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重逢
    其他孤儿院怎么样,陈慕不知道,但在他们的孤儿院,赐姓是有讲究的。

    如果孩子被抛弃的时候身上没有任何标记,那么就对应当天发现的时间当做孩子的生日,再由院长将百家姓上的姓氏放在孩子的眼前,根据孩子的表现从而赐姓。

    陈姓,这个姓氏在他们孤儿院只有二个人,一个是陈慕,另一个就是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女孩,叫陈希。

    或许是因为同一个姓氏的原因,陈慕和陈希格外的亲切,在陈希很小的时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陈希一离开陈慕就哭,不得已,陈慕就一直带着,每天带她去捡柴火,帮工......!

    就这样,陈慕和陈希就如同一个亲生兄妹一样相处。

    直到,那场不可避免的变故发生以后,兄妹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很多年前,陈慕曾经想要寻找过,偷偷的隐蔽回到孤儿院,远远的观望,却是发现旧地翻新、旧人换新人,只有那座断了臂膀的佛像依然伫立在那里,不动如山的石眸低垂下来!

    黯然之下,陈慕如同路人一样转身走过,曾一度以为再也见不到陈希的陈慕没想到在此时能够再一次的见面。

    “陈慕?”

    陈慕话落之下,陈希瞬间失去了独自思考的能力,看着眼前泪水失禁的陈慕,她僵硬的站在了原地,喃喃出声。

    眼前俊朗的脸庞上的样子和脑海中熟悉的模样对比,慢慢的,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熟悉的轮廓浮现出来,只不过那些线条变得成熟了!

    “哥哥?”

    她不敢置信的轻轻叫道,旋即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多年以来的寻找在今天毫无准备下的遇见,真的是现实么?

    陈希用力的掐了下自己的脸庞,旋即痛的一咧嘴,抬头看着陈慕,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傻丫头!”

    久别重逢的泪水顺着俊朗的脸庞流落下来,陈慕看着陈希傻傻的动作,失笑出声,忘记自己还是虚弱之身,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站起身,伸出修长的手掌揉了揉陈希干枯的长发,看着她茫然失神的眼睛,温柔一笑,眼睛酸涩的说道:“妹妹,不记得哥哥了么?”

    “真的是么?”陈希抬头看着陈慕,她的思绪此时很乱,期盼的久别重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或许还是不相信吧!

    “连哥哥都认不出来了么?”

    陈慕目光转移,落在陈希左脸上那个影响美感的疤痕,愧疚的说道:“妹妹,对不起,那时候我不应该让你干活的,对不起!”

    “哥!”闻言,陈希终于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哥哥,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扑到陈慕的怀里,激动的忍不住落下喜悦的眼泪,叫道。

    “哎!”陈慕滴落下泪水,笑着答应,反手抱住紧紧贴着自己的陈希,温馨的一笑,说道:“傻丫头!”

    多年的时间,时间并没有磨灭两人心中的亲情,也没有磨灭那些或是开心或是痛苦的回忆。

    陈希脸上的疤痕是陈慕和陈希心中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

    当年,十二岁的陈慕在那一年经历变化过的冬天承担起整个孤儿院的取暖,每天早起烧火取暖,吃过早饭后去后山捡那些埋藏在厚厚雪地下的树枝用来烧火取暖,中午,拿着冰凉的干粮填饱下肚子,然后继续着他的翻找,到了晚上,他将聚在一堆又一堆的树枝用绳子绑上连接在一起,将绳子的一头搭在肩膀上,身体向前倾斜,咬着牙,身体用力的向前挪动,身后,长长的一堆一堆树枝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繁乱的痕迹,磨平了陈慕努力的脚印。

    累的小胳膊小腿酸痛的陈慕也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可是一旦放弃,不仅他要受冻,还要连累其他的孩子们受冻,所以他在努力坚持,在其他孩子担心的目光下,他强装作没有事的样子,起早贪黑,干着一个十二岁孩子难以承受的重活。

    早年东北的冬天无比寒冷,寒风刺骨,严冬酷寒,在这片雪白的大地上,每天的温度都维持在零下三十度以下。

    陈慕每次出去都要戴上厚厚的帽子,穿上两件厚厚的衣服,穿着厚厚的裤子,穿着厚厚的棉鞋,只露出只灵气的眼睛在转动着,但即使这样,陈慕每天还是被冻的手脚冰凉,有过那么一两次偷偷的在后山上,偷偷的哭出声...

