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手掌
    《厉鬼》

    伴着这本书闯进陈慕的眼帘,莫名间,一种心悸的恐惧感自陈慕的背后骤然升起,那似乎是书中的亡灵走了出来,在陈慕的背后观望着。

    豁然回头一看,背后空无一物,白色的床被在静静地的安置在那里,此情此景,不自觉的让陈慕感觉这似乎是一个暗示。

    不知道是谁无聊做的恶作剧吧!

    陈慕下意识的躲避心中的恐惧,遐想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干的!

    这样一想,陈慕坐在床上,可是低头一看身下的白色的床被,又觉得坐的是针毡一般,猛地站起身。

    “哎...”

    陈慕无奈的叹息一声,这屋子中总有些一种未知的心悸感作祟,还是出去窜窜门吧!

    这样一想,陈慕转身走到门口,身体骤然一停,旋即一步两步的退回书架处,看着这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厉鬼》封面图,咧嘴一笑,说道:“拜拜!”

    说罢,陈慕将另一本书放在它的前面,挡住这个让人望而心生恐惧的封面。

    挡住之后,陈慕感觉舒服了一些,心中有着好奇这本书里面都记载着什么样的内容,又描绘着怎样的一个故事,最终陈慕还是没看,好奇心能害死猫,万一他打开这本书以后犯了忌讳该怎么办。

    如此一想,陈慕也就心安理得的放弃了观看,不是胆小,而是谨慎,对,就是谨慎。

    为了捕捉到恶作剧的那个家伙。

    转身又是从行李箱中找出两条短线,本是用作防止意外来缝衣服的线此刻也是派上用场。

    陈慕将一根短绳系在窗户口,只要窗户打开,这跟短线就会受力断掉,将另一根短线系在门的把手处,同样的原理,只要有人进过这间屋子,一定会触发这个装置。

    “任你如何谨慎,也逃不脱本猎人的手掌!”

    陈慕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得意一番后,小心翼翼的开门走了出去。

    陈慕没有去陈希和茜茜那里,而是来到隔壁的邓朝房间,他想应证一下他心中的猜测是否是正确的。

    “怎么没事来我这!”

    邓朝敷着面膜给陈慕打开门,转过身,说道。

    “呦,你这是吃醋了么?朝哥哥!”陈慕眨巴眨巴眼睛,故意装作很嗲的样子,说道。

    邓朝毫无反应,躺在床上,瞥了陈慕一眼后,躺在床上,淡淡的说道:“想吃什么自己拿,就在你右手边!”

    “哦!”陈慕随手拿一粒葡萄扔到嘴里,看着邓朝说道:“朝哥,什么时候开始注重养生了!”

    “谁让咱们是明星呢,外在形象要做好!”

    邓朝拍了拍脸上的面膜,指着床边的一个行李箱,说道:“你自己去拿两盒,面膜是你丽姐前段时间去时装秀观赏的时候拿到的限量品,挺好用的,祛痘、净化毛孔、改善皮肤......”

    “哦哦,怪不得这次见面朝哥你的皮肤好了这么多。”陈慕恍然大悟,旋即拿起桌面上邓朝面膜的盒子,看了一下,又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的脸,说道:“貌似我不需要,脸上也没什么缺陷啊,挺完美的!”

    缺陷?

    邓朝目光一僵,侧过头,淡淡的说道:“当我没说!”

    “哈哈,谢谢朝哥!”陈慕哈哈一笑,旋即看见邓朝没有注意到自己,目光一转,脚步轻轻移动到书架处。

    邓朝和陈慕的房间装置大致相同,书架摆放的是同一个位置。

    正当陈慕要看要看见书架上的书时,邓朝猛地出声,将陈慕吓了一跳儿!

