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20章 拿烟的动作挺利索的,拿筷子就残了?
    十一点半,江雁声接到李秘书的电话,说是霍修默伤口疼得叫了两三回医生,便从南浔那边回来了。

    结果。

    一推开门,就看到霍修默精神百倍的跟徐慕庭在谈论公事,两个男人手指间都夹着根点燃一半的烟,淡淡的烟雾絮绕在空气中。

    似乎是意外她会马上赶回来,霍修默神色微变,反应极快的捻灭烟蒂,这种举动已经是徒劳,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江雁声一张洁白清丽的脸没有表情,站在门口,很平静的看着他。

    霍修默求生欲很强,当场就把事推到了徐慕庭身上,英俊的脸庞一下就变得严肃阴沉:“你拿烟给我抽做什么。”

    徐慕庭长指弹烟的动作瞬间一顿,面对霍修默这种怕老婆的表现,他薄唇温淡开腔:“给你玩玩。”

    “一身烟气。”

    霍修默装的有模有样的,表情很淡漠,将文件扔到床头柜上。

    徐慕庭收走,放进公文包。

    “今天先谈到这,我走了。”

    他把烟蒂扔到垃圾桶,然后转身迈步朝病房门口走去,与江雁声擦肩而过,淡淡颔首算打招呼了。

    江雁声红唇抿着什么话都没说。

    病房内没了外人,还弥漫着一股未散去的烟味,她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反手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不愧是多年的好兄弟,你们配合的很有默契。”

    江雁声平静的语调里,也不知藏着多少讽刺。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依旧淡定,像是听不懂她的话,低沉的嗓音缓和溢出薄唇:“午饭吃了吗?”

    “吃没吃,你不知道?”

    男人眉头皱起:“我怎么知道?”

    江雁声冷着清丽的小脸看他死不承认的模样,走过去,脚尖将搁在床沿前的垃圾桶踢开。

    这个举动,暴露出了她的小脾气。

    “咳,我要是知道你会回来陪我,也不会允许徐慕庭在病房里抽烟。”

    霍修默伸出修长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在外面待久了,有点凉意。

    他这是把自己抽烟的事,忘了一干二净。

    江雁声也懒得说他了,不然又给她捂着胸口说心脏疼。

    “饭呢?李秘书都不要送来吗?”她心里有火,往别处撒了。

    霍修默薄唇暗暗勾起,指腹揉着她的手心:“本来没什么胃口,你一回来就有胃口了。”

    “哦,你怎么不饿死算呢?”江雁声咬牙,面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男人深沉的目光凝望着她,低低说了一句:“怕你哭。”

    ……

    送饭这种事。

    一个电话,李秘书就分分钟钟搞定。

    他将从都景苑打包来的饭菜都送过来,还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都怪我都怪我,路上堵车送晚了。”

    “送晚了还预卜先知要准备两份饭,李秘书可以啊。”江雁声语气平静打脸拆台,一点面子都不给,将饭菜都取出来打开包装盒。

    菜色丰盛,一半都是她喜欢吃的。

    李秘书:“……”

    霍修默一记冷眼扫过去:“出去。”

    “好好好。”李秘书尴尬的笑。

    江雁声将要将碗筷递给他,耳畔,男人压低的嗓音就传来了:“你喂我好不好?”

    她抬起眼睫,眸光落在他英俊的脸上:“我看你拿烟的动作挺利索的,拿筷子就残了?”

    “残了。”霍修默面不改色。

    江雁声还为他大伤未愈的事生气,也懒得哄这个作妖的男人,冷冷说:“好好吃,不然就别吃了。”

    霍修默见她柔和的眉眼间有脾气,也就老实了。

    桌上只有两道菜是他能吃的,味道很清淡,不过男人在吃食这方面向来是不挑,就算只吃白米饭,动作也优雅迷人。

    江雁声看了,心底一软给他盛了碗汤。

    霍修默完美的薄唇一勾,修长的大手要去摸她的脸,还没碰到,女人漂亮的双眸瞪了过来。

    “你要这样子不正经,我打你了。”

    江雁声表面上生的柔美无害,初次相识,恐怕很容易被她伪装出的低眉顺眼模样骗了,还以为她是那种以夫为天的女人。

    实际上,骨子里女权主义比谁都重。

    霍修默哄着让着,将大手收回来,薄唇扯动:“动不动就想打我,这种习惯以后要改。”

    “你不哄了,不就改了。”

    江雁声也清楚自己问题在哪,恃宠而骄这四个字,便是根源所在。

    霍修默拒绝她这种提议:“要哄。”

    不哄?

    那她很快就会被别的男人哄走。

    ……

    吃完午饭,江雁声也没提出要走,她就坐在小床上,看着霍修默睡午觉。

    “你想等我睡了就走?”霍修默躺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女人侧颜容颜看。

    江雁声眼睫毛都没眨一下,红唇吐出两字:“不走。”

    走了他私底下又抽烟,谁管得住。

    霍修默有些不信她,抬起修长的大手:“你过来,离我太远。”

    “远么?”

    江雁声眯起漆黑的眼眸,打量了彼此床铺的距离,也就三四步路。

    “嗯。”

    “别告诉我你没安全感啊?”江雁声看他消停不过三秒钟就作妖,脸上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

    又是轻慢的讽刺,男人五官神色如常却当不知道,低沉的嗓音振振有词的:“我是病人,声声你要让着我点,不然……”

    “不然又心脏痛?”江雁声抢了他前头说话,要说心里是什么感受,其实早就麻木了。

    昨晚这招吓她还行,次数多了,就没意思了。

    霍修默觉得有必要跟她解释清楚,薄唇紧抿一阵,开腔道:“中午我没有吩咐李秘书去骗你,是他自己自作主张跟你胡言乱语。”

    他不过是叮嘱了斯越让南浔把她骗回来,然后,又叫李秘书也想点办法。

    这些人找的什么借口,都不关他事。

    江雁声就静静看着他装无辜。

    骗她回医院推给李秘书,抽烟推给徐慕庭,这男人生个病没事做,戏演的倒是一套一套的。

    霍修默眉头皱起,嗓音压低开腔:“声声,你不信我?”

    “我现在像是很信你的样子?”江雁声连假笑都懒得给他了。

    “我早上已经答应让你天黑前回来,就不会反悔,你要觉得我说到做不到,我……”

    ——

    3.12 今天更了八千完毕,有两千字是补昨天的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