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塑料味
    在场内的记者和安保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这名来自寒国的记者。

    陈慕在赛场上可是把寒国魔术师和亚洲第一美女得罪惨了。

    现在对方来报复了!

    董倩看向陈慕,好奇他会如何回应这个尖锐的问题。

    陈慕面色毫无变化,看不出喜怒的看向这名记者,微笑的问道:“为什么会有难以启齿的事情?你这样说是在故意损毁我的形象么?”

    美女记者神情依旧微笑,歉意说道:“既然没有,那么陈慕先生可否讲解一下自己的往事。”

    “往事!”

    陈慕沉吟一下,对这位美女记者问道:“那么,在这之前能否请你详细描述一下你体验过的整容过程。”

    美女记者娇容微僵,说道:“陈慕先生,我可否可以定义为你在故意诽谤我。”

    “没有么?”

    陈慕微微诧异,歉意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按照你的方式反问回去而已,至于你接下来的问题,我表示无可奉告,谢谢配合。”

    “你.....”美女记者眼睛一瞪,作为记者,她什么时候吃过明星的亏。

    “陈慕先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美女记者采取强硬的态度,身为记者的尊严不允许被冒犯。

    陈慕眸子微低,他感觉到,他见过的这个世界地寒国人的自尊心似乎已经偏激了!

    “劳烦几位,请送这位记者离开这里。”

    陈慕侧过头,对着安保人员微笑礼貌的说道。

    美女记者脸色猛沉,冷冷的看了陈慕一眼过后,和同行的几位寒国人一言不发的离开。

    陈慕咧嘴一笑,他感受到了对方眼中的威胁,可是又能怎样?

    那位记者貌似搞错了一件事情,他陈慕不是寒国的明星,他在寒国的形象他根本就不在乎。

    只不过,这位记者的离去也是有好处。

    至少,杀鸡儆猴了!

    寒国女记者一走,各国记者摸不透陈慕的性格,便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尖锐的问题,现场的言语气氛变得和谐。

    时过不久,陈慕在世界上首次的简单新闻发布会陷入尾声。

    新闻发布会宣布结束。

    各国记者陆陆续续的离去,唯有华夏的记者留在会议室。

    看见国外的记者都离去之后,陈慕拿过来一箱矿泉水,抬到董倩、陈琳雪和其他的工作人员面前,在他们神情微楞的目光中放在凳子上。

    陈慕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说道:“看你们忙了都这么久,喝点水吧!”

    董倩如汪水般的秋眸扫过陈慕的脸庞,说道:“你平常就这个样子么?”

    “不知道。”

    陈慕摊了摊手,说道:“我自己的时候,怎么舒服怎么来。”

    董倩点头,拿出一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微笑的说道:“现在的你和刚才台上的你反差很大。”

    刚才台上的陈慕可是得理不饶人,任何记者都没有在陈慕这得到什么过多的了解,嘴巴特别严。

    而现在,就跟坐在大排档里撸串的酒客一样,潇洒不羁,清新自然。

    “工作是工作,娱乐是娱乐,生活是生活。”

    陈慕毫无影响的大口喝了口水,刚才在费了一顿嘴皮子,嘴巴真的干。

    等解渴之后,陈慕说道:“我喜欢把一切都用一条线按照板块给分割开来。”

    “你很真实。”

    董倩微笑一语之后,带着陈琳雪等人和陈慕告别。

    “我们先走了,再见。”

    “再见。”

    陈慕起身送别。

    等华夏记者一方离开之后,陈慕才转身走上楼,给华夏队伍的众人发过消息,来讨论明天的比赛。

    “章少武又出去了?”

    走进房间的陈慕扫了一眼,发现只缺了章少武一人,不由得问道。

    “嗯,不过章少武哥哥说他一会儿就回来。”张灵玉伴着洁白色的枕头坐在床上,两条小腿盘缩在一起,手中拿着零食,说道。

    “哦!”

    陈慕恍然,他还以为章少武被美色迷住了双眼,弃江山追美人了呢!

    “你不紧张了么?”

    陈慕伸手从张灵玉怀里强硬的抢过一袋零食,撕开,放到自己的嘴里,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黄瓜味的。”

    “别!”

    张灵玉一蹦跶,张牙舞爪的想要抢回属于自己的零食,最后在绝对的身高差面前,她放弃了,魂不守舍的看着陈慕手中的零食,晶莹的鼻子一抽一抽的,很是可怜兮兮的样子。

    “紧张,所以我才要吃东西啊,这样我就开心了,就不紧张了!”张灵玉心痛的看着陈慕手中的零食,对陈慕的问题回答道。

    陈慕左右看了看张灵玉两边的小脸,咀嚼着薯片说道:“现在你开心,以后你就该哭了,瞅瞅你,最近几天明显胖了!”

