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在找我么?
    邓朝、摄影师陷入困境的时候。

    独身一人的陈慕也是抱着臂膀步履蹒跚的摸索到窗口,背部紧靠着墙壁,将窗帘拉开。

    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的瞬间,陈慕的身体一抖,双手骤然间架在身前,紧张的闭上眼睛。

    似乎感觉自己的反应过激了,陈慕嘴角抿了抿,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斜了眼洁白如雪的明月,旋即有些紧张的回过头看着眼前的屋子。

    最先落入陈慕眼帘的是数之不清的白布,在地面上铺着,桌面上铺着,各样东西上都铺着。整间屋子都是洁白的颜色,在月光的星辉下,反射着淡淡的银光,死寂、幽静、冰寒。

    紧张和恐惧的情绪稍稍平复些许,陈慕迈步走到最近的铺着白布的架子处,手掌用力的攥了攥,手指捏的发白,旋即指尖微微碰触一下,轻轻的夹住一块布料。

    白布粗糙无比,能清晰的感觉到布料上的摩擦阻碍,感觉不到一丝绸缎光滑的质感。

    触觉冰凉,犹如冬日里的寒冰一般,一缕凉意从指尖传递到心底,席卷起身心内的冰寒风暴。

    陈慕指尖突地一颤,俊郎的脸上血色全无,他想起来,这种白布的熟悉之处。

    前世的某位亲人逝去之时,他曾披麻戴孝,亲手触摸过这种布料,麻布。

    在这个年代,也只有先人逝世长辞的时候,才会需要这种布料吧!

    而今,放眼望去,整个屋子里面都是这种布料,这种只有死人时才需要的布料。

    陈慕手夹着那一块白布,此时的他连放手都不敢,生怕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本身就一个人,在黑天,一个满是白布的房间里,虽然没有任何厉鬼出没的痕迹,但对于一个相信鬼神存在的陈慕来说,他就感觉,有一双眼睛藏在不知名的角落里,玩味、戏弄的看着他,裸露着带着血丝的尖锐牙齿,舔着血液流淌的大口,就跟看着一顿大餐一般。

    陈慕扯着嘴唇,动作轻缓的放下白布,脸色苍白的说道:“鬼先生,不对,鬼...女,鬼小姐,我无意冒犯,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您说出来,我一定改,然后,您看?”

    陈慕眼角抖了抖,侧耳倾听了一下屋内的声音。

    寂静无声。

    “您不说话我就当您默认了的啊!”

    陈慕讪讪一笑,声音颤抖的说道。

    依旧沉默无声,静寂冰凉。

    “那我走了,拜拜!”

    陈慕快速的说完后,宛如背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杀一般,动若奔兔,潜力爆发而出,速度惊人的径直跑向房间的屋门。

    越是靠近,陈慕越是恐惧,速度越快,眼睛越亮。

    我马上就要逃出生天了!

    “噗咚!”

    “Duang!”

    沉闷的撞击声猛地响起,陈慕徒然摔倒在地,肩膀结实的磕在一个沙发上。

    这还是陈慕应急之后的反应,才只是摔倒,磕到肩膀,如果陈慕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可能磕到就是他的头了!

    “卧槽!”

    身体上的疼痛让陈慕下意识的捂住肩膀,痛叫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特么玩意!”

    陈慕抬头向着刚才摔倒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倒地横放的椅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瞳孔微缩,冷汗顺着陈慕的脸庞流了下来,心中的恐惧升到极限。

    刚刚明明是没有阻碍的,这么大的东西,陈慕怎么可能看不见。

    它是突然出现在陈慕的脚下的!

    细思极恐!

    陈慕感觉到,此时他的四肢已经全然不听使唤,动弹不得,仿佛被什么东西限制了一般,逐渐的失去了联系,变得僵硬,麻木。

    “鬼压床!”

    陈慕猩红色的瞳孔缩到了犹如一个红点一般,细密的冷汗如水一般流下,这种情况不就是之前那本《厉鬼》中所说的‘鬼压床’么!

