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在夸你呢
    处心积虑、怒气横生,因为名片差点没把陈慕给收拾掉的章少武居然没拿下露西,陈慕无语,这要你何用啊!

    露西这长相多美啊,等回国把她介绍给鹿函、林更鑫几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总比放在章少武手里没用强啊!

    “你敢!”

    闻言,刹那之间,章少武眼睛通红,似欲喷火,看向陈慕的目光里,宛如有着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不敢你妹啊!”

    陈慕翻了翻白眼,心中着实无语,章少武这个孩子明显是被露西的美色冲昏了头脑,不理智了!

    “给我吧,放你手里也没用,还不如放在有用的人手里,少武,你要懂得放手。”陈慕伸出修长的手掌摊开,安慰着章少武,说道。

    “不给!”章少武眼睛充血,手掌紧紧的捂着腰侧,坚决的说道。

    下半生的幸福岂能说放手就放手。

    瞧见章少武如此坚决的态度,陈慕叹了一口气,略有萧瑟之意的转身,说道:“不给算了,我们走吧!”

    章少武微微怔神,旋即差点痛哭流涕,老子的爱情保住了!

    不过,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章少武大脑险些缓不过来神来,想起刚才的某样事情发展似乎跑偏到了自己身上了!

    “陈慕,你妈那批,你坑我!”章少武猛地一声怒吼,妈卖批,自己是他为了转移话题杜撰出来的谎言,和事实相触碰的那码事,纯属瞎猫碰上死耗子。

    坑你妹啊!

    陈慕拔腿就跑,绕着韩新月所在的房间左右走位,风骚无比。

    边跑,陈慕还拉仇恨,义正言辞的说道:“章少武,我告诉你,你别跟着我啊,你打不过我!”

    我特么打不过你,你跑什么?

    章少武拔腿就追,赤手空拳的准备胖揍陈慕,妈卖批,脸都丢尽了,正好打一顿陈慕这个罪魁祸首来出气。

    理想很丰满,现实无比的残酷。

    林一峰、张灵玉等人抱胸看戏,唯有章少武一人紧追不舍,但陈慕和章少武两人之间的差距如同小鸟与鱼,根本追赶不及。

    “行了!”

    韩新月出声叫停,看了一眼时间,淡淡说道:“时间快到了,我们立刻出发。”

    韩新月平时以笑待人,温婉风韵,瞧不出丝毫的气势,但往往的一句严肃的话都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例如,章少武,闻言,他立刻缩了回去,唯唯诺诺,一言不发。

    “怕什么!”

    陈慕看向章少武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不就是一个宣传部副部长么,能怎样,就这样一个副部长,呵呵,不就是用来尊敬的嘛!

    陈慕屁颠屁颠的倒了一杯水,还闭眼细细感捂着杯子上的水温,之后,讨好的蹑手蹑脚走到韩新月身边,谄笑着说道:“韩阿姨,你妈别生气,章少武那小子不懂事,你多见谅,来,您喝水。”

    章少武嘴角扯了扯,心中悲切,麻麻批,你还真是无耻到无所不及啊!

    韩新月神色不动,抬手轻轻抿了一口,嘴角含笑,说道:“陈慕,你该把你那双运动鞋脱下来了!”

    啊?

    闻言。陈慕神色不舍,犹犹豫豫,看着韩新月,心中思埠,自己能不能商量一下,不换鞋。

    “寄主,还请你把西装整理平整,鞋子改为商务皮鞋,禁止衣冠不整,哗众取宠。”

    系统此刻也是对陈慕忍受不住了,淡淡出声提醒道。

    “为啥?”

    陈慕理直气壮的说道:“魔术师的装扮各有千秋,凭啥就得我穿上正常的衣服,谁规定的!”

    系统无声,似是无言以对,不过,屏幕上却是浮现出陈慕此行魔术大赛的A级任务,其中某一点要求:霸气、强势,两个要求光芒闪烁。

    陈慕恍然,四周环视着自己的衣装,手托住下巴,心中低声说道:“我觉得也挺霸气的啊!”

    系统:“寄主,恕系统直言,您那是智障威胁。”

    系统说出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尼玛!

    陈慕一瞪眼,我嘞个去,系统这是要造反啊!

    “赶紧把鞋子换了!”