    “真的么?”

    张灵玉这个小丫头吓了一跳,从床上蹦了起来,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苦涩的说道:“怎么办呀!”

    “都给你了,陈慕哥哥。”

    张灵玉忍着心痛,眼泪汪汪的将一兜子薯片、两兜子薯片、三兜子薯片......,全部递给了陈慕。

    陈慕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手掌大小的薯片,再看着摞起来比自己还高大的薯片堆,沉吟了半晌,对张灵玉说道:“你有那么多,你还在乎这点皮毛?”

    陈慕扬了扬还剩半袋多的薯片,我嘞个去,不至于这么扣吧!

    张灵玉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形成叉字,坚决的说道:“不吃了,都给你,我要减肥。”

    “德行。”陈慕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声之后,转过头,拍了拍手,说道:“都说一下,明天的比赛怎么搞。”

    “韩阿姨呢?”

    陈慕说话间,并没有看见韩新月在房间中,不由得有些疑惑,便是问道。

    “我姑姑她去拜访一下瑛国皇室,估计需要晚一点回来。”

    一直静坐在椅子上,犹如雕塑般不动的韩佳佳淡淡的瞥了一眼陈慕后,说道:“她说,接下来的比赛全权由你负责。”

    “啊?”

    陈慕微微一愣,这么大的权利?

    “行了,我们规划一下明天的比赛。”

    陈慕拍了拍手掌,外面天已经黑了,这件事情早解决早利索,正常的休息下,才能精力集中的对待明天的比赛。

    “全力以赴是必然的。”

    陈慕的表情很轻松,坐在床边,说道:“从韩佳佳的对手,毕里昂说起,他这个人实力很强,在少年时期就已经参与过世界魔术大赛,且获得过不低的名次,从之前他表演过的魔术上看,他的魔术擅长在细操作上,很多动作都很简单,却给了人非同一般的感受,这一点,韩佳佳你不要和他争锋,避长取短。”

    韩佳佳淡淡点头,表示记住了。

    陈慕转而说起了林一峰的对手,说道:“马尔斯这个人我相信林一峰对他的了解比我多,我就不多说了!”

    “至于比利亚·迦斯这个人。”

    陈慕对张灵玉说道:“首先,我得承认一点,他的智商是真的低,另外,他的实力也不容忽略,他的性格易骄傲,擅长以一个非常大的差距来击败对手,也是容易浪,这一点你自己思考,如何应对。”

    “罗杰的话,胡谷你要小心点,他的魔术当时和性格和你非常像,谨慎狡猾,看似无害。”

    陈慕说出对罗杰的分析。

    胡谷咧嘴一笑,低声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呢?”

    “你说啥?”

    陈慕皱着眉看向胡谷,淡淡说道。

    胡谷挠了挠头,说道:“没事,没事。”

    “我的对手,朴炫星这个人实力不怎么强,和章少武的水平大致平平之间,不过他擅长于打扰对方酝酿的想法和魔术,扰乱对方的心境。”陈慕说道。

    虽然在场上陈慕的休息时间很多,但却都是一些实力不出众注定失败嗯魔术师而言。

    别类似这种级别的竞争对手,陈慕都仔细观察过。

    “我也只是分析,不要因为我的话而改变你们的主观意识。”

    陈慕在话尾说道。

    “知道了!”

    “行,我先看看你们对明天魔术的规划和一些动作。”陈慕放下对对手的早研究,转而丰富自己队员的实力。

    “韩佳佳,在表演的时候,你需要多说、多笑,为自己的表演增加生动的吸引力。”

    “林一峰,你的这个动作可以改变成这样,你看,这样的话,避免了你肘部的弯曲,而且速度更加迅速,也让你感受到顺畅舒适。”

    “张灵玉,你的话,嗯~,暂时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瑕疵了,剩下的就是你在比赛时的心态问题。”

    “胡谷,你......”

    夜色渐渐深了下去,暮色浓浓,犹如黑墨倾洒大地,灌溉世界。

    满天繁星如萤火虫一般闪烁,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天空,仿佛似是一柄弯刀,闪烁着楚楚寒光。

