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陈希
    夜晚,凌晨时分。

    杭州公安警察局的灯光熄灭了许多,远远望去,犹如萤火般散散落落的光芒绽放着。

    时间陷入了困顿,行人寥寥,白橙色的路灯从高处倾落下来,在条条大路上留下一块块阔大的光斑。

    凉风从西面而来,向着东方刮去,带动着苍挺的树枝摇曳不停。

    警察局门口,谢绝了孙玉清和警察的送意以后,陈慕独自的走在寥寥无人,风声四起的马路上。

    马路上,仅有一道道通往远方的灯光在为行人指名回家的道路,道路两边的边侧上,品牌各异的车辆静静的放置在一旁。

    夜晚的空气中,弥漫着清香自然的氤氲气息,不是普遍的香水味,而是一种平淡中带着酥化人心的味道,让人迷醉。

    走出很远之后,陈慕深吸一口气,旋即缓缓吐出一口白雾,白雾如雾龙一般在空气中直唆而行,最终消散,直入繁星点点的漆黑夜空。

    度过了昨天有史以来最压抑的一天之后,在今天,陈慕迎来了精神气爽,心情舒畅的新的一天。

    在离开警局之前,周警官带着杨副局一齐对陈慕表达了歉意,如果网络上有什么对陈慕不好的形象,他们警方完全会庇护陈慕,发出让陈慕避嫌的消息,同时对陈慕财物上的损失也会尽全力的弥补。

    陈慕见在他们诚恳的态度上,也打消了后续的法律程序,点头答应了!

    孙玉清已经说过,他那里会弥补陈慕的损失,而且同时期的古籍也会很快的给陈慕送过来,至于吉他和玩具,他会以高价来赔偿。

    所以陈慕对警方的怒气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可是......

    和孙玉清的合作真的是对的么?

    陈慕停下脚步,站在道路旁的林荫小路上,猩红的眸子微微眯起,心生警惕。

    从刚刚的事情上可以看出,在陈慕刻意殴打苏钟明发泄怒气的时候,孙玉清只是淡淡的阻拦两句,连身都未起,或许他深知,自己的阻拦只是无用之功,所以才没有起身,但这样的人可以看出对事情都是用无比的理性对待,将事情都是揣摩透彻,另一点就是薄情寡义,毫无情感可言。

    但无论两点中的哪一点,一想到孙玉清温和的脸庞下那双淡漠毫无变化的眼睛,陈慕的心底就浮现出一抹凛然之感,和这样的人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

    富贵险中求,单车变摩托。

    孙玉清付出的筹码不得不让陈慕心动,冒一点风险又有如何,陈慕相信自己的能力,即使最终和孙玉清分裂,再一次仇视,也能在孙玉清身上撕下一层皮,况且,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筹码:系统。

    这么一想,陈慕心中警惕的念头就缓缓的放在心里。

    说曹操曹操到,随着陈慕念头的升起,系统的声音也适时响起:

    “寄主危险级别降低

    周围环境危险程度:零。

    系统保护模式解除。

    保护技能撤除,寄主身体极技能回归原有体质。

    系统扫描中...

    寄主姓名:陈慕。

    年龄:23

    身高:190cm

    体重:70KG

    力量:11

    速度:11

    耐力:10

    体质:10

    反应:14

    (注:正常人体各项平均属性数值为10点。)

    寄主掌握技能:魔术技能???(神级)、唱歌技能100点(高级)、医疗技能10点(中级)、演员技能5点(低级)、跑酷技能1点(低级)、写作技能1点(低级)、太极拳技能点1点(低级)。

    背包用品:时尚西装、运动鞋、治疗果实、魅力药水。

    扫描结束!

    系统隐藏保护模式解除,当前寄主人气值尚不构成保护模式开启,系统保护模式层次降低,半激活状态启动中......

    启动完成!”

    霎那间,陈慕体内的强大的力量和状态瞬间消失,给陈慕的身体带来了仿佛脱水一般的虚脱感,有种健康的成年人瞬间变成婴儿一般的感觉。

    但似乎,这并不是结束,随着系统保护模式的解除,陈慕似乎耗费了极大的精力和潜力,力量和精神状态都陷入膏肓,眼前的树木微微变得晃动,逐渐出现重影。

    一瞬间,陈慕的身体内似乎少了某一样东西,而且已经透支的厉害,令他虚弱到思想变得无欲无求,昏昏欲睡。

    “系统,这他喵的怎么回事?”陈慕想用力拍打一下脑袋,精神一下,却发现对手臂的掌控已经无能为力,脚步也变得晃动了起来,沉重的眼皮慢慢的落了下去,嘴也无法张开,只能用昏昏沉沉的意识挣扎的在脑海中问道。

    “系统保护系统因寄主等级不够,超负荷完全开启,寄主人气值与系统能量不足,开启条件,寄主人气值与系统能量全部清空,寄主体内潜力激活保护系统保护系统,现在寄主潜力不足,身体虚弱,即将昏迷。”

    陈慕脑海中的屏幕光芒闪烁,系统有些虚弱的声音回复着陈慕的问题。

    陈慕勉强的翻了翻白眼,最后用力的说出一句话以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我靠......”