    院长是不允许其他的孩子帮助陈慕的,其他三个过了十岁的孩子也还有其他的劳动要做,不见得比陈慕轻多少,对陈慕也是爱莫能助。

    但很快,陈慕有一天早上起床以后,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小屁孩站在他的门口,张开小嘴对着手心吐着哈气,看见陈慕出来后,干净的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那就是陈希。

    陈慕曾想过不让陈希跟着自己,几次将她赶回屋里,但走着走着又是发现陈希迈着小腿远远的吊在身后,见到陈慕回头,又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无奈之下,陈慕只能让她跟着,但却是不允许她帮助自己,因为当时的陈希才刚刚七岁,而且还是个女孩子,根本没有多大的劳动的能力,还容易受伤。

    陈希也很听话,在陈慕干活的时候,坐在陈慕堆好的树枝上,带着厚厚手套的小手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陈慕干活,或许她只是害怕哥哥太过无聊,才过来陪着。

    但长久不动,陈希比陈慕还不经冻,小胳膊小腿和下巴老是被冻得打颤,陈慕见了只好装作自己热了,将比陈希身体大一些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让自己的妹妹过的暖和些。

    虽然这样,身体更冷了,但陈慕冰冷的心却是温热的起来,每天都有力量干活了!

    这样的陪伴持续了很长时间,每天都只有他们兄妹两人在一起。

    但过度的疲惫和寒冷终于让陈慕未长成的身体承受不住了!

    他的左右两肩的位置都被绳子勒出一条红色的痕迹,上面摩擦出一层破掉的皮,周围微微红肿,轻轻一碰,就带来火辣的疼痛感,而且因为长久的着凉,加上身体营养不足,陈慕也发烧感冒了!

    身体内外的伤势并没有引起院长的怜悯,陈慕当时倔强的什么话也没说,仍然继续的干着活。

    只是陈慕的身体不支持他在这么累下去了,只是干了一会儿,陈慕就感觉眼前发晕,身体无力。

    陈希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将陈慕扶到树枝堆上坐下以后,就是自己不顾陈慕的阻拦,学着陈慕的样子,翻找着埋藏在雪地下的树枝。

    七岁营养跟不上的女孩子力量上太过微弱,再加上经验不足,刚刚接触,就发生了一件让陈慕心颤的事。

    山上的雪很厚,几乎都在十厘米深以上,雪地下的一切都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那块深哪块浅,哪里有东西哪里没有,所以陈希被雪地下的一块大石头绊倒了,左脸卡在怀里树枝尖锐的枝尖,流下一道道并不深的划痕。

    见状,刚刚坐下的陈慕就是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跑到陈希身边。

    看见流血了,陈慕只好撑着疲惫的身子,拿出偷偷藏起来的几块钱,跑到很远很远的镇上,给陈希买了一小瓶消毒水和创口贴,恰好,当时是集市,陈慕顺手就拿起剩下的所有钱和地摊主人讨价还价,但因为价钱不够,只好买下了一个坏了一根别针的红格子蝴蝶结,想让陈希开心些。

    只可惜,陈慕回去的晚了,陈希的左脸在冬天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再加上冻伤,即使陈慕尽力的补救,还是留下了一道疤痕。

    原本秀气可爱的小女孩从天堂落下地狱,变成了一个丑小鸭。

    相比之下,陈希反而看的淡然,反过来笑着安慰陈慕,同时还将陈慕送的蝴蝶结待在头上。

    在之后,也就是陈慕被那家农村夫妇寄养的事了,兄妹两人在陈希受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后就分别了十一年。

    .......

    陈慕控制下情绪,拍了拍陈希的肩膀,说道:“行了,咱们兄妹两个久别重逢,别哭哭啼啼的了!”

    “嗯!”

    陈希抹了抹眼睛,松开了抱紧陈慕的手臂。

    “你那个发传单的工作别去了,哥给你找一个好工作,想干什么自己选!”

    陈慕揉了揉陈希的脑袋,说道。

    “嗯嗯,我都行!”陈希激动的点了点头,跑了这些年的愿望成真以后,她别无他求了!