    “小慕,你来我这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

    陈慕头也没回,绕到书架的正面,心中又是感到轻松又是感到压抑,口中轻笑回道。

    书架上没有陈慕料想中的《厉鬼》,而是华夏名着以及国外的一些散文集,没有关于鬼的书籍。

    陈慕真心不想让邓朝知道《厉鬼》这本书的事,这间客栈本身就不是很对劲,再加上这本书,有可能会让邓朝的心情变得不好,还是不提了!

    或许,是刚才没有注意,那种香气和《厉鬼》一直都在他的房间里吧,一切都只是巧合。

    “我跟陆导提了一嘴回到城市住酒店的提议,陆导说,很多酒店都已经满员,即使有,也没有那么多充裕的房间来提供给我们居住,让我们在这凑合一晚上,明天下午去录制。”

    邓朝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

    “好吧!”陈慕回过头,看着闭眼保护皮肤的邓朝,告辞道:“朝哥,我就溜达溜达,你继续保养,我先走了!”

    “嗯!”邓朝淡淡的应了一声,说道:“把门带上!”

    “知道了!”

    从邓朝房间离开后,陈慕没有回到房间,依次来到陈赤赤、鹿函李辰的房间。

    与邓朝相同的是,陈赤赤也在护养皮肤,陈慕和陈赤赤絮叨了一番后,又是来到了书架处,与邓朝相同。

    陈赤赤的房间门没有《厉鬼》之类的鬼书。

    鹿函则是通红着眼睛,眼角蓄着泪水给陈慕打开门,通红的嘴唇倒吸着凉气,说道:“陈慕,你怎么来了?”

    陈慕赶紧拍了拍鹿函的背部,担忧的问道:“小鹿,你怎么哭了?”

    “没事,有点辣到了!”鹿函眨巴眨巴通红的眼睛,用力的上翻,说道。

    “辣?”陈慕一脸茫然,下意识的问道。

    鹿函拉着陈慕走进屋里,从桌面上拿起一个由锡纸包着的辣条,递给陈慕,倒吸着气,说道:“陈慕,你尝尝!”

    “咦~,什么鬼东西,好多油!”陈慕看着辣条上面满满的油渍,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将锡纸剥开,感觉似乎有着一股熟悉的感觉,说道:“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陈慕,你少吃点,别辣到!”鹿函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他又不敢用手来摸,只能眯着眼睛说道。

    “这有啥的!”

    闻言,陈慕嗤笑一声,一口咬下去四分之一,旋即嚼动,慢慢嚼动,越来越慢。

    “小鹿,这就是你说的有点辣?”陈慕愣愣的看着鹿函,下意识的忘记了咀嚼,声音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

    “哈哈!”瞧着陈慕的样子,鹿函不禁大笑起来。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陈慕的脸和眼睛都变得通红,甚至眼睛很快的就和鹿函一模一样,舌头都捋不直的说道。

    “这特么是死神辣条,卧槽!”陈慕辣的都蹦了起来,泪水横飞,太特么难受了,终于知道为毛刚才看着眼熟了,这特么死神辣条一般人谁敢尝试,陈慕也就见过,从未吃过。

    “哈哈!”鹿函在一旁捂着肚子,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

    陈慕辣的脚都冒汗了,想要伸手拿水,却又想起喝水只会加强痛苦,只好咬牙放弃。

    旋即没有忘记初衷的来到书架处,看着上面也是没有《厉鬼》之类的鬼书,陈慕狠狠的刮了一眼鹿函,开门跑了出去。

    “辰哥,辰哥!”陈慕用力敲动着李辰房间的门,声音都变了,实在是太特么的辣了!

    “谁啊!”李辰还疑惑呢,这大晚上的,谁啊!

    说话间,李辰走到门口,打开门后,霍的一声跳了起来,惊声说道:“哪来的火娃!”

    此时的陈慕连嘴巴都红肿了起来,再配上辣的通红的脸和泪眼,怪不得李辰吓了一跳。

    “火娃你妹啊!”陈慕欲哭泪流的用捋不直的舌头说道。

    “这是...”

    李辰看了半天才认出这是陈慕,怎么原来一个帅气的小伙怎么现在变成一个香肠嘴巴通红脸了?

