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百组
    黑边的巨大屏幕被漆黑的绳索固定在悬空的位置,使得在场的观众都均可看见。

    数之无尽,如同乱码般的魔术师之名在散着白昼亮光的屏幕中缓缓绕行,宛如深不见底的漩涡,将名字拉的或长或短。

    时间一晃,十秒度过。

    屏幕上的名字缓缓固定。

    十行巨大的字体被浮花所修饰,奥秘的蓝色极富科技感,犹如流水的蓝色液体在每个名字周围流淌,宛如活过来一般。

    每行字体前,修幅着阔大的大字,从一致十组的字样。

    每组名单公布。

    陈慕、林一峰、章少武等人抬头望着,等待其中属于自己的名次。

    不仅是他们,其他的魔术队伍也在抬头看着,或是期待,或是紧张,或是等等的心情。

    期待已久的大赛正式来临。

    第一组魔术师选手确定。

    艾尔逊、福克莱斯.......,十位魔术师。

    第二组魔术师选手紧接着确定。

    弗雷尔、加特......,十位魔术师再次确定。

    紧接着,第三组,第四组,......,直至第十组。

    然,林一峰却触之不动,目光定格在第三行的一个名字上。

    陈慕察觉奇异之处,抬首一望,眼睛微微一眯。

    第三组的魔术师排行,赫然存在着一个显眼的名字:马尔斯。

    林一峰着重说过要留给他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马尔斯和林一峰之间有何恩怨,不过作为队长,陈慕必然偏向林一峰。

    “别忘了,这个人,留给我!”

    半晌后,林一峰微低着头,传出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会和你抢的,放心。”

    陈慕咧咧嘴,大大咧咧的做下决定,说道。

    陈慕和林一峰的对话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许多魔术师都在紧盯着上面的名字。

    前十组翻阅而开,上面没有任何陈慕等人的名字,都是镁国、英国、寒国,以及一个不知名的小国。

    屏幕再一次翻开,排在第十二组的名次里,陈慕的名字赫然排放在列。

    观众席前排的韩新月见状,不动声色的翻开电脑,将记载下来的资料翻阅开来,对着屏幕上陈慕的对手,进行资料的查找。

    半晌后,韩新月面色依旧令人感受到温暖的将电脑关闭,不动声色,淡笑而望。

    周围,想要借此窥探一下陈慕实力的国外媒体、观众都是眉头一皱,毫无头绪。

    紧接着,华夏队伍的章少武、林一峰等人皆是名列其上。

    章少武,第二十一组。

    林一峰,第三十三组。

    韩佳佳,第五十六组。

    胡谷,第七十六组。

    张灵玉,第六十八组。

    一千人,每组十人,一百组很快分布完毕。

    为确保大赛进行的速度保证进行。

    会场内的五座表演台全部展开,可同时进行五场五组的比赛。

    每组比赛排名,按照排名而来。

    组中排名第九名与第十名进行第一场比赛,排名为随机进行,但比赛的制度采用的是排名相近。

    相反,比赛的每五组而是由随机进行。

    当排名落下帷幕后,男主持人挽着袖子,露出金灿灿的手表,从幕布后面走出来,很是高兴的说道:“我找到了!”

    “至于你们的伊丽莎白·约翰塞莉女神,别想了,刚才帮我找手表,吃了不少的灰,回去补妆了。”男主持人摆了摆手,为自己的独自上台,展现出完美的借口。

    台下的伊丽莎白·约翰塞莉笑容微僵,旋即对台上的主持人威胁的秀了秀玉手,握成拳状。

    男主持人宛若没有看见,依旧阳光灿烂的样子,为自己没有丢失的手表而开心。

    “现在,有请我们世界魔术大赛,精深的评委老师,上场。”

    男主持人大臂一挥,传出发自内腑般慷慨激昂的声音。

    五座表演台,正对着的位置,在观众席之前,赫然各自摆放着四个散着蓝光的座椅,炫酷、严肃。

    二十名精神抖擞、妆容梳理井井有条的正装瑛、珐、镁等国的年老男女面色温蔼的从入口走出,各自分开,走到属于各自魔术表演台前的位置,正襟就坐。

    “说起来,这几位评委老师乃是魔术界的前辈了,他们之中年龄较长的评委老师甚至亲眼目睹世界魔术大赛的成立,从开始到如今,一直陪伴,保持公正的态度,不仅严外,而且律己,现在让我们欢迎我们可敬的评委老师。”

    男主持人眼角泛红,激动的更是似要膜拜,声容并茂的说道。

    “哗~”观众席,排在前列的观众豁然起身,传出有力的响声,随着前排的起头,整片观众席传出激烈的声音,激动人心。

    二十名刚刚坐下的年老评委再度起身,回头行礼,微微一笑,透露出平和的温蔼。

    介绍完上场的评委老师,男主持人侧抬起头,一指头顶那块科技感十足的屏幕,面带神秘的微笑,引人入胜的缓缓说道:“那么,接下来,就到了我们激动人心的时刻。”

    “到底是谁,将有幸在我们2017届世界魔术大赛中拔得头筹,荣幸成为第一个表演的魔术师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耶~!”

