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章 我的女儿,茜茜
    夜幕降临,苍穹之上,无尽的星光闪烁,那轮皎洁的明月也抚下神秘的面纱,月光倾泻而下,落在灯火阑珊的城市之上。

    黑夜,对现代生活的人们来说,仅仅是个开始,它仿佛是一把万能的钥匙,解开了白天那道无形的枷锁,让人释放天性,寻找着那处属于自己的世界。

    繁华的城市之中,总有一些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那里似乎和城市之中的繁华并不是一个等级。

    昏暗的灯光在一间老旧的屋子当中,无疑是显得明亮许多。

    在这道明亮的灯光下,一间杂乱不堪的卧室当中,床边的堆积的书籍和垃圾微微晃动,猛然间,一只苍白的手臂从空隙中伸出,空中胡乱的摸索着,仿佛在找着什么。

    半晌之后,那只苍白的手臂握住床边的把手,微微用力,书籍和垃圾下,一道颇为落魄的身影缓缓的爬立起来。

    “唔”杂乱的长发下,一双无神夹杂着痛苦的眼睛木然的扫过周围陌生却又熟悉的屋子,陈慕迷茫又痛苦的自言自语,道

    “这是哪?我到底是谁?”

    ......

    陈慕从小就比较内向,几乎只和自己熟悉的人说话,很少和陌生人交流,这个性格他活了二十多年也一直没有改变。

    二十多年的时间,陈慕在学习之中条不紊的度过着,哪怕是他大学毕业,到了工作的岗位上,也只是因为工作的需要,陈慕才演绎着一个员工需要的交流,然而对他性格的影响微乎其微。

    陈慕的空余时间相比较他人,真的是异常的无聊,锻炼身体,看书,偶尔有时间看一下电影和综艺节目,至于电视剧,电视剧的时间太长了,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周围的一切都在进步,国家在日益的强大,同事陆续的人事变动,朋友的结婚生子,社会当中发生着各种大事小情。

    唯有陈慕依旧保持着他的生活习惯,上班、下班、有条不紊,似乎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

    平静的过了这几年的时间,陈慕通过在职读研,拿到了硕士学历,陈慕所处公司也因为陈慕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把他职位提升到了策划部总监,年收入达百万以上的薪资,可谓说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衣食不缺,有房有车,以陈慕的生活水平,每个月的消费才两千元左右,家里也不缺什么,他还能余留下大笔的存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缓缓流逝到了陈慕三十岁的年龄,拿到博士学历,升到副总的职位,在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学业和事业上可以说一帆风顺。

    家里的父母近几年也开始着急陈慕的婚事,时不时打电话来催促着他相亲,几次相亲过后,相亲对象势利的表现使得陈慕逐渐没有了耐心,索性不在理会,顺其自然。

    其实,陈慕也想要改变自己的性格,但他的努力尽皆化作无用之功,认识的人多的记不清,反而朋友依旧是那几个。

    陈慕已经无奈的做好这样生活下去的准备时,一场变故措不及防的袭来。

    似乎往常一般的上午时间,陈慕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突然而来的一个电话让他神情慌乱了起来,在一众敬畏的目光下匆匆离去。

    那个电话是他的亲人打来的,声音急迫。

    “小慕,你快回家,你爸妈出事了,正在医院里抢救呢!”

    陈慕开着车,在城市拥挤的交通中急速行驶,引来身后一道道怒骂声,陈慕则是不管不顾,脸色苍白,额间的冷汗源源不断的顺着脸庞留下,嘴唇和手脚也因为极度的恐慌而颤抖,分不清眼泪和鼻涕的液体滴落在他昂贵的西装上。

    “爸妈,你俩可千万别出事啊!”

    陈慕心中仅剩下这一个念头。

    在陈慕的急速行驶下,慢慢的脱离了交通拥挤的城市道路,向着那个医院急速行驶。

    正当陈慕在一座大桥上开车行驶,距离那家医院不到十公里时,一个身着朴素的老人猛地从路边窜出来,趴在距离陈慕的车几米远的地面上,抬头看着坐在驾驶位的陈慕,满面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道阴险的笑容,而后装作痛苦之色捂着大腿。

    这么近的距离,加上陈慕的车速,陈慕根本来不及反应,脚掌用力踩下刹车,方向盘猛地右打,欲躲过这个老人。

    却因为车速的原因,车身猛地一翻,在陈慕慢慢绝望的眼神与老人恐惧的目光中,躲过老人颤抖着的身体,撞破大桥上的栏杆,冲进一望无际的大河中,片刻之中便没了踪影。

    大桥上,惊慌的路人中,有好心人赶忙报警,行驶过的车辆也停了下来,众人望着已经一片平静水波粼粼的河面,发出一声长叹,而后交谈声四起,讨论事情的经过。

    而那受到惊吓的老人,面容上也是恐惧犹存,站起身摸摸身体的各个部位,发现没有伤势,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而后回身望了一眼陈慕坠入湖面的位置,眼中惊慌一闪而过,低着脑袋,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目光中,偷偷溜走,远远的传来一声低语。

    “碰个瓷,还死个人...”