    亲人是她活下去的支持希望。

    “哥,你缺钱不,我这存了有十万块钱,你要么?”

    陈希从衣服的里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向陈慕,目光纯粹的问道。

    “不用,自己留着花吧!”

    陈慕心中感动,将陈希手中的银行卡塞了回去,从陈希现在的样子就可以看出,这十万块钱是她一点一点花费了几年的时间节省下来的,现在能全部拿出来要送给陈慕,足以说明陈慕这个哥哥在她心中的重要。

    “小妹,你哥现在是大户了,走,跟大哥吃好吃的去。”

    陈慕伸手拉住陈希的手,想要拎起那个沉重的行李袋。

    但被陈慕遗忘的虚弱终于在此时发力,顿时一阵眩晕感袭来,让陈慕险些摔倒。

    “我去....”

    陈慕脚步踉跄了一下,捂着头,倾向陈希。

    “哥!”

    陈希赶忙抱住陈慕,看着他煞白的脸色,担忧的问道:“哥,你怎么了?”

    酥麻的感觉从陈慕中枢处传来,无数股的热流在他身体的各处经脉流过,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陈慕体内爬行一般,令他俊郎的脸庞猛地痛苦的扭曲了起来。

    所幸,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

    陈慕松了一口气,扭过头,抿着发白的嘴唇对陈希释然一笑,虚弱的说道:“没事,就是几天没休息了!”

    “哥,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我这有钱,你别挺着!”

    陈希挽着陈慕的手,目露担忧,她还以为陈慕是舍不得钱来治病呢!

    “真的没事!”

    陈慕摇了摇头,对着陈希微微一笑,不知怎么,陈慕的眼睛猛地一热,视野内的一切都变得更加清明了!

    “啊,哥,你的眼睛!”

    被陈慕看着的陈希猛地传出一声尖叫声,看着陈慕的眼睛,震惊的说道。

    “怎么了?”陈慕疑惑的问道。

    “哥,你的眼睛怎么突然就变红了?”陈希仔细的看着陈慕猛然变得猩红色的眼睛。问道。

    变红?

    陈慕微微一愣,这不是他昨晚的状态么?

    “系统,怎么回事?”

    陈慕在脑海里问道。

    “寄主不必担心,这是系统保护系统半激活状态的正常状态。”

    系统磁性的虚弱声音响起,为陈慕解释道。

    “啊,那我能变回去么?恢复正常?”陈慕问道,如果自己恢复不回去,那么就这个样子见人,还不把人吓死。

    “不能,系统现在等级不够,控制不了保护系统的激活。”

    系统解释道。

    “好吧!”陈慕叹了一口气,看来很长的时间内,他都要用这个眼睛来见人了!

    退出脑海后,陈慕对着担忧的陈希说道:“没事的,就是没休息好,慢慢就恢复过来了!”

    “真的么?”

    陈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样子,毕竟红眼睛的人地球上还没有呢,而且还是这么让人感到恐惧的猩红色。

    “嗯!”

    陈慕揉了揉陈希的脑袋,笑着说道。

    “对了,小妹,你等一下!”

    陈慕看着陈希脸上的疤痕,猛地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个东西,不知道管不管用。

    “系统,帮我把治疗果实拿出来!”陈慕在脑海中说道。

    陈慕险些把这个遗落在脑后的东西给忘掉,他记得治疗果实有过介绍,治疗皮肤伤势,不知道对陈希的伤势管不管用。

    陈慕放在背后的手掌上猛地绽放出一道幽光,一枚青色的果子无中生有的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治疗果实的形状类似青苹果,只不过它表面上的光泽泛着青色的光芒,带着淡淡好闻的香气。

    “诺,吃掉它!”陈慕将治疗果实放在陈希的手中,说道。

    “这是什么?”陈希翻来覆去的看着果子,好奇的问道。

    从来没见过啊!