    韩新月一头黑线,看着呆呆出神的陈慕,催促道。

    陈慕挠了挠头,在众人的目光压力下,叹了一口气,手背在背后,眼中升起寂寥之意,缓缓说道:“众人皆醉我独醒,凡人的目光终究是凡人,卸下包袱,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说话间,陈慕遵从众人的想法,快速换上一双崭新油亮的皮鞋。将西装的褶子捋顺,昂首说道:“准备完毕,出发。”

    “章少武,你可以把你那个塑料棍子收起来了。”陈慕带着会当凌绝顶的气魄,挥手而语。

    章少武面无表情,淡淡提醒道:“我这是实心的刚棍。”

    陈慕眼角抽搐,卧槽,有杀气。

    “胡谷,我知道你当过兵,你离我这么近干嘛!”陈慕侧过头,咧嘴一笑,说道。

    胡谷憨厚一笑,淳朴朴实,伸出宽阔的手掌,上面厚茧密布,拍了拍陈慕的肩膀,露出一口大白牙,说道:“哥俩好。”

    陈慕呆滞,旋即露出人畜无害的淳朴笑容,和胡谷抱着肩膀,心中则是低声说道:“这货一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胡谷笑容淳朴阳光,就似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和陈慕抱着肩膀,宛如熟识多年、感情深厚的朋友。

    “林一峰,你咋还玩刀呢!”

    陈慕突然觉得背后升起一道冷风,回头一看,汗毛乍起,险些跳了起来,扯着嘴角,问道。

    “啊?”

    手指把玩着花刀的林一峰抬头一看,露出柔和的微笑,手中的花刀犹如他身上的肢体一般随心所欲,在手指的缝隙中划过一道道银色的锋锐痕迹,刮起一道道尖锐刺耳的风声,在众人耳边乍响。

    “咕噜....”

    陈慕咽了咽口水,将搭在胡谷肩膀上的手臂收了回来,旋即就要掖开胡谷的手臂,然而,突兀间,陈慕一愣。

    “老哥,你要干啥?”

    陈慕侧头,愣愣的看着胡谷,问道。

    胡谷憨厚一笑,说道:“哥俩好!”

    好你妹啊!

    陈慕差点没哭出声,手掐着胡谷坚硬如铁的胳膊,梗着脖子说道:“你松开我!”

    胡谷憨厚一笑,说道:“哥俩好!”

    “.....”

    麻麻批,果然,这货就是扮猪吃老虎的顶级高手,防不胜防啊!

    陈慕欲哭无泪,指了指脖子上的胳膊,再看着林一峰手上玩耍跳跃的花刀,双眼泪汪汪的说道:“哥俩好,你妹的,你还锁我脖,是不。”

    胡谷憨厚一笑,继续说道:“哥俩好。”

    好你大爷。

    陈慕险些痛骂出声,眼睛一瞪,说道:“你松开我!”

    说话间,陈慕一阵挣扎,只是可惜徒作无用功。

    突的,陈慕动作一僵,眼中升起回味之色,麻麻批,这个剧情咋这么熟悉呢?在哪看见过啊!

    只是现在,事不容缓,林一峰和章少武已经在靠近了!

    “陈慕,我松开你行,但是你别动。”胡谷突然松口,憨厚一笑,说道。

    这对陈慕而言,无异于是福音,忙不迭的点头,眼泪汪汪的说道:“行,你先松开。”

    胡谷听言,满意的松开了对陈慕的锁脖。

    感受到脖子间,力道的松弛,陈慕奋力挣开,拔腿就跑。

    “我不跑?一动不动是王八。”

    危机时刻,陈慕岂能不动丝毫,打开房门,风驰电掣,极速离去。

    远远的,陈慕的声音传播过来。

    “时间快到了,我们出发。”

    韩新月房间内的众人对视一眼,陈慕这死孩子咋撩的这么快呢,跟个兔子似得。

    “出发吧!”

    韩新月看了眼时间,整理一下衣装,对众人说道。

    “好...”

    “出发!”

    待众人走出房间后,陈慕正襟站在电梯门前,面相严肃,如同出征的战士一般,屹立在那里。

    韩佳佳的目光愈加奇怪,几度想要远离陈慕,这个人应该是有神经病。

    “别闹了,认真点。”唯有韩新月看见陈慕的模样,联想许多,淡淡嘱咐过后,带着众人走了过去。

    电梯门前的陈慕,嘴角噙着一抹邪异的微笑,冷眼看着眼前的两人。

    韩新月等人瞧不见的电梯死角,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正在电梯外,紧靠着着电梯的墙壁,和陈慕对视着。

    “华夏功夫的华夏小子!”

