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五十章 魔帝睁眼
    “我最后重复一遍,你自己弃权吧!”

    安嘉逸上台便是充分的表现出对韩佳佳的蔑视,说道。

    台下的陈慕耳朵轻轻一动,微微睁开眼看了眼台上自信无比的安嘉逸,旋即又是闭上,低声说道:“智障!”

    林一峰、章少武、张灵玉、胡谷四人无语,这货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啊!

    偶尔间歇性的爆发,自己不会觉得很奇怪么?

    表演台上。

    韩佳佳气质清冷,万物不侵一般,抬头瞥了一眼安嘉逸,双手交织在身前,静静等待比赛的开始。

    安嘉逸静待了半天,没有等到韩佳佳的回音,不由得脸上升起一丝尴尬。

    无人理会的场面,的确让人很不舒服。

    “你......”安嘉逸的眼睛一瞪,刚欲发难。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男主持人的一句话打断安嘉逸激起的愤怒。

    其他四座魔术表演台上,八名魔术师的魔术风格各有千秋,台上的竞争气氛浓厚的让人心情激动而又压抑。

    台上的魔术师都有着台下某些观众的拥簇。

    相反,韩佳佳和安嘉逸所在的魔术台上不同,两者之间的距离上宛如加上了一层无形的隔离带,割破了这个空间,分持两方。

    安嘉逸所采用的竞赛方式是扑克牌,一盒崭新的扑克,他将五十四张牌摊开,同是露出背面,让人可以看到,扑克牌是没有毛病的。

    韩佳佳没有着急和安嘉逸进行竞赛,抬头微微扫了一眼神情自傲的安嘉逸,双手放在自己身前的桌案上,洁白的双手和漆黑的魔术帆布相衬。

    “我不会手下留情。”

    安嘉逸依旧神情骄傲,瞥了一眼韩佳佳清冷干净的俏脸之后,精心准备自己的魔术。

    洗扑克的声音穿过麦克,传入现场观众的耳中。

    瞬息间,场上的寒国观众和寒国正在观看电视的韩国人民都是发出激烈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场下的陈慕眉头突然皱起,仔细的聆听过后,缓缓低声说道:“洗牌的声音不对,那冲扑克牌有问题。”

    陈慕清晰的听到,洗扑克的声音较之正常的扑克声音,明显厚重,而且沉闷,与正常洗牌时清脆、快速翻动的声音不同。

    常人难以听清其中的差距,唯有经常接触扑克的人或许才能感受到声音的别样。

    国际扑克的质地、重量、大小都是相同的,如果出现问题,唯有在安嘉逸的身上。

    “这人胆子挺肥啊,敢玩灯下黑。”陈慕面色诧异,安嘉逸这个人,陈慕承认小看了他一丝丝。

    安嘉逸在台上丝毫不知,自己所要表演的魔术,其中的奥秘已经尽数被陈慕猜测出来,他仍然自信心十足。

    “我从小钟爱魔术,接触最多的就是扑克牌。”

    安嘉逸边洗着扑克牌,边发出长大了的感慨。

    “我当初最常见和最喜欢的扑克就是黑桃a,也就是它。”

    安嘉逸看也不看手中的牌,随手抽出一张扑克牌,正是一张黑桃a,对着观众席上的众人说道。

    “哗....”

    观众席的观众惊讶出声。

    “而我好奇的心理又是极强,所以我想把黑桃a变成黑桃k。”

    安嘉逸将扑克牌放到桌面上,双手合十,彻底的掩盖宗桃a这张扑克牌,随即轻轻揉搓,再度打开,一张黑桃k出现在他的手中,安嘉逸指了指,说道:“也就是它,你们看,我成功了!”

    观众席的观众用了眨了眨眼,一脸茫然,怎么办到的。

    台下的许多魔术师也目含思索之色,目光慎重无比,安嘉逸的表演给他们带来了压力。

    “我们大寒民族有一句古话,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我只能舍弃一个喜欢的,然后变成一个我真正喜欢的。”

    安嘉逸将黑桃a和黑桃k放在手中的扑克里,轻轻的洗了两下,旋即摊开,只见五十四张黑桃a全部出现在桌面上,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卧槽!”

    观众席中激动的声音响彻会场。

    在全部是激动的声音中,唯有少数的几处发出不和谐的谩骂声。

    “无耻,太不要脸了!”

    带着红色帽子的美女主播脸色发沉,气哼哼的说道。

    直播间的弹幕也是谩骂声不断,直接问候安嘉逸祖宗十八代的女性。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老天爷啊,给他灭了吧!”

