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22章 霍修默,你真是不怕疼……
    江雁声听到他想洗澡,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小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伤口愈合了再说,你才躺了一两天汗味能有多重?”

    “你闻闻?”

    霍修默是一个有洁癖的男人,不排斥有故意想占便宜的嫌疑,却也忍受不了几天不洗澡换衣服。

    江雁声将他想抬起的手臂压了回去,脾气好的不行,眉眼间柔和一片,细声细气的哄着:“满身的药味洗了也一样啊,没有汗味,真的没有的。”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趁机抓住她的手腕,被女人这样哄着也没用,脸色依旧是异常难看:“没汗味你怎么不愿意跟我睡?”

    江雁声:“……”

    绕来绕去,都离不开这事了是吧?

    她也没把手抽回来,就这样说:“有药味。”

    这次轮到霍修默面无表情了,深眸定定看着她。

    病房气氛僵持不过三秒,江雁声先坚持不住了,唇边扯出了一抹笑容,看着很坏:“不如我把我的香水借你喷几下?香香的。”

    霍修默感觉智商仿佛受到了挑衅,耍任性将女人的手腕松开,英俊的脸庞依旧面无表情:“我受伤你也不心疼,怎么可能心疼我会不会发臭?”

    江雁声这次没心软。

    她立场很坚定,就怕给他洗澡时磕碰到了哪里,让男人没有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开。

    在这种事上,她绝对不会允许他胡来的。

    “好了,等你能下地走路想怎么洗都没人拦你。”江雁声俯身,要去把他腰身的被子盖好。

    男人大手一伸,忍着抬起动作时胸膛内隐隐作痛的感受,扣住她的脑袋上压下。

    江雁声双眸睁大,闪着一丝惊慌。

    她就怕会压伤了他,而霍修默却丝毫不在意,冷峻的眉宇间压抑着隐忍的疼痛,薄唇往她红唇吻去。

    先是象征性含了一下她柔软的唇,然后便突然用力抵开唇齿,气息薄烫,吻得毫无章法。

    江雁声手心堪堪不稳扶住桌角,身子僵硬着姿势站在床沿,下弯腰,连反抗的动作都不曾有。

    女人的发间是柔滑乌黑的,四散了下来,从男人修长的手背滑落,沾在他的枕头上。

    霍修默薄唇含着她的唇瓣吻这不够,怎么都不满足,另一只用力的大手又搂着她的腰肢往身上带。

    “唔!”

    江雁声要不是被他封着嘴,都要骂人了。

    男人胸膛包扎着惨血的纱布,透着很浓的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碰上的那一瞬间,他肌肉很硬也很烫,撞的她鼻尖疼。

    霍修默幽暗的眸子紧眯起,疼痛越发剧烈,也影响不了他对她的某种沉迷,薄唇在她的唇内狠狠啃噬扫荡。

    一记深吻,江雁声喘着气无法呼吸,双颊红晕,等男人薄烫的唇离开,便忍不住凶他了:“霍修默,你真是不怕疼……”

    口中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堵在胸口没说出来,就被外面毫无预兆的开门声给打断。

    “我儿子做阑尾炎手术住院,你们一个个干什么吃的都不要跟我说?”

    霍夫人直接不顾李秘书的拦阻,一手推门进来。

    当她看到病房里的一幕,也把口中的话卡住了。

    “咳,你们闹什么在医院,不知轻重!”

    霍夫人极快的反应过来,而江雁声反应就更快,赶紧手忙脚乱用被子把霍修默捂住。

    要被她婆婆看到自己心肝宝贝儿子伤成这样,要命!

    “妈,你怎么来了?”

    江雁声不动声色去挡住霍修默,自己躺在床沿前,裙子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小片肌肤,发丝凌乱披在肩头,一看就是被欺负过的。

    何况,红肿的唇瓣也骗不了人。

    霍夫人看了皱眉,反手砰一声就把病房的门关上,以免被外面看到这种场景。

    李秘书还没机会跟进来,撞到鼻子。

    “嗷!”

    ……

    病房内。

    霍夫人将炖好的鸡汤往桌上一搁,也不管尴尬退到一旁整理衣服的江雁声,嘴上数落,朝病床走去:“儿子你要着急死妈是不是?动手术这种大事也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

    霍修默低咳,嗓音沉哑:“做了一个小手术。”

    “都躺手术台上了还叫小手术?”霍夫人声音拔尖,听了不能忍。

    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别说肚子开了一刀,被划破指尖都有的她心疼的。

    “我没事,有声声照顾我。”霍修默表情冷峻,眸底深处略有无奈看母亲大题小做。

    霍夫人眼底不喜,上回就被江雁声来霍家的态度得罪了不轻,不免要抱怨:“她不是跟你闹离婚就是闹脾气,能照顾什么?”

    一旁,江雁声被霍夫人指责得无地自容,低下头,都不敢抬起双眸。

    霍夫人冷哼了一声,走上前作势要去掀被子:“来儿子,让妈看看你伤势。”

    “妈!”

    江雁声比霍修默的反应还大,尴尬的挡在了前面没有让开,心虚得耳朵都红了:“修默他没事的。”

    “我儿子开刀动手术在你眼里就是没事?”霍夫人声音再次拔高,眼神冷怒地瞪着她。

    “我……”

    江雁声知道说错话了,咬舌。

    这时,身后某个躺在病床上慵懒的男人,还要来补刀:“妈,她连澡都不帮我洗。”

    “你不愿照顾他?”霍夫人听入耳里,成了另一种意思了。

    江雁声不可思议转头,看着霍修默。

    像是无法理解他这样背后捅刀子有什么意思?看她被婆婆训很好玩?

    霍修默眸色冷静对视着她的目光,薄唇弧度勾出了玩味弧度,话却是对霍夫人说:“她怕麻烦吧。”

    儿子这么大了,霍夫人也不能像他小时候一样,随便一拽就扔浴缸里洗干净。

    她摆出了婆婆的威严,对江雁声说:“你要做这个不愿意做那个不愿意,我直接请个护工来,你还是回家享福去吧。”

    江雁声发现……

    霍夫人的态度像是对她产生了很差的印象,有点茫然,难道是之前跟霍修默闹离婚导致的?

    她忍着心中的略微酸涩感,摇头低声说:“妈,我没有。”

    “你要没有怎么不帮我儿子洗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