    凌晨的车辆稀少,偶尔的极速行过。

    行人也极为稀少,几人一行,欢声笑语的匆匆而过。

    任谁也不会注意到,倒在树丛后面陷入昏迷的陈慕。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匆匆流逝而过,不掀起一丝波澜!

    林荫小路的远方,一道孤单而又厚实的身影扛着不清不楚的大物件远远走来。

    “哎呦!”

    这道身影走着走着,突然险些被不知名的东西绊倒,不禁转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旋即脸色一白,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毛骨悚然。

    “咕噜....”

    她咽了一口口水,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一条腿,将红蓝色的行李袋放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这是死人?还是鬼?

    她紧张的抿了抿嘴唇,有些傻眼,颤抖的双腿完全没有行动的能力,僵硬的看着。

    “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她苦着脸,颤着嘴唇,哀哭出声,说道。

    “鬼先生,不,鬼姐姐,我无意冒犯您的,您别在意,我这就走好不好!”她感觉还是可能撞邪的可能性高,小时候山里那些奇怪的声音让她一直相信世界上有着鬼神的东西,所以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等待了半晌,没有回应。

    “您这是同意了么?”她目光中透露着紧张,问道。

    还是没有回应!

    “那我当您同意了啊,我就先走了!”她声音很干涩的说道,旋即拎起行李袋转身就要走,但不知心里作用还是怎样,莫名的一股凉意在背后袭来,带给她一种酥麻的感觉。

    “唔...”她苦着脸放下行李袋,回过身,可怜兮兮的说道:“那我不走了,您说话,别吓我好不好!”

    还是没有声音回答她,只有一点点风声吹着树枝,在她身边做响,给她一种难言的恐惧。

    道路上,几辆开着灯光的车行驶而过。

    有人经过的感觉浇灭了一些她心中的恐惧,激起了她心中的勇气,颤了颤嘴唇,她双手合十,祈祷道:“对不起,冒犯了!”

    说着,她心脏极速跳动着的剥开树丛,小声嘀咕道:“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剥开树丛后,一个不符合常规姿势背对着她的躯体落入她的眼帘。

    “咕噜....”

    她不禁想到有个鬼片中,一个背对着人的鬼突然回过头,露出让你惊悚失魂的脸庞。

    “不...不会吧!”她强壮微笑,鼓着胆子,小心翼翼的推了下身体的肩膀,旋即迅速的缩了回去,紧张的闭上眼睛,但又眯出一道缝隙,有些怕怕的看着。

    她看到的结果是,那具身体毫无变化。

    “呼....”她紧张的舒出一口气,旋即鼓起胆子绕到前面,心中暗自苦涩:“不会遇见了一个死人吧!”

    “咦,是他?”

    借着路灯透过树丛缝隙的斑点灯光,她一眼识别出眼前这个人就是前几天给她糖果的帅气男生。

    “不会死了吧!”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这样的好人死了么?

    她伸出并不美观的手掌贴在陈慕的鼻子上,感受到两股微弱的气流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没死。”

    “喂,大哥,你怎么了?”

    她用力的拍了一下陈慕的脸,问道:“这里挺凉的,你怎么在这睡着了?”

    “喂......”

    “醒醒啊!”

    “喂......”

    叫唤了半天,她都累了,看着昏迷的陈慕挠了挠头,旋即叹了一口气,一手拽起陈慕的胳膊,将陈慕抗在肩膀上,走出树丛,拎起行李袋,毫不吃力的径直按着灯光走向远方。

    时间不知疲倦的走过,清晨金色的晨曦在东方升起,一点一点的刺透黑暗,落在清凉清新的早晨。

    一处公园的长亭里,横躺在椅面上的女孩颤了颤睫毛,慢慢的睁开眼,紧了紧身上厚厚的衣裳,旋即站起身,侧过头,看向另一边长椅上,趴在行李袋上一夜没动的陈慕,睁大了眼睛,说道:“怎么还没醒啊!”

    这也太能睡了吧!

    可是,是不是他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她有些担忧的又是探了一下陈慕的鼻息,依旧还有着两道微弱的气息传到的她的指尖。

    “喂!”

    她又是按照昨晚的方式用力的按了下陈慕的人中。

    还没醒?

    她锲而不舍的继续按着。

    “咳咳...”

    终于,昏迷的陈慕被她给叫醒了,费力的睁开酸涩的眼睛,看了她一眼,旋即头脑不清醒的坐起身,感受到清晨的寒冷,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脸色煞白,怎么感觉比昨天晚上还没有力气呢?

    “大哥哥,你醒了啊!”她收回手掌,轻轻的笑道。

    “嗯!”

    陈慕按了按头,咧咧嘴,答应了一声,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问道:“这是哪?”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个公园。”她摇了摇头,看着陈慕说道:“昨天晚上,我下班之后看见你躺在地上昏迷了,觉得挺危险的,就给你带到这里了,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陈慕对她温柔一笑。说道:“我还要谢谢你呢!”