    “我特么只想问候他一句,我草泥马个dj啊!”

    “你们看我慕的表情,是不是怒了!”

    “这特么,他压根没睁眼睛好不好。”

    “什么魔术大会,能怎样,我们一个寝室的室友都在看直播里面的陈慕,他刚刚绝对睁眼睛了!”

    “额,这能代表啥,陈慕睡醒了?”

    “我想让陈慕干他,医药费我出。”

    “你想多了,陈慕压根没把他当回事,要不然早就睁开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为我们国内的选手:韩佳佳,加加油,怎么说也是为国争光。”

    “韩佳佳,加油!”

    “韩佳佳,加油!”

    “.......”

    瑛国,伦敦奥林匹克体育中心。

    安嘉逸将扑克收起,轻轻在手中划开,顺序如新般的扑克在他手中灵活的收放自如。

    “多谢评委老师和大家的观看,谢谢。”安嘉逸微微一笑,高傲的微微躬身说道。

    “很不错!”

    表演台前的一名年龄颇大的评委戴着眼镜,满意的对安嘉逸说道。

    “谢谢!”安嘉逸点头说道。

    “该你了!”安嘉逸看向韩佳佳,宛如胜券在握一般,高傲无比。

    台下,陈慕终于正常的睁开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台前对安嘉逸赞叹有嘉的四名评委老师。

    心中终于知道,为毛安嘉逸敢这么大胆子来进行这么冒险的魔术了!

    这特喵的完全是欺负评委老师老眼昏花,视力、听力下降,不如从前啊!

    如今这么表演完毕,即使赛后察觉到声音存在不对,也查无对证。

    “有点心机啊!”陈慕对安嘉逸表示夸赞,旋即自古说道:“然并卵,韩佳佳碾压你,渣渣!”

    陈慕傲娇的撇了撇嘴,自己可是记仇的!

    章少武眉头抖动,原本期待韩佳佳发挥的他被陈慕的表现吓得心中一抖,不由得低声在林一峰和胡谷耳边说道:“陈慕精神病又犯了,咋整?”

    “离远点吧!”林一峰、胡谷异口同声的说道。

    陈慕装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都听见了!”

    章少武、林一峰、胡谷:“......”

    台上。

    韩佳佳无视掉安嘉逸投过来的自信目光,眸子低垂下去,落在眼前的桌案上,清冷的目中涌现出认真的神色。

    陈慕说过,第一次上场,要全力以赴,展开一个完美的开局。

    那么,她就要惊艳现场。

    韩佳佳的纤手轻抬,似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力度。

    “桌子不是我带来的吧!”

    韩佳佳纤手度过桌面上的黑布,激起轻缓的摩擦声音,淡淡说道。

    “当然了,这是我们世界魔术大赛提供的。”男主持人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目光期待。

    韩佳佳此言完全暴露出她所要表演魔术的方面。

    桌子,凭借一个没被动过手脚的桌子么?

    “谢谢!”

    韩佳佳清冷的表示谢意,手掌将桌面上的黑布捋顺铺平,整整齐齐。

    “我要表演的是一个穿透性魔术。”

    韩佳佳的手掌放在桌子的中间位置,用力的按了按,抬头扫过在场的观众,没做言语的低下头,脸色认真。

    手掌慢慢下按,再下按。

    “噢,我的天啊!”

    男主持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握着麦克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头,说道:“我看见了什么?她居然将手,偶买噶,这是怎么了!”

    观众席上,不少情绪激动的观众站起身,探头看着台上的韩佳佳。

    其他表演台上表演完毕的八名魔术师都是神情一滞,难掩震惊。

    就连自信傲然的安嘉逸,背后也是激起一阵寒意,怎么办到的。

    安嘉逸下意识的用力按了按桌面,坚硬无比,是实木的。

    韩佳佳面色认真,似乎极为勉强,光洁的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渗出,显得她极为劳累。

    手掌慢慢下沉,她手掌的轮廓完全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只留下一个漆黑般的手掌大的凹陷,那只白皙的纤手正在其中。

    台下的陈慕手扶着坐把,慢慢直起了身,眼中流漏出不了察觉的欣赏之色。

    他知道,华夏队伍的第一场比赛,稳了!

    韩佳佳现在所表演的魔术严格上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只不过她心思缜密,处事冷静,挑在了最好的时间,趁着刚刚安嘉逸魔术造成的一瞬间震动,完成了这个魔术的前奏,堪称完美。

    现如今这种局面,把安嘉逸换做成陈慕,陈慕也得认真对待,不得马虎。

    “不愧是天才。”

    陈慕心中赞叹,心性可称之为上上人。

    台上。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韩佳佳银牙一咬,手臂用力下按,小手完全下沉,桌面下,一个漆黑的黑布呈现手掌大小透过,在桌下形成一个凸出来的形状。

    韩佳佳的手掌穿过桌面了!

