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13章 他不打我,会亲我
    “养,我的所有都是你们娘俩的。”

    男人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宝贝抱在了怀里,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美好。

    当晚。

    江雁声就见到了父母口中的霍家长子,他款款从人群中走过来,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黑长裤,举止间散发着成熟内敛的温暖气质,身后,是无尽灿若辰星的夜空衬着背景。

    在他那尊贵面容上,嘴边噙起了淡淡慵懒的笑,深眸凝望着她:“江小姐,久仰大名。”

    这个画面,好像刹那间就被定格了。

    江雁声心尖被悸动到了什么,清丽的小脸浮现出了羞涩的笑容。

    “你憧憬的一切注定得不到,所以,你亲自创造了我!”

    此刻,在黑暗处走出来一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容貌与她一致,眉眼间神色要冷艳几分。

    江雁声双眸划过一抹恐惧,转身望去,定格的画面也瞬间支离破碎。

    “啊。”

    她蹙紧了眉心从梦中惊醒,双眸慌乱睁开,印入眼帘的是白色天花板。

    看着熟悉的四周环境,江雁声恍然发现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从她出生开始一直梦见了长大嫁人。

    她低着眉,眼底闪过了自嘲的笑意,似有什么泪意快溢出来。

    醒来没多久,南浔也回来了。

    江雁声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午睡了两个小时看起来跟没睡般。

    她找了暖橘色的口红涂上,又将头发编成了鱼骨辫垂在肩头,没让自己看起来太憔悴。

    “Sorry,路上有点堵车。”南浔赶回了工作室推门进来,连口水都没喝,赶紧把药给她。

    抬头间,看到女人眼角微红,愣了下:“声声,你怎么了?”

    “刚睡醒。”江雁声手指接过药,拧开瓶盖便先吃了一颗。

    “咳,我看保镖还在外面。”

    跟门神似的堵在门口,也站得住。

    被南浔一提醒,江雁声看向窗外才发现天黑了,纤细的指尖攥紧了药瓶,声音溢出红唇有点哑:“霍修默说天黑前必须回都景苑,我睡迟了,是该现在就回去,还是破罐子破摔装死到底?”

    “……”南浔。

    她对霍修默有怨言,自然是说:“你不听他话,还能动手打你?”

    “也是。”江雁声点头。

    但是,她蹙着秀眉又说:“他不打我,会亲我。”

    南浔怔了一下,拍拍她肩头:“心疼你,回去吧。”

    ……

    江雁声提着包,跟保镖走后。

    南浔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了最底层的抽屉,将白色药瓶拿了出来,先前给姬温纶看的药片,就是里面的。

    她板着脸,扔到了垃圾桶里,转身坐在椅子上,心里还是有点慌的。

    霍修默私底下发现声声的病,跟她假离婚还偷偷喂药,而姬温纶又说这药不好,一时有点让人摸不清他想做什么?

    南浔叹了一口气,秘密得知多了也不是见好事,她沉思了片刻,又把垃圾桶的药瓶捡了回来。

    瓶子握在手里,心里却沉的透不过气。

    晚上,七点多。

    都景苑灯火通明,佣人们早就把晚饭备好,待在厨房里,偶尔会瞄一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先生。

    霍修默五点就回到别墅,打了一通电话给保镖,得知江雁声在自己办公室睡着,也没说什么,便一直坐在客厅等她回来,侧脸冷峻,线条非常好看。

    三分钟后。

    门外有车子声音响起,霍修默掀起眼皮,淡漠的视线扫了过去。

    走进来的,只有两名保镖。

    “人呢?”

    保镖手臂受伤,失责道:“在路上,太太跟一位姓姬的医生走了。”

    霍修默倏然起身,在头顶璀璨的灯光照映下,五官神色变得阴沉如水。

    ……

    另一处别墅。

    江雁声跟了姬温纶回来,面对熟悉的环境,她脱了尖细的高跟鞋,往沙发一坐,指尖揉着眉心:“早知道晚上来你这,我就不让南浔跑一趟了。”

    姬温纶倒了杯凉茶给她,声音温润:“你被霍修默软禁了?”

    “软禁谈不上,人身自由没了。”江雁声不喝了,将茶杯推开。

    姬温纶凝望着她无可奈何的模样,薄唇轻勾:“你跟他离婚了,还纠缠你?”

    江雁声低垂下眼睫毛,轻声说:“大概是生活久了吧,一时难以放开。”

    “你也是?”

    “我是不是很重要?”江雁声回避男人的打量目光,笑的几分自嘲。

    姬温纶修长的手指轻敲膝盖,沉默了片刻,突然低低问她:“你有没有想过他会知道?”

    江雁声突然抬起双眸,愣愣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

    姬温纶倾身靠近,长指拂去她额边的发丝:“他要知道了呢?”

    “不可能。”

    江雁声不愿面对这种事,将男人手撇开:“以前患有精神病让我注定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爱人却又渴望被爱,所以,我假借爱之名自私伤了他,如果在继续下去,温纶,我怕会杀了他。”

    她以前不愿轻易放手,却不曾想到后果会把霍修默伤成这样。

    现在,江雁声怕了。

    她想及时止损收手,恍然间,轻易不愿放手的人却成了霍修默。

    想到这,她双眸划过一道压抑的痛苦。

    “雁声,你看我。”

    姬温纶修长白皙的大手握紧女人的肩头,俊美的脸显得沉静极致,磁性声音低缓传来。

    她茫然抬头,注意力瞬间就被一块怀表吸引去,逐渐感觉头越来越晕,就好像被什么指引去了黑暗的地方。

    下一秒。

    江雁声恍惚的眼神变了,冰冷没有温度。

    她红唇冷勾,抬手将眼前怀表砸向地板。

    姬温纶低问:“醒了?”

    “你说呢?”江雁声柔和的眉眼浮现出了冷艳之色,就连说话腔调都慵懒几分。

    姬温纶冷静的盯着她,薄唇扯动,一字一字清晰入耳:“霍修默让南浔私底下给她喂药,是用来控制你的药。”

    “他要杀我?”江雁声眼眸透着冰冷的杀意。

    姬温纶不解释,只是说了一句:“霍修默应该快找来了。”

    客厅陷入了一种死寂气氛中,江雁声慢慢抬起头,冰冷的脸照映在白色灯光下,她慢慢敛去唇角弧度:“来的正好,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