    如果说,之前的陈慕对现在的处境抱有一丝节目组事先准备作局的想法,现在已经尽数消灭殆尽。

    鬼压床可以用心理因素解释,但凳子是怎么悄声无息的出现在脚下的。

    机关或者人?

    真特么让人害怕!

    身体不能动弹的陈慕就感觉背后似乎有一道吐着冰凉气息的呼吸声,在他的背后左右观摩着,在脖子周围的位置转动着。

    冰凉气息的呼吸声离得越来越近,陈慕的面皮惊恐的抽动,就在他感觉即将接触到的一瞬间,他仿佛突破了某种桎梏一般,身体猛地向前一扑,恢复正常的双腿宛如利剑一般,带着歼灭一切的气势向刚刚脖子所在的位置划过。

    “啪!”

    轻轻的一声脆响。

    陈慕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转头一看,只见一道犹如纸片般的白影飘然落在房间的白布上,融为一体。

    月光的光芒并不明亮,陈慕也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具体落在了哪个白布上。

    陈慕沉默了一瞬,旋即猛地一声尖锐的尖叫:

    “鬼啊!”

    说话间,陈慕朝着门的方向狂奔而行,顾不得什么障碍物神马的了!

    这栋别墅太可怕了,我要出去!

    陈慕感觉他现在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太尼玛吓人了,眼泪都吓得不敢出来了!

    “卧槽,谁特么干的!”

    握上门把手的一瞬间,陈慕用力一掰,旋即动作僵住了,愣愣将门把手拿到眼前,欲哭无泪。

    哪个缺德孩子没事闲的,把门把手的螺丝卸下来,还特么按在门上面!

    感觉背后阵阵凉意的陈慕也顾不上其他了,将门锁反转一下,就想开门出去。

    没想到,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陈慕再度拿起手中的旋转扭,默默无言,最终一脚踹在门上面。

    房门犹如坚不可摧的钢铁一般,触之不动,只传出一声巨响,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

    陈慕的手垂在腰侧,无力再紧握着手中的东西,门把手和旋转纽落在地面上,激起一声金铁齐鸣的响声。

    面带恐惧的转过身,陈慕倚靠在房门上,抬头看着眼前。

    窗帘缓缓全部打开,天空上的月光透过窗户全部洒落下来。

    我特么刚才开窗户跳下去多好,非得找什么门呢!

    陈慕心中深感悔意,肠子都要悔青了!

    然而下一瞬间,他愣住了,失魂落魄的紧靠在门上,仿佛要与之融为一体,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和深深的恐惧。

    房间中,莫名的一股微凉的轻风缓缓吹起,不知源头的在房间内肆虐。

    数之不清的白布宛如复生而欢歌起舞,随风飘荡而起,将房间内最原本的模样还原在陈慕的眼睛中。

    房间最原本的样子是......一间画室。

    一间阴森森的画室。

    “吱呀!”

    风吹动着两个白布半遮半掩的画架,将之推到陈慕的面前。

    旋即,白布猛地掀起,在房间的上空做舞。

    陈慕脸色突然铁青,手掌用力的紧握着,指尖泛着白色,颤声说道:“厉.......鬼!”

    如今摆在他眼前,画架上的两幅画正是客栈中《厉鬼》封面中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厉鬼。

    只不过,如今的他们变了动作,但模样仍是原本的模样。

    画中的男性厉鬼处在空旷无一物的环境中,他的眼睛漆黑如墨,没有眼白,脸色苍白如纸,黑红色的嘴唇挂着狰狞的笑容,身体由黑色的骷髅头状的黑雾构成,模糊不清,穿着红色花着冥钱的衣服,在画中,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陈慕,画纸随风而动,仿佛随时能够走出,吞噬掉陈慕的身体。