    “陈慕,你让谁揍得,被揍的这么惨!”李辰很是生气的问道,同时,心中也有些愕然,陈慕的身手他深有了解,对面能给陈慕揍成这样,身手怕是不低啊,或者...

    “陈慕,对面几个人,我去拿家伙!”李辰觉得陈慕被人群殴的可能性较高,此时以为陈慕是来搬救兵的呢,便是说道。

    拿个屁家伙,我特么是被辣的!

    陈慕对自己刚才赤裸裸的装比、自寻死路,一脸悔意,装什么,吃一小口哪里沦落到现在的样子。

    “辰哥,有牛奶么,我想解解辣!”陈慕泪眼婆娑的看着李辰,可怜兮兮的说道。

    “辣?”

    李辰一瞪眼,旋即让开身子,说道:“屋里座子上有牛奶,还有你彬...彬......”

    没等李辰说完,陈慕后腿一蹬地,动若疯兔,蹭的就窜了进去,通红的眼睛火热,连同陈慕猩红色的眸子都已经变形了,隐隐间要化作牛奶的模样。

    “李辰,你.......,陈慕?”

    正当陈慕直取牛奶之时,清冷悦耳的声音骤然响起。

    瞬间,陈慕动作一僵,目光难以置信的回过头,脸色瞬间苦了下来。

    李辰的床上,中间位置,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中,范彬彬穿着长裙、完美的脸庞正好落入正前方陈慕的眼中。

    陈慕欲哭无泪,千躲万躲,还是让人给抓住了,不对,自己送上门开的!

    陈慕低下头,犹如犯错的孩子,也不喝牛奶解辣了,跟做错的孩子一样,一步一步老老实实的走到床前,舔着脸叫道:“彬彬姐!”

    范彬彬的美眸往上一凑,倒吸口凉气,说道:“小慕,你咋被揍得这么惨!”

    陈慕一咧嘴,得,真是一家人,看我这样,都说我是被揍的,我就这么欠揍么?

    李辰也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陈慕痛苦的样子,摊了摊手,谁让你没等我说完你就进来了,不怪我!

    李辰当然知道陈慕怕范彬彬,现在还好些,放在以前,那就是鹌鹑碰到凤凰一样,那叫一个哆嗦,动都不敢动,你让他打鸟,他绝不敢打蛋的那种。

    陈慕苦着脸瞥了眼李辰,自从上回李辰被他捉弄让范彬彬特意回国以后,陈慕在微信上都不敢和范彬彬说话,更别提电话了,此时居然视频通话了,可想而知,陈慕此时心中的惶恐。

    “彬彬姐,我错......”陈慕刚要认怂,认错。

    没想到范彬彬直接打断,看着进入摄像头范围的李辰,怒气腾腾的说道:“李辰,我就说你教训一下陈慕就得了,谁让你把他打成这样子了,你看看,那眼睛,那脸,那嘴巴,你得多狠的心,给陈慕打成这样,啊?”

    “我...”

    心中本有着幸灾乐祸情绪的李辰瞬间蒙了,卧槽,躺着也中枪。

    “我没有,陈慕他是自己...”李辰急忙解释道。

    “你闭嘴!”范彬彬丝毫不想听李辰的解释,看着陈慕柔声说道:“小慕,你一会儿来首都,姐照顾你,带你去看医院看看。”

    啥,让我去你身边!

    陈慕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讪笑着说道:“我们明天录跑男,没事,我身体好,明天就恢复了!”

    他可不敢找死。

    “那你录完过来吧!”范彬彬只好说道,旋即想起什么,问道:“小慕,你刚刚要说什么?”

    陈慕眼睛一眨,好奇的说道:“彬彬姐、辰哥,你们是如何办到视频不卡的!”

    陈慕记得这地方,他手机信号都不好整,别提开流量了,而且这个客栈现在也没有热点啊!

