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11章 霍修默,我后悔了。
    “口头上的谢谢我不需要,来点实际,嗯?”霍修默眼底浮现一抹似笑非笑,长指漫不经心的摩擦了几下她柔软的唇瓣,低首,吻了下去。

    “唔。”

    江雁声双眸微睁,下意识要推开他就被攥住了手腕反剪到身后,然后被迫仰起头,红唇轻启间,舌尖被他咬住,似欲吞食般的吻着她。

    霍修默高大的身躯逼着她后退,强势压在了洁白凌乱的大床上。

    他吻的急切霸道,不容得她一点点的抗拒。

    江雁声明白了,要敢推他一下,就会被更用力的吻住。

    久良。

    “很久没这样亲你了。”霍修默薄唇流连忘返在她唇角处,嗓音压的很低。

    江雁声气喘吁吁,快呼吸不过来了般,双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指尖刮着他修剪整齐的短发:“霍修默,我后悔了。”

    “嗯?”

    男人猛地抬首,心底澎湃的情绪让他顿时间有些控制不住,深邃的眼眸直直盯着女人。

    看到她被吻得小脸红晕,发丝凌乱的可怜模样,就想拥入怀中疼爱怜惜一番。

    然而。

    下一刻。

    从江雁声红唇吐出的话,却凉了男人的心思:“你别打击报复我爸了,先前我对你说过什么话,提过什么复合的条件都忘了吧。”

    霍修默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大手掐住她纤细的腰肢,气势压迫人心:“玩我?”

    江雁声不敢去看他阴鸷的眼神,略心虚说:“是你自己要信的。”

    “晚了。”霍修默薄唇紧抿出了两个字,带着股浓烈的怒意。

    江雁声不说话了。

    反正她就是赖账到底了,管他怎么对付江家,到了最后,该甩了他就甩的毫不留情面。

    ……

    ……

    霍修默没有跟她在家耗太久,八点多时分就接到了他老子的电话,被叫去公司上班了。

    江雁声看着打着领带的英俊男人,心情莫名大好,说起风凉话:“上头有人压着的感受怎么样啊?”

    霍修默淡漠的眼神扫过来,薄唇轻启:“你不是已经被压的颇有心得了?”

    江雁声眉眼的笑意消失,明明指的是他身为继承人接管偌大的家业,会时刻被一群人盯着言行举止,而从他口中说出来。

    又成了男女那点事了。

    霍修默优雅的将纽扣系好,一身黑色正式西装衬得他气质英俊又挺拔,迈着长腿走过来,好看的大手拍了拍她的脸蛋:“给我老实在家待着。”

    江雁声学聪明了,坐在床上一声不吭。

    等男人回到公司上班,还管的了她?

    然而,事实证明。

    真管的了。

    ……

    ……

    江雁声听到别墅外车子的引擎声响起,便立马下楼要走,连早餐都不想在都景苑用。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两名黑衣保镖。

    两人恭敬鞠躬,表情严肃:“太太。”

    江雁声一袭白裙站定,表面上微微的笑:“我出门一趟。”

    保镖:“霍总让我们保护你。”

    “关在别墅里保护吗?”江雁声看似越温柔,实际上脾气已经被惹上来了。

    “太太,你想去什么地方我们需要请示霍总。”保镖任务在身,堵在了门口不让开。

    江雁声感觉自己表情有崩裂的痕迹,忍了又忍:“你打电话告诉他,我要去跟南浔见面。”

    “好。”

    保镖点头,从裤袋掏出手机。

    一分钟后。

    他挂断了跟霍总的电话,转身,对别墅门口处的清丽女人说:“太太,霍总说了吃完早餐才能去,天黑之前务必要回来,我们会保护你。”

    “保护?”江雁声勾唇淡淡的讽刺这种变相的监督。

    保镖低头:“太太,你先去吃饭,我把车开来。”

    写字楼,工作室。

    快十点时,南浔看到江雁声来了,身后还跟着两名黑面保镖,有点懵逼。

    “你这是跟霍修默和好了,他专门给你配了贴身保镖?”

    江雁声走进办公室,砰一声关好门。

    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被赶在了外面,她先喝口水息息火气:“就是没有和好,他现在开始变态了。”

    南浔有点懂了,悄声问:“监督你的?”

    江雁声指尖压了压眉心的烦躁,久良,开口道:“她好端端跑去跟霍修默做交易,又被这个男人找到理由缠我了。”

    她?

    南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指哪位。

    “上次药被我吃完了,南浔,你今天能帮我一个忙吗?”

    江雁声过来,就是为了这事。

    南浔点头:“你说。”

    “去帮我找心理医生拿点药。”江雁声看着她,眼睫毛下的情绪很复杂。

    “咳,你在霍修默身边偷偷吃药,会不会被发现啊?”南浔表情为难,有点担心。

    但是,担心的却是江雁声一边吃着自己心理医生配的药,一边霍修默又偷偷给她投喂的不知名药物。

    如果两者都是抗精神病的,会不会有冲突?

    江雁声眉眼间有些疲倦和无力,自嘲道:“他现在强迫我跟他在一起,不吃药,他又会被我伤害的。”

    “你,你的另一个,咳咳很强悍。”

    “很危险是吗?”江雁声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了,抬眸看了眼南浔复杂的表情,又笑了笑:“她崇尚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你躲远点就是了。”

    南浔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不过了解到江雁声待在霍修默身边怕自己的危险人格出来,要用药物压制也是完全能理解。

    她说:“你地址给我,我去拿。”

    “我的心理医生叫姬温纶,住在……”江雁声靠近南浔耳畔,说话的声音压的很低,以防门外有人听见。

    【姬温纶】

    这个名字,恍惚间让南浔突然想起什么。

    好像是前阵子霍修默带保镖闯入她公寓时,也问过。

    这一刻,南浔似乎已经确定江雁声的病,很可能早就暴露在了霍修默面前。

    她眼眸微微的睁大,有什么真相呼之欲出了。

    “怎么了?”

    江雁声看她表情不对劲的样子,略有疑惑。

    南浔深呼吸,压下异常快的心跳,尴尬笑道:“我在想,姬温纶这名字,读起来感觉像是一位文质彬彬满腹经纶的文化人啊,应该颜值很高吧。”

    江雁声淡淡说道:“你要没有看上周宗儒,会迷上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