    “嘻嘻,没关系!”她笑眯眯的眯起了眼睛,说道。

    陈慕对她虚弱的一笑,勉强的撑起身体,站了起来,旋即眼前泛白,一阵无力感袭来,又是让他坐在椅子上,无奈一笑。

    “大哥哥,你也是怎么了?”

    她有些疑惑的问道,上回遇见陈慕还是好好的呢,今天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身体潜力有些透支,虚脱昏迷了而已。”陈慕对她微微一笑,系统的事情没有办法解释,只能一切从简的说道。

    “大哥哥,那你小心点哈!”她有些担忧的嘱咐道,旋即又是不放心的说道:“大哥哥,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陈慕对着女孩摇头一笑,旋即看着她清澈干净的目光和脸上的那道伤疤,渐渐失神,莫名的好像有些熟悉,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是什么都没想到,陈慕现在的精神状态太不好了,思考能力变得无比的迟钝。

    “大哥哥,我怎么了么?”

    被陈慕盯着的有些茫然,她有些好奇的看着陈慕说道。

    闻声,陈慕缓过神来,咧嘴一笑,柔声说道:“你是个好孩子。”

    现在的社会,能够主动帮助的人真的是太少见了,原本好心的人在被坏心肠的人利用之后,他们也不再做帮助别人的事情了,而今还有好心的人存在,真的是罕见。

    “嘻嘻,谢谢大哥哥!”

    她声音清脆的感谢道。

    “谢我干什么?”

    陈慕缓了缓力气,说道:“你现在是辍学打工么?”

    听见陈慕的话,她的情绪有些失落,说道:“没有,我只上过小学,我是孤儿院的孩子!”

    孤儿院?

    莫名的熟悉感更强了,但还是回忆不到什么东西,陈慕叹了一口气,索性不再想了!

    “大哥哥,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她的目光有些暗淡,说道:“我没有朋友,他们好多人都看不起我,一听到我是孤儿院的孩子,都不愿意理我。”

    “当然不会,大哥哥也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陈慕对她柔和一笑,说道。

    这个身体同是孤儿院长大的,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有些莫名的亲切感。

    但是,这个疤?

    陈慕靠着女孩左脸上的疤痕,眉头皱在一起,暗暗想到,我是在哪里见过么?

    没有观察到陈慕的表情,女孩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声音雀跃的说道:“真的么?”

    “嗯!”陈慕笑着点了点头,和这个干净的女孩说话,陈慕真心的感觉到,很舒服,就像前世和姑姑家的孩子说话一样,亲切自然。

    “那大哥哥你好厉害啊,你穿的和长得都好好看!”女孩有些羡慕的说道。

    单纯的只有羡慕,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陈慕会心一笑,说道:“你努力你也可以的,你现在有工作么,大哥哥给你找一个工作吧!”

    “工作?”

    女孩惊的一瞪眼,苦着脸看了眼老旧时代的手机,说道:“完了完了,迟到了一定会被骂的。”

    陈慕有些疑惑,问道:“什么工作啊,这么早!”

    太阳刚起来吧,什么工作这么早就上班?

    “发传单!”女孩说道:“大哥哥,我先走了,要不然会被骂的更惨的!”

    说话间,女孩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拿出一个格子色的蝴蝶结放在头上,就要从陈慕身边拎走行李袋。

    “等等!”陈慕猛地出声,将女孩下了一跳儿。

    见状,陈慕压抑住繁乱的记忆,柔声问道:“你能把你头上的蝴蝶结借给我看看么?”

    陈慕看着夹在她头上的蝴蝶结,目光晃动,满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女孩犹豫了一下,将头上的蝴蝶结取了下来,递给陈慕,说道:“大哥哥,你小心些,这是我哥哥送给我的礼物,虽然不值钱,但是对我很重要的,这是我哥哥唯一就给我的东西。”

    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陈慕慎重的点了点头,深呼一口气,看了眼蝴蝶结上已经磨掉布料的格子色和无比干净的外表,将其翻了过来,看着一个少了一条别针的背后,心神震动,半晌无语。

    “大哥哥?”女孩看着陈慕手中的蝴蝶结,有些纠结的叫道。

    不是她小气,而是这个蝴蝶结对她来说,真的无比的珍贵,拿多少钱来换,她都不换。

    “你哥哥叫什么?”半晌后,陈慕的头脑因为这个格子蝴蝶结变得清晰了很多,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些怀念又有些期待的问道。

    “我哥哥,他叫陈慕,我小时候都喜欢直接叫哥哥的,他是我们孤儿院最听话的小孩了,对所有的弟弟妹妹都很照顾。”

    提到自己的哥哥,女孩像是将自己的最骄傲的东西拿出来炫耀一样,说道。

    陈慕心神巨震,难以保持平静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希!”女孩笑嘻嘻一副乐天派的样子介绍自己。

    旋即拿出一张老旧的照片,递给陈慕,有些期待的问道:“大哥哥,这是我哥哥,你见过他么?”

    陈慕僵硬的接过照片,看着上面笑容开朗,古灵精怪的男孩,心中万千的情绪不知道怎么表达,最终看着陈希,失禁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下,说道:

    “我...叫...陈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