    另一副画中的女性厉鬼与之男鬼带来阴森的感觉不同,她就如同倩丽的鬼仙一般,有着难言的气质。

    《厉鬼》封面中的女鬼她是背对着一切的,而此时画中的女鬼也是正对着陈慕的位置。

    远方是霓虹灯五彩斑斓的城市,身后是一条宽阔的长河,河面上波浪荡漾,在繁星的星辉下浮动着银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在河的岸边,她面容倩丽,五官端正,目光呆滞泛着空洞的光芒,面无血色,甚至有些铁青,唇色鲜红,一行血液顺着她的嘴角流淌而下,练成一条血线。

    她漂浮在靠近河岸的河面上,一袭白衣长裙穿戴在她的身上,长裙的胸口处印着黑色干枯的血迹,裙摆处原本干枯的血液加重了一些,蔓延到她整个的裙底处。

    长裙下,是她漂浮的双腿,那双腿似乎从血河中走出,鲜艳的血红色布满在她的腿上。

    一滴滴血液顺着她的双足落下,将脚下的河面渲染成鲜血一般的颜色,被河水稀释过的鲜血随着河流的波浪蔓延到远方。

    轻风缓缓的停了下来。

    房间上空飘舞的白布犹如落叶一般落在地面上。

    画室内所有的画架都裸露了出来。

    画架上的各式各样的厉鬼画纸均是面朝陈慕,狰狞可怖的鬼脸上密布着贪婪、垂涎的光芒。

    或许,恐惧到了极限之后就是平静。

    陈慕看到眼前的这些恐怖的画稿之后,心绪反而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不再倚靠房门,陈慕踏前一步,目光环视间,伸出手在画室的右侧找到灯的开关。

    “啪!”

    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画室仍然是月光下的漆黑状态,灯没有亮。

    陈慕的面色没有变化,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书上写的似乎不是对的,你们两个居然能跟来!”

    陈慕左手揉着右手的手腕,右手用力的攥成拳,看着眼前的女鬼和男鬼,说道。

    静谧无声,画稿上的所有厉鬼看向陈慕的目光里似乎掠过嘲弄的神色。

    “嗯?”

    陈慕皱了皱眉,一滴冷汗滴落下来,但面色却是恢复如常的样子,气氛陷入了僵持。

    突然间,陈慕的脚腕处传来一阵碰触的感觉,陈慕后背一凉,低头望去,只见他的脚边不知何时出现一本书。

    这本书的封面在微弱的月光下,落入陈慕的眼睛里。

    《厉鬼》

    正是那间客栈的陈慕房间里面,书架上的那本《厉鬼》,封面完全相同。

    “呼....”

    陈慕深呼一口气,目光掠过眼前的男鬼和女鬼,看向他们身后的那些画稿上的厉鬼。

    男鬼左侧是最近的厉鬼,是一手拿着血淋淋手臂一手拿个斧子的大胖子,面目狰狞。

    陈慕根据形象分辨出,这是《厉鬼》书中,啃食人肉当做美味的盛宴的食人厉鬼。

    女鬼和男鬼的正中间,是一个老人,他头发斑白,面容虽苍白,却显得和蔼,在厉鬼中闲的最不像鬼的厉鬼。

    但陈慕知道,在《厉鬼》书中,这个鬼最擅长伪装,在夜间出动,屠戮一村,生机全无,血流成河,他是一个怨恨世间有生灵的厉鬼。

    在女鬼身后,一个古装女鬼,她是杀人祭天,以望成道之路的厉鬼。

    众画的中间,是一个附身人身,犯下滔天大罪之后由人来承受后果的邪厉鬼。

    再之后.......

    陈慕慢慢识辨出,这些画中的厉鬼全部都是《厉鬼》书中犯下杀孽的厉鬼。

    “所以说,你们是和我们一起来的,都是从这本书里面钻出来的么?”

    陈慕低下头,将《厉鬼》捡了起来,将之翻开,旋即动作僵住,看着眼前书中空白的纸张,情绪难明的说道。

    寂静无声,整个画室里面只存在陈慕的回音。

    “既然如此,昨天晚上在客栈里,我的窗帘也是你们拉上的了?”