    这一瞬间,整片会场都变得安静了许多,很多人都能聆听到自己极速跳动的心跳声音。

    观众席的前排位置,几个闭目养神、身装气派的几个中年男女睁开了双眼,看向台上的韩佳佳,目中神色难以揣摩。

    观众席中,一直偷偷看着这几人的观众心神巨震,震惊的说道:“魔帝,都睁眼了!”

    瞬息间,观众席的观众内心思绪难平,比之韩佳佳的魔术造成的效果不逞多让。

    魔帝睁眼,说明什么,表演者的实力已经能够入他们的法眼,甚至威胁到他们了!

    “怎么样?”

    睁开眼睛的两男一女中,一位身穿白色西服,获得过魔帝荣誉的中年男人看着台上,蹙了蹙眉,笑着问道。

    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露出风韵身材的较为年轻的女子,看着台上美色上与她不逞多让的韩佳佳,将自己搭在肩上的一缕金发抚到背后,碧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欣赏的光芒,说道:“很不错,我看好她。”

    就坐在两人身旁,一个年龄四十左右的男人顶着一头精悍的短发,面色温蔼,散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看向台上竭力施展魔术的韩佳佳,做出最为公平的评判,说道:“实力不可小视,但动作生疏,说明她的魔术还不够熟练,时间还短,不过天分极高。”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魔术的实力已经接近我们了,不是么?”

    红色礼服的年轻女魔帝手掌托着下巴,淡笑着问道。

    两位男性魔帝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承认。”

    “我更比较好奇的是他。”身穿白色西装的男性魔帝将目光投向淡笑看着台上的陈慕,面色严谨,这个人让他看不透。

    穿着红色礼服的女性魔帝闻言也是将目光投向陈慕,旋即露出明媚的笑容,说道:“长得挺帅的,而且还特别骄狂,一般这样的人,实力都不怎么样,不知道他怎么样。”

    “别小看他!”

    年老的魔帝淡淡出声说道:“现在只是他们当中走出的一个女孩实力就已经足以竞争魔帝么,而这个女孩并不是队长,反而他是,这足矣说明问题。”

    “这么说,他的实力很强喽?”

    女性魔帝的目中闪过一丝异彩,出声说道。

    “不知道,暂且看着吧!”

    年老魔帝的目光落在陈慕身上一动不动,淡淡出声说道。

    身穿白色西装的魔帝微微一笑,略带一丝感慨的说道:“华夏这是沉寂多年之后,来一次觉醒么?”

    “野心颇大。”

    年老魔帝沉寂片刻后,出声说道。

    不知说的是孙玉清,还是陈慕,或者说是,华夏!

    台下,淡笑看着台上的陈慕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一样的感觉,不由得回头一看,敲和两男一女的目光对上。

    陈慕和两男一女皆是一愣,旋即微笑的示意善意。

    表面平静的陈慕,心中则是微微怔神,这三个不是刚刚屏幕中出现过,获得魔帝荣誉的三位魔帝么?

    怎么在看我?

    陈慕心生疑惑,难不成,这三个魔术界的老魔帝前辈想要下台陪他玩玩?

    这般想着,陈慕心中不由得认真了少许,毕竟是曾经获得过魔帝荣誉的魔术师,不得轻视,阴沟里翻船,陈慕可不喜欢。

    陈慕裂了咧嘴,对三人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憨厚无比,但目中却是隐含一种挑衅,你们要下来么?

    三位魔帝尚未察觉到陈慕眼中的深意,同是微笑示意表明友好后,便是移开了目光。

    唯有年龄最为见长的大年纪魔帝手托着下巴,感觉到陈慕的表现似乎非同一般。

    “这也不复刚才的狂妄嘛!”女性魔帝动人心魄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容,说道。

    “他的狂妄是对待那些实力不如意的人,他的平和是对待我们,他的魔术可能已经达到了魔帝的水准,甚至,会更好。”白色西装的魔帝低头沉思,猜测道。

    获得过魔帝的称号已经有过不少的年头了,他已经能够分辨出对方眼神中的含义。

    刚才陈慕的目光里,只是稍稍认真了一些,但仿佛,却又是似乎并没有将他们三人当做同阶的强者。

    女性魔帝突然掩嘴一笑,说道:“你们说,这一届会不会有不要脸的老家伙再下去和他们争魔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