雁声呼吸均匀,装睡没有理他。

    霍修默眯起眼眸,带着一丝丝危险意味:“再敢踢我,就把你裤子脱了。”

    “……”

    江雁声不理这个死变态。

    她穿的是睡裙,脱什么裤子不用明说了。

    霍修默抱着她再次闭目,没有打算起床去上班的意思,胸膛结实肌肉传来的体温很热,心跳声稳沉有力,无不影响着女人。

    江雁声被他这样强抱着,根本就无法入睡。

    安分不到三秒钟,她便要起床了,红唇轻启,刚醒来的柔和声音带着些沙哑妩媚:“我想喝水。”

    霍修默闻言,五官也没有不耐烦,马上就起身。

    趁着这个机会,江雁声也起来了床沿,低头整理凌乱的睡裙,等抬头时,男人已经倒了杯凉水走过来。

    霍修默高大挺拔的身躯只穿着一条长裤,暴露在外的胸膛肌肉线条性感无比,就这样明目张胆单膝跪在她的身前。

    要不是他修长大手拿着杯子喂她水喝,都还以为是跪地认错来了呢。

    霍修默见女人不张嘴,俊眉轻皱:“不喝?”

    江雁声一会变一个卦,又嫌弃的推开他的手:“不想喝了。”

    霍修默深沉的眸子微眯,难得好脾气没有黑脸,将杯子搁在床头,淡淡开腔道:“那就等渴了再喝。”

    “七点了,你不去上班?”

    江雁声指向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睁着双眸看着男人。

    “巴不得我走?”霍修默紧紧盯着坐在床沿身姿慵懒的女人。

    江雁声也不掩藏自己的心思,伸了一个懒腰起身,朝浴室走去前,眸光淡淡扫了一眼他:“不然呢?我有表现的恨不得跟你寸步不离?”

    霍修默起身跟在女人身后,不怒反笑道:“是我对你寸步不离。”

    江雁声堵在浴室门口,不让他进来:“我要上厕所的。”

    “嗯。”霍修默高大的身形寄靠在墙壁前,颇有种雅痞的气势,也没有要走开的意思。

    江雁声双眸瞪他,砰一声,把门给关紧了。

    ……

    ……

    故意在浴室拖延着时间,半个小时后。

    江雁声彻底听不见外面有动静了,她才出来,轻手轻脚将门打开。

    窗帘已经被拉开,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今早便出太阳了,瞬间就把卧室照的明亮。

    她看到男人换了身黑色衬衫和西裤挺拔的站在透明落地窗前,侧脸冷峻,不知跟谁打电话。

    走近一点,依稀听见了江氏,股票这类的词。

    江雁声越听越不对劲,拧着眉上前:“霍修默,你对江家做了什么?”

    “先这样。”男人薄唇吐出言简意赅的几个字,结束通话,那五官神色如常,深沉视线看向她气呼呼的小脸。

    江雁声伸手拽住他的手腕,呼吸微急:“你压江氏股份?”

    霍修默双手将女人娇弱的肩头握紧,五官透着严肃的漠然之色,加重沉沉嗓子:“声声,你答应我只要打击报复江亚东,就留在我身边,忘了?”

    江雁声记忆空白一片,心颤的厉害。

    “我……”她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去找霍修默做交易。

    “也是你告诉我,你的父亲想让你改嫁。”霍修默敛着眼底很深的情绪,薄唇吐着这句话。

    让女人更慌了神,毫无怀疑的信了他随口捏造的话。

    “你不记得了?”霍修默精锐的视线盯紧了她颤抖的双眸,故意无视女人失措的模样。

    江雁声头皮发麻,硬撑着说:“我,我记得……”

    霍修默棱角分明的薄唇轻勾,很快又掩了下去,一本正色:“你父亲的绯闻影响了江氏的股票,不过焦头烂额一段时间罢了,在这段时间里,他没有心思在去管你的感情。”

    江雁声笑的很勉强:“我还要谢谢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