    比利亚·迦斯目光狂热激动而又隐隐惧怕,看着陈慕,说道。

    突然偶遇到陈慕,比利亚·迦斯恢复正常的腿隐隐间又是传递而来一股疼痛。

    德克尔也是一脸警惕,紧紧靠在比利亚·迦斯的身旁,两人如同两个受惊的鹌鹑一般,陈慕昨天出手的恐怖程度在他两人心中已经形成一道阴影了!

    太恐怖了!

    陈慕撇了两人一眼,低垂下眸子,不语,静静等待韩新月等人的到来。

    在他看来,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只不过是两个没有展露实力的魔术师而已,丝毫没有交谈的兴致。

    而且,双方或多或少存在仇怨,聊天,找不痛快么?

    “陈慕。”韩新月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招呼陈慕一声之后,扫过死角处的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微微点头一笑,展露出华夏的礼仪。

    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作为要参加魔术大赛的魔术师,昨日的狂妄之言虽有夸大,但不妨证明比利亚·迦斯的实力的确不凡,获得了魔术大赛的肯定,度过了初选。

    此时的他们,黑色庄重严肃的西装,平顺整齐的黑衬衫,被弹过的皮鞋,油光发亮的头型,完全如同一个上层社会的高端人士。

    “这不是昨天电梯里面装比的两个外国人么!”章少武上来就来这么一句。

    多亏说的是国语,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听不懂,如果是英语,估计他俩拼命的心都有。

    “别这么直接。”

    陈慕侧过头,严肃的脸庞上浮现出正经的神色,说道:“委婉一点。”

    众人:“......”

    你俩考虑过听不懂国语的那两个老外的感受么?

    章少武怔了怔神,旋即作辑,摊手不服气的说道:“你来!”

    “我来就我来!”

    陈慕咧嘴一笑,突然很是热情的看着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面带友好之意,只不过,说的话可并非是好话:

    “你们两个智缺,回家和泥巴去吧!”

    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面面相窥,同是浮现出懵比的神色,这人说啥呢,咋一句都听不懂呢!

    “会华夏功夫的华夏小子,你在说什么?”比利亚·迦斯脸上也是露出友好之色,他根据陈慕刚才友好的表现,猜测出,陈慕应该在说什么好话。

    陈慕微笑的用英语说道:“我刚才夸你们两个真的很优秀,很帅气。”

    “谢谢。谢谢。”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对视一眼,心中都认为自己的猜测成真,满意的用生疏到极致的国语,临摹着陈慕的话,自语说道:“你们两个智缺,回家和泥巴去吧,你们两个智缺,回家.....”

    反复重复多遍,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满意的点头,对陈慕微笑表示感谢,说道:“谢谢你对我们两个的夸奖。”

    陈慕眼角不受控制的抽动,咧嘴说道:“不...用谢,没事。”

    骂别人再享受他的道歉,感觉似乎并不是很舒服啊,陈慕心生歉意,可是,谁让你俩昨天那么狂呢!

    这么一想,陈慕歉意顿消。

    章少武愣愣的看着,心中首次感觉自己不如陈慕,这水准,真滴是高,骂的人狗屁不是,还能享受感谢,真的是一般人做不来的。

    林一峰、胡谷、张灵玉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完全懵比的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太可怜了,被人骂了还以为是夸他俩。

    只不过,昨天两人动不动就要打人的形象可是令他们很是不喜,他们也乐得看他们的糗事。

    “你魔术不是很牛比么,你再跟我嘚瑟啊,我跟你说,你就是牛身上的排泄物,跟那啥沾不上关系。”陈慕咧嘴一笑,脸庞温和,口中却是狠狠说道。

    说罢,陈慕还将电梯门打开,友好的为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谢谢!”

    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仍然以为陈慕说的是好话,真心的衷心感谢,昨天两方还有仇怨,万万没想到,对方以德报怨,真的是好人啊!

    “高!”林一峰、胡谷不得不服,对陈慕竖起大拇指,太牛了,这两个老外就如同傻子一般被耍的团团转。

    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疑惑的看向林一峰和胡谷,这两人啥意思。

    林一峰和胡谷咧嘴一笑,双手转过方向,对准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二人,学着陈慕,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个智缺,你俩被耍了!”