    “我学的是IT专业,改一改IP还有静态调整.......,再加上无线网卡比较给力,就有信号了!”李辰为陈慕解惑说道。

    说了一大堆,我没怎么听懂!

    陈慕看到范彬彬又要说话,便是机智的装作痛苦装,说道:“彬彬姐,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休息了啊!”

    “行,那你......”

    范彬彬这边刚说完行字,陈慕又是用比刚刚更加快的速度跑到书架前,猩红的眸子一扫,嗯,没有鬼书。

    然后回到镜头前,对着范彬彬和李辰咧嘴一笑,说道:“彬彬姐、辰哥,我先回去了,拜拜!”

    说完,陈慕长臂一展,将桌上的牛奶全部拿走,快步跑向门外,赶紧跑。

    “陈慕,你......”李辰伸胳膊一叫,顿时间,陈慕跑的更快了,恨不得爹妈多给两条腿!

    “给我留点啊!”李辰看着瞬间消失无踪影的陈慕,喃喃说道。

    你把牛奶都拿走了,我喝什么?

    满载而归的陈慕跑到自己的房门前,辣的直接将一盒牛奶打开,慢慢的全喝了进去,才缓解下腹中燃烧的辣意。

    “啊,爽!”

    这一瞬间,陈慕以后再也不想吃辣的了,太辣了!

    缓解辣意之后,陈慕轻轻的打开门,看着门缝中的细线仍旧存在,知晓刚才没有人来过,便是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陈慕直接趴在床上,扯着嗓子嘶嘶直吸凉气,一会儿喝一口牛奶,一会儿一口,不多久,李辰的牛奶全部被陈慕喝光。

    时间过了两个多小时,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一片,陈慕才满血复活。

    只不过,已经到了即将休息的时间,陈慕下意识的忽略了鬼书的事情,走进洗手间,洗漱一番后,就躺在了床上,闭眼休息。

    “啾,喱......”

    各种奇怪的叫声在安静的黑夜从客栈后面的山中传出,清晰的在陈慕耳边响起。

    一瞬间,他仿佛回到童年时期,两个孩童时期的他在家乡的山上玩耍,聆听万物生灵的声音。

    在家乡的温暖中,陈慕缓缓沉睡过去,俊秀的脸庞上浮现出童真的笑容,似乎他回到了童年,享受那时的愉快。

    夜深人静。

    东侧的骏马、西侧的佛斋,都变得无比的安静,万物无声。

    佛斋内,在皎洁明月升起之时,老僧慢慢的睁开双眼,手指如风云骤雨般掐指捏算,突兀间,他的手指猛地一顿,面色一阵红潮升起,叹了一口气,收回手指,看着客栈三楼的位置,明亮的目光仿佛能穿透夜幕,看见里面熟睡的身影,摇头轻语:“算不出,算不出啊!”

    三楼的房间中,洁白的月光下,陈慕的眉头慢慢皱起,越来越紧,脸色也在月光下,变得煞白,毫无血色。

    窗微微晃动,带着一缕微风。

    尚未拉上的窗帘慢慢的遮住了月光,让这间屋子陷入一片漆黑。

    黑暗中,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床前停了下来,似乎在观摩着陈慕的脸庞,最后犹如无力一般伸出手掌。

    处于睡梦中的陈慕似乎有所察觉,沉寂在脑海伸出,系统荧幕上灰暗的两个技能,生存技能、综合格斗技能猛的亮起一道波纹,似乎要重新启动,但却是挣扎一瞬,再度被压制了下去,唯有一道愈发暗淡的光芒在顽强的闪烁着。

    仿佛受到影响的原因,在那只手掌来临之际,陈慕紧闭着眼睛,一只平放在胸前的手掌猛地一动,适时挥出,带着强盛的力量,刮动着周围稳定的空间,激起一阵犹如爆破一般的沉稳有力的风声。

    “啊!”

    凄厉的尖叫声猛地响起,在漆黑宁静的夜间,犹如平地惊雷般炸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