    当陈慕再度醒来时,陌生的老旧且杂乱不堪的屋子涌入他的眼中,旋即,疼痛欲裂的头痛掺杂着驳杂的记忆全部涌入了他的脑中,顿时,陈慕不堪重负的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

    时隔多天,陈慕缓缓从昏迷中醒来,那股陌生驳杂的记忆温和了许多,虽然还很疼,但至少陈慕能够勉强的活动了。

    经历多天,两股记忆的融合让得陈慕逐渐的明白,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一具同样叫陈慕的身体上,通过另一股记忆了解到,这是一个和地球几乎相似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陈慕整体来说就是一个Loser,出身孤儿院,被一对夫妇收养,却是发现根本不是他理想中的生活,在十四岁的年龄独自一身逃到首都,在这座大城市当中流浪,在街头学人唱歌,乞讨饭来维持生计。

    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慕凭借出色的外表被一个剧组人员看重,跟到横店,参演了许多不重要的龙套角色,生活条件也不再是饱一顿饿一顿了。

    在横店混到了十八岁,陈慕勉强攒了一点积蓄,离开了横店,来到了杭州,做起了新兴的主播,但才艺却是不过关,只能凭借外表来吸引一些不稳定的粉丝,凭借粉丝的礼物转换成现金来生活。

    陈慕正在缕着另外一股记忆中的事情儿呢,几天没进食的肚子猛地提出了抗议,注意力也从记忆上移开,无奈的目光扫过这破乱老旧的屋子,待他目光转向门口处时,脸色却是骤然大变。

    卧室的门口处,一个清瘦的小女孩静静的站在那里,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可以看出小女孩的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穿一件又脏又旧的公主裙,长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她的脸颊,那双眼睛似无力的耷拉着,凝视着陈慕。

    “卧槽”

    陈慕吓得脸色煞白,寒毛耸立,嘛呀,刚死而复生穿越了,就碰到鬼了?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玩我!

    突然,一股更为强烈的剧痛从那股记忆中袭来,让他眼前一黑,巨量的画面疯狂的涌入到陈慕的脑海中,半晌过后,陈慕才清醒过来,看着门口的小女孩,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门口处的小女孩并不是陈慕意想的鬼魂,而是陈慕的女儿,准确的信息是,以前的那具身体陈慕的女儿,现在...,是他的女儿。

    这个世界的陈慕刚刚到杭州的时候,没有什么计划和居住的地方,就在杭州遍地晃悠,认识了一个家境优秀的女孩,凭借陈慕的面貌,女孩很快就沦陷了,而女孩的面貌也不错,两人都是并不懂得什么,双双坠入爱河,结果,一个孩子便出世了。

    女孩父母也是长居国外,几年回国一次,一得知了这个事情之后,匆忙回国,怒气腾腾的将两人分开了,强迫将女孩带到了国外,把孩子扔给了陈慕,一走就是4年,从来没有回来过。

    “爸爸,茜茜好饿!”

    门口的小姑娘怯生生的看着陈慕,两只小脚却是不敢踏入房门一步,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看着门前的小姑娘,陈慕微微呆滞,我,当爹了?

    一股骨肉相连的感觉从陈慕心底升起,陈慕的心被触动了。

    这就是我的孩子!

    门口的小姑娘见陈慕不说话,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却是有些不稳的晃动,微微垂着头,偷偷的用眼睛的余光来看着陈慕,从孩子的表现上,就可以看出,以前的陈慕对待她必然是很不负责任,而且对孩子非常不好。

    陈慕面色一变,昏迷到现在至少应该有几天的时间,一个小女孩没有大人的帮助,她能吃什么,喝什么。

    想到这,陈慕匆忙的跑到小女孩身边,蹲下身体,看着又是退后一步,怕怕的看着他的小女孩,陈慕心中一酸,旋即在孩子恐惧的目光中抱住小女孩的身体。

    看着小女孩的脏兮兮下几乎血色的小脸,摸了摸有些冰凉的小手小脚,陈慕的面色瞬间凝重起来。

    孩子的身体要出问题了。

    赶忙凭借着脑海着零碎的记忆找到一袋所剩无几的大米和电饭煲、热水壶,准备给自己的孩子做一碗热粥和温水。

    正当陈慕匆忙的准备做饭时,小女孩吃力的抱着一个灌满水的杯子晃晃悠悠的走到陈慕身前,有些弱弱的又有些担忧的仰着头看着陈慕:

    “爸爸,我看你这几天没有出屋子,茜茜给你倒点水喝。”

    陈慕心中一颤,眼角微微湿润,放下手中的活,轻轻的蹲下身体,伸手在孩子头顶摩挲一下,陈慕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的手落上去的时候,孩子那幼小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刹那间,陈慕的眼角微红,轻轻的抱住孩子,小声在孩子的身边道:

    “茜茜,爸爸对不起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孩子的名字叫陈馨,小名茜茜,是孩子的母亲取的,希望孩子一辈子开开心心,嘻嘻笑语的。

    小女孩听见陈慕的声音,迷糊糊的抬起头,眼神当中有点迷惑,在她的记忆当中,爸爸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温和的语气和她说过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茜茜没有怪爸爸,爸爸不要哭!”

    幼嫩的声音自小女孩口中说出,说话间,小女孩有些害怕的伸出小手,摩挲着陈慕泛着泪花的眼角,孩子能懂的事情不多,她只是害怕爸爸,却从来没有讨厌过爸爸,因为这是她最亲的人,她就知道这些。

    感受着小心翼翼在眼睛周围抚摸的肉呼呼,陈慕心中一颤,不禁露出愧疚和幸福的笑容。

    “乖女儿!茜茜!等一会儿!爸爸给你做饭去!”

    “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