    “这是哥哥朋友在国外找到的,能治疗皮肤的伤势,说不定对你脸上的伤势有用!”陈慕看着陈希说道。

    陈希脸上的疤痕几乎一直是陈慕心中的一根刺。

    现在如果无视掉疤痕的话,还是可以看出陈希的面貌很好看的,即使称不上绝美之姿,也算的上五官端正,干净秀气的美女。

    “那我试试吧!”陈希无所谓的一笑,或许曾经她在乎过,但很久以前她就忘掉了这道疤痕带来的影响,反而有时看着这道疤痕还是微微一笑,这道疤痕也蕴含着她和哥哥的故事。

    想开口轻轻的咬了一口,陈希眼睛一瞪,说道:“好甜!”

    “哥哥,你也吃吧,真的好甜的!”陈希将带着一个牙印的治疗果实递给陈慕,说道。

    “不了,你吃!”

    陈慕仔细看着陈希脸上的疤痕,貌似浅了一些,陈慕急忙催促道:“都吃掉!”

    “哦!”

    陈希点了点头,将果子全部吃了下去,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没有果核呢?”

    陈慕没有回答她,看着陈希脸上的疤痕,脸上满是激动,说道:“没了!”

    “没了?”陈希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左脸,旋即一僵,原本凹凸不平的脸颊此时变得无比的光滑。

    “这是我的手么?”陈希注意到自己原本茧子密布的双手此时也是变得白嫩了,操劳的痕迹仿佛梦一般消失不见,不禁茫然的说道。

    “嗯!”陈慕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暗暗赞美系统,系统出品,果然都是好货。

    “我们先坐下一会儿吧,聊聊天,然后去接你大侄女去!”

    这么站了一会儿,陈慕虚弱的身体更加无力了,不得已,再次坐在椅子上,招呼陈希说道。

    陈希揉了揉脸,再看着白嫩的手,最后看向陈慕,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乖乖的答应一声后,坐在陈慕的身边,扶着陈慕虚弱的身体。

    “跟哥哥说说,这些年你都在干嘛了的?”

    陈慕拍了拍陈希的手,微微一笑,问道。

    当初他从那对农村夫妇家中跑回孤儿院的时候,貌似就没有见到陈希,或许当时走的太过匆忙没有见到,但他偷偷回去的那次他敢打保证,陈希一定不在。

    “哥,你和强哥他们走了以后,没过多久,政府的人就来了,给咱们孤儿院发了好多玩具,好多吃的,好多的钱.......”陈希将头靠在陈慕的肩膀上,慢慢的讲述着她这些年或是开心或是悲伤的小事,将一切都分享给陈慕。

    经过陈希的话,陈慕也了解了!

    孤儿院在他们走了以后,符合国家的扶持标准,国家花钱装修,每个月都有物资补助。

    但院长仿佛在那以后变了个人一般,特别的贪婪。

    陈希架不住想念陈慕,在陈慕跑出那对夫妇家之前,自己在将近九岁的时候,偷偷的跑出了孤儿院,漫无目的的寻找着陈慕的消息。

    只是,她走过一座座的城市。她唯一的那张陈慕的照片都已经因为反复的使用而变得掉色了,也没有得到一丝陈慕的消息,直到在这里相聚重逢。

    陈慕叹了一口气,怜爱的揉了揉陈希的长发,感动的不知所言。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一路走到现在,其中的苦头怕是多的陈慕难以想象。

    说着说着,陈希靠在陈慕的肩膀上,闭着眼缓缓的睡着了,多年以来的疲惫终于在此时爆发出来,在这个让她依靠而又温暖的肩膀上,放下了所有的烦恼,嘴角带着天真的笑容沉睡了过去。

    陈慕本来还想要和多年未见的妹妹说会儿话,侧过头以后,陈慕将在嘴边的话收了回去,忍着疲惫的身体一动不动的当着陈希的靠枕。

    多年前他就是陈希的依靠,以后还会是,将来一直是!

    清风吹散了天际上的白云,露出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净化了雾气,普洒大地。

    风,徐徐而来,带动着树枝在摇曳,枯黄的树叶飘落下来,随风飘舞。

    轻风带动着枯黄的树叶飘飘而舞的拂过静坐在亭子里面的两个身影,将他们的头发随风扬起。

    英姿俊郎的男人虽面色煞白,但他硬挺的颈背却告诉所有人,他能顶立起一片天地。

    女子清秀可人,闭着眼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带着小鸟依人的眷恋!

    风带动着落叶在他们的周围飘动,似乎也在庆祝他们的久别重逢,十一年后的再度相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