    话音落尾,男主持人带着激昂的情绪,热烈的叫喊。

    “呜吼!”

    观众席中传出狂野的叫喊声。

    “砰!”

    光芒骤然一暗,会场内外陷入一片阴暗,但观众席却是不见恐慌。

    屏幕上,和会场边缘的蓝色超炫线条犹如灵活的小鱼般游动不停,在会场内穿梭,勾勒出一道道蓝炫科技的画面。

    “酷!”

    蓝光下,倒映着微微色彩的观众席中,激动的声音层出不穷。

    屏幕上,黑白色的画面一闪而现。

    1992年,英国。

    一群穿着正装,手拿魔术棍,面色虔诚的男男女女走在只有黑白色彩的大街上,不稳定的波纹时不时略过。

    他们长途跋涉,啃着难以下咽的干粮,穿过交战的战场,终于会见了常人难以一见的政府领导,但因为魔术的欺骗性,它被国际所否决,那一行人陷入一度的迷茫。

    最后,是一个高大威猛的胖商人被他们的态度所打动,尽心竭力的为世界魔术大赛的形成付出百倍的努力。

    他们成功了,在1993年的时候,他们度过海岸,穿过各国,成功的组建了世界魔术大赛。

    也由那一年,出现了世界魔术大赛史上第一个魔帝。

    屏幕再换,在1994年。

    一个被黑色斗篷遮掩住的高大身影出现,当时任何的科技都窥探不了他的面貌,神秘无比。

    他从始至终,举止文雅,如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般。

    但,他的实力极为强悍,任何魔术型的比赛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分钟时间的问题,他不设悬念,也不说话,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造成一个让人永世难解的魔术。

    他步步紧逼,轻而易举的击败刚刚获得荣誉一年的第一魔帝,获得魔帝的名讳,随之消失不见。

    在之后的五年里,他接续出现,打败了众多世界魔术大赛没成立之前的荣誉魔术师,甚至击败当时实力最为强悍的几位未署名魔帝,镇压一个年代。

    在这时,这位不曾露面的魔术师获得一个让人惊破眼球的荣誉,真正的魔术师。

    2000年,这位未曾谋面的魔术师没有出现,被一个侥幸心理的魔术师获得这个魔帝荣誉。

    这一年的事,也激起众多放弃希望的魔术师,在2001年,无数曾经名震一方的魔术师聚集在世界魔术大赛,争夺荣誉。

    随后的时间里,在神秘魔术师压制之下,被击败的魔术师连续不断地涌现,曾经被神秘魔术师击败的几位未证明魔帝,在他消失之后的时间里,正式正名,不过,在他们头上,一直存在一个瑕疵,被神秘魔帝击败后的魔帝。

    屏幕中,每一年世界魔术大赛的最终决战和每一位魔帝的样貌以及资料都在简短的闪现而过,激奋人心。

    最后,屏幕上,出现一行英文。

    那么,今年的魔帝,是谁呢?

    顿时间,场下的一千名魔术师不由自主的传出一阵细微的声音。

    那是心潮澎湃的紧张,和冲动。

    场下的陈慕撇了撇嘴,他对此倒并未有什么感触,只是对那个连冠六年的魔术师感到好奇,如此一个实力强悍的魔术师不图名不图利,他要干什么?

    而且,貌似这道身影有点熟悉呢,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陈慕手拖着下巴,暗暗思忖。

    悬在半空的屏幕旋转,一百组形成乱码,在屏幕上翻滚,最后,缓缓定住。

    五个现如今比赛的五组魔术师出现在屏幕上。

    第十八组、第二十二组、第二十五组,第五十六组,第九十八组。

    五组魔术师出现。

    陈慕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刚刚有一瞬间,他所在的组停顿了将近0.3秒的瞬间,他还以为自己的初赛会在今天结束呢!

    可惜了!

    陈慕无奈,这么比下去,怪不得以往的比赛都需要那么久远的时间。

    “佳佳姐,比赛的小组有你的小组哎!”张灵玉的小手抱着韩佳佳的玉手,小脸上激动的通红,看着屏幕上的小组名字,雀跃的叫喊道。

    章少武、林一峰两人咧咧嘴,均是有些羡慕,小组线的出头对他们来讲,难度不高,所以尽量早完事比较好,而现在,他们两个都落选了,六人中,唯有韩佳佳一人参与比赛。

    “韩佳佳,要不那个,咱俩换一个名字,我去参赛,你歇着吧!”陈慕屁颠屁颠的走到韩佳佳身边,人畜无害的眨了眨大眼睛,说道。

    “陈慕哥哥。”张灵玉松开韩佳佳的胳膊,抬着可爱的大眼睛,和陈慕大眼瞪大眼,撅着小嘴巴说道。

    “小灵玉,怎么了,有事你说。”陈慕侧过头,微微一笑,说道。

    张灵玉这个孩子年龄最小,他们都不由自主的想保护她,把她当成一个被宠爱的小妹妹。

    张灵玉突然之间做了一个鬼脸,耷拉着小脸,说道:“卖萌可耻。”

    “砰....”