    陈慕浑身绷紧,佯作平静的说道。

    仍然没有回音。

    “那就是说,我昨天,胳膊上的疼痛也是你们干的了?”

    陈慕左手微颤的揉了揉右臂隐隐作痛的地方,脸色微白的说道。

    “说实话,我只和人打过架,从来没有试试和鬼打过!”

    陈慕化恐惧为力量,心神紧张的摆起格斗的姿势,紧握的拳心中泌出紧张的汗水。

    陈慕的身体即使已经全力控制,但仍然在轻轻的发抖。

    “我现在就看看你们的底细!”陈慕一咬牙,眼中浮现出一道狠光,踏前一步,右腿猛地抬起,带着沉重的力量不留余力的踢向画中的男鬼。

    前有这么多的厉鬼虎视眈眈,后面坏掉的房门告诉他,此路不通。

    不管你们是真厉鬼还是假厉鬼,我都不能坐以待毙,拼了!

    “咯咯咯....”

    正在陈慕即将拼上一番的时候,一声空灵又悦耳的笑声从门外的走廊里清晰的传进了陈慕的耳朵里,伴之而来的一声声在透露着愉快的脚步声,蹦蹦哒哒的。

    声音由远及近,以极快的速度来到陈慕所在的画室附近。

    陈慕神色先是一喜,想要转身敲门,但马上动作止住了,面带愕然之色。

    这道声音不是迪力热巴和杨密的啊!

    而他们跑男团中进来的人中,只有迪力热巴和杨密是女生,那这个悦耳的女声是谁的。

    陈慕冷汗瞬间滑落而下,呼吸也停顿住了,心脏慢了半拍。

    原本轻灵愉快的脚步声和空灵悦耳的笑声此时也变得诡异了起来,阴森恐怖!

    突然间,就在笑声和脚步声靠近画室的一瞬间,猛地停住了!

    陈慕的呼吸声和心脏的跳动几乎是刹那间停顿了下来,大喘气都不敢。

    他可以察觉到,一双疑惑的目光正紧紧的从门外盯着卧室。

    这一瞬间,眼前的这些厉鬼画都变得不再可怕。

    “咯咯咯....”

    停顿了半晌后,空灵悦耳的笑声伴着轻灵愉快的脚步声从画室再度起航,逐渐远去。

    最终,完全消失。

    “呼......”在笑声消失之后,憋气憋的脸色通红即将缺氧的陈慕猛地呼吸一口气,大口呼吸,面带庆幸的神色。

    他感觉,他好像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一般。

    “这是人是鬼!”

    陈慕心绪难平的自言自语。

    这等黑天,一个荒郊野岭的荒废别墅内,除了他们这些被节目组坑来录节目的人,居然还有别人的么?

    并且还能在这个别墅里跑来跑去,还是那么快的速度!

    “真的是鬼么?”

    看着眼前的厉鬼画稿,陈慕单手捂着胸口,喃喃说道。

    “喂!”

    恰在此时,一声轻柔空灵的叫声从陈慕的前方传来。

    陈慕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刹那间,强装的脸色瞬间雪白。

    皎洁的月光下,透着窗户,一个没有影子的十六岁左右的小女孩从楼上的阳台倒立下来。

    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胸襟的位置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那里满是鲜血。

    在她清秀的脸庞上,那双灵动的眼睛中满是死灰般的色彩。

    鲜血顺着她胸襟的位置流下,淌过她的脖子、脸庞、长发,最后落在窗户的边缘上。

    “你是在找我么?”

    女孩死灰色的眼睛看着陈慕,清秀的脸庞浮现出一道渗人的笑容,发出空灵而又活泼的声音。

    “我特么曹了,真特么有鬼!”

    陈慕双目呆滞的看着这个女鬼,不知做何反应,最终双眼一番,倒地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