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16章 霍修默一分一秒没见到她,就痛苦难忍。
    霍修城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想上男人的欲望,从来没有遇上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

    他表情沉着,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令人不寒而栗:“想让男人上?先把你那点床技练好。”

    黎昕没有折辱自己到这种地步,在医务室就随便跟他发生关系。

    第一回抛开尊严强上他,是为了跟他系上无法解开的纽带,而不代表还有必要这样做。

    她脱了外套西装,却只是坐在霍修城身旁,冰冷无趣的女人撩起男人来,也同样很妩媚勾人:“我网购了很多珍藏版的片,空闲时会拿出来学习,已经很有经验了。”

    霍修城一双寒眸冷冷注视着贴近他的女人,对她胸前性感的软肉好不感兴趣,薄唇勾起狠毒的弧度:“我喜欢平胸的女人。”

    “不喜欢胸大的?”黎昕眉角一挑。

    霍修城的目光连她脸都不愿意看,就别说身材了,语气里尽是森寒之气:“我表现的很需要?”

    黎昕盯着他线条冷峻的五官,一笔一划,都是她午夜梦回所熟悉的,半响,艳丽的唇吐出两个字:“撒谎!”

    ……

    天色渐暗,江雁声躺在病床上一下午,恢复了点力气,便起身去卫生间用冷水洗脸,又换下病服,抬头间,看向镜子发现里面的女人脸色苍白,很憔悴无力的样子。

    门外。

    李秘书声音传来:“太太,霍总醒了。”

    江雁声攥紧洗手台的边缘,眼尾处黯然泛红,心中随之而来的是某种紧张快要窒息的情绪。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霍修默。

    “太太。”李秘书催个没停,好似霍修默一分一秒没见到就痛苦难忍,敲门声接连响起。

    江雁声深深闭上眼,将心底苦痛的情绪压下去,声音很轻:“知道了。”

    李秘书瞬间就安静了,过了会,紧闭的卫生间门,江雁声从里面走出来。

    她唇齿间喃喃,问道:“他会不会很疼?”

    李秘书一时不好说,普通人身体中了三枪不死也有的罪受了,麻药退了疼是肯定的。

    就看,霍总想表露出那种程度的疼了。

    隔壁病房,护士刚换了药出去,空气中还散发着浓郁的药味,有点刺鼻。

    英俊的男人躺在一张病床上,腰腹盖着被子,病服的领口纽扣没系好,隐约露出的健硕胸膛还包扎着纱布,旁边,一盏台灯光晕轻洒在他苍白清冷的脸部轮廓,薄唇抿的很紧。

    江雁声推门而入,身子僵硬在了原地注视着男人重伤虚弱的模样。

    她还没说话,霍修默就已经察觉到转头,过于深浓的眼神变望了过来,直直像是要看透她的灵魂深处,令人几乎无法挣脱。

    江雁声身侧的指尖无声捏紧了衣角,脚底就像是生了根,怎么也走不动了。

    霍修默对站在门口的女人,缓缓伸出修长白皙的大手,嗓音哑沉隐着痛楚:“声声,过来。”

    江雁声心脏猛地缩紧,有点疼,让她眼角开始又红了。

    霍修默晦涩难懂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她的表情,薄唇紧绷抿紧,身躯艰难的起来作势就要下床。

    “你别动。”

    江雁声怕他会扯动伤口,惊得慌忙跑过来,她纤细发白的手指按住男人的身体,又不敢花太大力气。

    “我没事,你别哭……”霍修默没说一句话都呼吸粗重,眉宇间皱的很深。

    江雁声看了眼中止不住的心疼,忍了许久的泪水,从眼角溢出来。

    她狼狈的低下头,指尖迅速拂去。

    “Sorry,我有点忍不住。”

    霍修默看她的眼神深邃不已,醒来,没有一句责怪,反而大手轻抚着她凌乱的秀发,从喉咙深处溢出了声低叹:“忍不住就不忍了。”

    江雁声哽咽低泣,还是忍住了。

    她调整好自己崩溃的情绪,抬起发红的眼:“你和姬温纶怎么会……”

    “声声,我不想提他。”霍修默打断她的话,眉宇间神色变的狠戾起来。

    江雁声话卡在了细喉,半响,低低说:“抱歉。”

    她好像不管是不放手还是逃避,都把霍修默给伤害了。

    霍修默大手从她秀发滑下,捧起了这张苍白的小脸,情绪有点急躁,额头隐隐爆出了青筋,沉沉逼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说抱歉?是不是打算跟姬温纶在一起,不要我?”

    “我没有。”江雁声慌了。

    她看到他情绪激动的模样,就想到了李秘书他们说霍修默目前不能受到刺激,颤着声摇头。

    霍修默嗓子压着沉郁至极情绪,一字一字缓慢继续溢出薄唇:“你要还跟他有联系,就趁着我现在没有还手的余地,把水果刀往我心脏捅一刀,这样我就再也不能强迫你。”

    他近乎是用性命逼迫的姿态,让江雁声呼吸微顿,双眸很红闪着泪光看着男人。

    霍修默英俊深刻的五官很严肃,表情像是隐忍着胸膛传来的阵阵剧痛,连肌肉都在紧绷,他伸出长臂,将床头柜上早就准备好的刀拿过来。

    然后,强塞到了女人的手上:“捅死我,你就自由了。”

    江雁声苍白的小脸怔怔的,白皙的手指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刀。

    霍修默深沉的视线看到,胸膛内心脏隐隐作痛,脸色有点发黑。

    “我……”江雁声喉咙酸涩的厉害,想说话,又卡住了声一个字都说不完整。

    霍修默看她在放弃姬温纶和捅死他之间还犹豫上的为难情模样,胸膛像被又打了两枪,绞痛感强烈袭击而来,异常的煎熬。

    他修长大手捂着伤口,暗自用力狠狠一压,闷疼吭声瞬间就溢出了喉咙。

    “你怎么了?”

    江雁声被他吓到了,看到霍修默英俊的五官脸庞变得很白,好像病服还掺出了血迹,吓得把水果刀一扔,连忙扶住他挺拔的身躯:“你别吓我,是不是哪里又疼了?”

    霍修默眼底压住了很深的阴鸷之色,只露出了隐忍的痛楚,呼吸沉沉,将女人的手撇开:“你不是要捅死我,还管我做什么。”

    他力气不大,江雁声小脸惊慌失措,又伸手扶住了男人:“我没有我没有……”

    ——

    作者:还有一更,我马上写,卡文,12点前不一定能更出来,你们最好明早来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