    瞬息之间,陈慕似乎受到了五雷轰顶的伤害。

    卖萌?可耻?

    陈慕欲哭无泪,对着个调皮逃跑到韩佳佳身后的小丫头狠劲咬牙,说道:“你这丫头,谁教你的?你咋学坏了呢?”

    张灵玉躲在韩佳佳背后,摇头晃脑,说道:“进赤者赤,近墨者黑,当然是和你学的。”

    陈慕咧咧嘴,网起了袖子,招了招手,人畜无害的露出笑容,柔声说道:“来,灵玉啊,上哥哥这里,来!”

    张灵玉不屑的撇撇嘴,在韩佳佳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露出头,顺道:“陈慕哥哥,你是把我当成傻子么?”

    陈慕迈进一步,说道:“你不过来我就过去了啊!”

    “行了,多大人了,还和小孩子玩闹。”韩佳佳看着靠近的陈慕,蹙着眉头,清冷的说道。

    陈慕动作一僵,心中:“xhch....”

    天地良心,明明是自己被欺负了好不好。

    “至于改名的事情,只要你不认为自己是个傻子就不要提了!”

    韩佳佳牵起张灵玉的小手,淡淡的说道。

    陈慕无奈的摊了摊手,自己只是想让韩佳佳放松一下,没想到人家的心态跟个冰山一样,触之不动,自己反而差点没被冻死。

    “哒哒哒!”

    轻缓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渐渐走进。

    谁?

    华夏队伍心生疑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带着黑色西服牛仔帽,黑白流浪客装扮的亚洲男子走了过来,他脚上的皮靴声音轻缓,但足矣吸引他人的注意。

    这人谁啊!

    陈慕眨了眨眼,上下看了眼对方的装扮,扯了扯嘴角,这是魔术大赛,兄弟,不是西服牛仔大赛,你这是要干哈呀!

    “你就是韩佳佳?”

    来人的目光扫过陈慕,无视掉他人,落在韩佳佳的身上,眼中掠过一道惊讶的光芒,似是没有想到韩佳佳会如此漂亮,随即开口问道。

    韩佳佳清冷的眸子淡淡的看向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是!”

    “长得挺不错的,我劝你弃权吧,别上去丢人了!”

    来人目中微微露出不屑之色,侧头说道:“还有你们,都直接弃权吧,你们华夏国每年来丢人的人还不够多么?”

    这是哪个煞笔?

    众人愣愣的看着他,面色逐渐难看,欺人太甚了!

    “想让我弃权,那就拿出你的实力,不然,淘汰的会是你。”

    韩佳佳面不改色,万事不波澜于心,淡淡的反驳道。

    来人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你的话了,我叫安嘉逸。”

    “我不喜欢记得陌生人的名字。”韩佳佳移开目光,清冷的开口说道。

    安嘉逸脸色一僵,似乎没有想到对方这样回绝自己,不由脸色比较阴郁,轻轻一哼,旋即移开目光,落在陈慕身上。

    “你叫陈慕?”安嘉逸微微仰视着陈慕,冰冷冷的说道。

    “有事?”陈慕脸上的笑容退散,咧嘴问道。

    “你太狂了,这里不是你嘚瑟的地方。”安嘉逸冰冷冷的说道。

    陈慕微微诧异,侧过头猛地怒怼说道:“我说话用你家土地了?跟你有啥关系?”

    “我来此只是警告,告诫你们最好现在弃赛,不然受欺负了别找妈妈!”安嘉逸脸色阴郁,隐隐发黑,憋着闷气说道。

    “放心,放心。”

    陈慕安慰的说道:“连你这个穿着西服牛仔的奇怪魔术师都能在这,我自然也能行。”

    安嘉逸脸色彻底黑掉,狠狠瞪了一眼陈慕,用不熟练的华夏语说道:“煞笔。”

    “这就是你所具有的品德?我还以为很高尚呢!”陈慕撇嘴,啧啧出声,说道。

    “你的结局会很凄惨。”

    安嘉逸落下一句狠话后,脸色发黑的转身离去。

    “喂,你是寒国人吧!”

    陈慕在他背后猛地出声说道。

    “没错,我是大寒民族的。”

    安嘉逸回过头,骄傲的说道。

    “哦!”

    陈慕点头恍然,旋即咧嘴,憨厚的说道:“我那组有一个韩国人,好像,你要是认识,就让他尽早准备回国机票吧,毕竟,时日不多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