    智缺?

    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面色恍然,智缺,这是好话啊!

    “谢谢,谢谢!”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对二人表示衷心的感谢,太感动了,华夏人真好。

    “佳佳姐,这两个老外好像傻,不知好坏话!”

    张灵玉凑到韩佳佳身边,有些可怜的看着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嘟着嘴巴说道:“我要提醒他们一下么?”

    陈慕脸色一变,转过头捉急的说道:“小丫头,你可别卖队友啊,我还没玩够呢!”

    卖队友?

    张灵玉疑惑的歪过小脑袋,看着陈慕,不解的点了点头。

    韩佳佳目光在陈慕和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两人身上来回扫过,心中突然升起一道明悟。

    陈慕这人,是个祸害。

    恰在此时,章少武面色微白,犹如败军之将,摇头叹息,说道:“这个事情告诉我,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

    韩新月细长的柳眉眉毛微抖,终于,有个人被陈慕给带歪了么?

    反之,林一峰、胡谷、张灵玉、甚至韩佳佳。四人呼吸均是一滞,难以想象,以后会不会也出现陈慕这么一样的贱人,用他们不会的语言以友好的方式来辱骂他们。

    微微一想,不寒而栗。

    “谁要是以后跟我这么说话,我不论好坏,直接揍之。”章少武用力攥了攥包裹里面的刚棍,看着陈慕,警惕的说道。

    别人没有,现在就防着点这个贱人吧!

    林一峰、胡谷对视,皆是看清对方眼中的意志,遇见这种情况,直接一拳撂倒,先别扯有的没的。

    “赶紧上来,时间快到了,墨迹啥呢!”

    陈慕对众人催促,没好气的说道。

    “来了!”

    众人皆是走上电梯,随着电梯下行。

    电梯向下的过程中,陈慕很‘友好’而又‘热情’的对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表示出充分的尊敬。

    例如......

    “你是傻子还是智障,我在骂你,不对,我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我在教育你,你听懂了么?”

    “点什么头点头,说话,叫叔叔,别客气,我能承受住。”

    “你俩为啥要逼我说你俩呢?昨天不是很屌的样子嘛,说话啊,说人话,有能耐说华夏语。”

    在陈慕热情的攻势下,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一脸懵比之余,也是费解,你夸我俩,为啥不用英语啊!

    终于,到达一楼以后,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两人忙不迭的感谢让陈慕感受到受之有愧,不忍心与之同行。

    离别之余,陈慕终于说了句人话,说道:“你们是好样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完全碾压我等。”

    比利亚·迦斯拥抱了下陈慕,热泪盈眶,说道:“你是个好人。”

    “噗!”

    章少武、林一峰等人皆是没控制住,一口口水喷到地上,在比利亚·迦斯、德克尔的目光下,强自解释道:“呛到了!”

    “哦!”

    比利亚·迦斯回过头,对陈慕说道:“谢谢你的夸奖。”

    陈慕勉强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再见!”

    比利亚·迦斯、德克尔转身离去,陈慕在背后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怎么感觉很是愧疚呢,哎,罪过!罪过!”

    林一峰、胡谷、章少武眼神奇怪,麻麻批,刚才咋没看你有愧疚的情绪呢,话说的要多连贯,就有多连贯,骂人都不带重样的。

    “无耻!”

    “流氓!”

    “败类!”

    “下流!”

    “......”

    韩佳佳终于忍受不住,对陈慕表示鄙视,随之,张灵玉、林一峰、胡谷、章少武几人也是破口鄙视,毫不留情。

    “嗤...”

    陈慕嗤笑一声,转过头,说道:“你们就是等级太低,不懂的我这个高手的心境。”

    “谢谢啊,慕,我们以后再见!”

    即将脱离开陈慕视野嗯比利亚·迦斯回过头摆手,说道。

    德克尔也同是回头,很是感动的说道:“谢谢你,陈慕。我一定会用你们华夏的语言来丰富自己,和朋友交流,我们日后再见。”

    陈慕:“.....”

    章少武、林一峰、韩佳佳等人:“.......”

    半晌后,陈慕压了压手,咳嗦一声,说道:“你们看看,基本操作,别激动,都坐下。”

    林一峰等人扯嘴一笑,同情的看着比利亚·迦斯、德克尔的背影,莫名的感受到他们未来的凄惨。

    碰上陈慕这个贱人,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十辈子的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