    伦敦城市的灯光渐渐阴暗,遍布在都市中的霓虹灯光不再那么的光芒闪烁。

    夜,安静无比,街道上的行人、行车也是稀少。

    床边,柜上的台灯下,淡雅的微亮光芒直射下来。

    柜边,摆放着精致的糕点,如同古代的皇宫之中的糕点一般。

    这是,韩新月回来时,英国皇室女皇的赠礼。

    陈慕品着嘴边的糕点,眼睛扫阅着国内的新闻热门。

    说起来,还发生一点和陈慕有点关联的事情。

    聂之谦的身份得到证实,的确是华夏国的国民。

    他们家的地址是在华夏沥林省,聂之谦的父母留学,在海外学习,而后定居做生意,前些年生意做大,成为了华岛两国的跨国商业公司,有特制的高科技使用产品。

    聂之谦的身份也并不简单,他是岛国画家的灵魂创作型天才,很多的设计完全符合时代的进步,有带有受历史熏染的痕迹。

    同时,他的副业是商业设计,在他父亲母亲的公司里,完成了诸多功劳,让公司实现大跨步。

    而最让陈慕颇感兴趣的是,聂之谦父亲所在公司的邀请,想要他代言他们公司的产品。

    陈慕沉吟了很久之后,没有回复,因为前世他也是从商的市场精英,了解其中的水深水浅。

    且不说岛国货在华夏人民目中的地位,单从商场上来讲,底蕴这方面不是轻而易举的弥补得了的。

    市场购买力、宣传力度、经纪人脉......,这都是聂之谦家里所在公司缺乏的东西。

    商场上最为流通也是实用的一句话就是:赔本赚吆喝。

    陈慕敢确定,聂之谦家里所做的生意并不是外界传闻中的那么日进斗金。

    想着想着,陈慕将手机放置一旁,闭眼休憩,准备睡觉。

    “叮咚,叮咚...”

    恰在此时,门铃声响起。

    “这个时候?”

    陈慕猛地睁开双眼,谁能这个时间来找他。

    门外的铃声不断。

    “来了!”

    陈慕用力的睁了睁双眼,起身随手披了个外套,走了过去。

    透过猫眼一看,陈慕蹙了蹙眉,自言自语说道:“怎么是他们?”

    陈慕的手掌放在门把手上。静止不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门外的门铃声音依旧响起。

    最终,陈慕打开了房门,淡淡的看着门口位置的三人,声音带着不善的问道:“这么晚,你们找我干嘛?”

    门外的正是亚洲第一美女安嘉慧和他的弟弟安嘉逸,还有一个神情谄媚的男人。

    “这不是为了避免自己挨揍,说自己是华夏人的寒国人么?”

    陈慕的视线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轻笑着说道。

    第一天来酒店时,那个因为口不服输,为了避免自己被比利亚·迦斯和德克尔胖揍而说出自己是华夏人的寒国人金俊豪,陈慕始终当个玩笑记着呢!

    而且,怪不得他们姐弟能知晓自己所住的房间,原来是这人透底。

    “什么华夏人?”金俊豪脸色发僵,神色急躁,他可不想在自己的女神面前被戳老底。

    陈慕撇了撇嘴嘴,看了眼手上的时间,说道:“根据瑛国法典法律规定,早八点之前,晚八点之后,未经过主人允许而进行打扰的人都可以被定义为骚扰,而现在是十一点二十六分,也就是说,我有权联系瑛国警方,将你们扣押。”

    “别!”

    安嘉慧神色恼怒的阻拦住,形象优秀的她唯有在陈慕这吃过亏,搁在别人的眼里,谁不把她当个女神。

    陈慕伸手抵在门口,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翻动着,说道:“有事说事,没事报警。”

    “呼~”

    安嘉慧深吸一口气,美眸示意让安嘉逸和金俊豪离开。

    两人一愣,想要挣扎一下,最后还是在她的目光下低着头离去。

    “咦~”陈慕饶有兴趣的轻咦一声,这是干嘛?

    比赛之前来一个美人计么?

    安嘉慧脸色微微透着红色直视着陈慕,两条穿着牛仔裤的笔直长腿似乎紧张的交错在一起,柳腰微转,黑色衬衣下,傲人的酥胸挺立,她轻咬着嘴唇,似乎难以启齿。

    “我们能进入聊么?”

    安嘉慧一改强势骄傲的语气,声音酥麻轻柔的说道。

    “免了!”

    陈慕不为所动,目中没有一丝杂质,清澈的看着安嘉慧,说道:“有事说,没事走。”

    安嘉慧神色为难,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将波浪长发捋至肩后,翘着红唇,吐纳着香气,说道:“陈慕,如果你明天的比赛放水,而且让你们的队员输给朴炫星,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你今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安嘉慧轻轻的搭出玉指,放在陈慕的胸膛上,眸子中春意盎然,仿佛能够腐蚀人心一般。

    陈慕眉毛紧蹙,不为所动的看着她,淡淡说道:“为了一个你们国家从未出现过的魔帝,你们还真是舍得啊!”

    安嘉慧手指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慕,深更半夜,自己一个俏丽佳人,对他说出今晚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话,他居然无动于衷,还说出如此一番大煞风景的话。

    陈慕嗤笑,退后一步,淡淡说道:“别再打扰我,你身上的塑料味很难闻。”

    说罢,陈慕摔门关上,将愣住的安嘉慧关在门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