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瘫痪
    三天后,华夏杭州机场。

    一个穿着黑色高领风衣外套、戴着墨镜、口罩的俊郎男子独身一人走出机场。

    他的步伐稳健,犹如被精打细算过一般,腰板挺直,宛如顶天立地的高松。

    他在众多讶异的目光下,随意伸手招住一辆计程车,伴着车流车往,消失在众目的视野下。

    “这人,好眼熟啊!”

    无数个年轻学生或是夫妇都眺望着,低声喃喃自语。

    “我怎么,看这个人有点像陈慕?”

    终于,一声疑惑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蹙着柳眉,陷入回忆。

    “对啊!陈慕,他三天前刚刚获得魔帝称号,现在回国的应该就是他了!”

    “哎呀我去,我错过了一个大明星。”

    “.....”

    无数人恍然之后,低头忏悔,心神向往的人路过他们的身边,居然没有发现。

    网络上,因出国和家人拍照留念的人,那些照片发布到网络上,豁然有人看清了那道身影。

    “这就是陈慕。”

    “陈慕回国了!”

    网络上,微薄陷入卡顿。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整片网络风声四起。

    陈慕的人气达到前所未有的飙升。

    新晋魔帝,华夏唯一魔帝、明星回国,无数人路转粉,成为陈慕的粉丝。

    华夏首都,微薄管理组。

    “老大,老大,出事了!”

    一个戴着眼镜,体型200多斤的胖青年闯入一个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中年男人,闻声睁开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身上的气势犹如沉睡的猛虎苏醒。

    “什么事让你慌成这样?”

    微薄管理组组长:李天成淡淡抬头,眼睛掠过被强力推开的大门,盯着这个闯进办公室的青年,问道。

    那名戴着眼镜的胖青年忍着心中的颤栗,冷汗顺着鬓角流下,留下一道道清晰的水渍。

    他声音颤抖的说道:“老大,微薄系统崩溃了!”

    “崩溃了?”

    李天成猛地睁开双眼,面色瞬间铁青的站起,严肃的说道:“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容不得开玩笑。”

    微薄作为名人、社会人士的交流平台,早已经成为新时代的一部分,如果微薄崩溃,整个网络也将陷入一片局部的瘫痪。

    “没有那么严重。”胖青年被李天成的表现吓了一跳儿,赶忙解释说道:“只是微薄局部的瘫痪,瘫痪系统有魔术师、明星板块,热搜榜。”

    李天成松了一口气,毕竟自从微薄创建以来,全部瘫痪的事情只出现过少数的几次,而局部瘫痪相比较而言,却是不那么麻烦。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可忽视。

    李天成穿起外套,脚步急促的绕过办公桌,急躁且迫切的问道:“查到事因了么?”

    “查到了!”

    胖型青年赶忙追上,摸了摸自己头上的汗渍,说道:“是因为陈慕回国。”

    “陈慕!”

    李天成脚步一停,他自然听过代表华夏魔术界夺冠的陈慕,甚至还亲眼看过直播,被对方的表现所惊艳。

    尤其是最后的那个魔术。

    一想,即使以李天成的心性也是一颤,虽然短短消失了短暂的时间,那陈慕也创下了一个让魔术界任何魔术师都绝望的高度。

    “我去看看。”

    李天成的脚步更快,时间紧迫,为了让微薄系统尽快恢复,交流板块恢复正常。

    .......

    杭州的天气,宛如被太阳精心的包裹过一样,温暖、舒适。

    天空上的太阳被漫天的云朵遮挡住了半边身子,红彤彤的星体缓缓再被云朵遮掩。

    云朵最终完全的遮掩住太阳,阳光无法尽情的倾洒下来。

    老天如同三岁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

    刚才的阳光明媚恍如昨日一般,阳光被遮掩,天气中的光芒缓缓将至最低,如暮色降临之前的天色一般。

    阴云下,杭州的交通中,车来车往。

    陈慕坐在计程车的后排,略带着一丝倦色的侧头倚在窗口,墨镜早已被他摘下,口罩放置在下巴下,勾着耳朵,露出他俊郎的容貌。

    陈慕猩红色的眸子微转,看着侵染天边的阴云,低声喃喃自语:“要下雨了么?”

    三天前,他锋芒毕露,直压的世界魔术界抬不起头,无数魔术师为之低头,俯首称臣。

    三位魔帝认输,张灵玉这个小丫头也不勉强,果断认输,陈慕毫无压力、阻拦的登顶魔帝,直逼世界第一魔术师。

    陈慕获得荣誉后,声势一往常态,不困国内国外,媒体都默契的不曾提及陈慕无礼狂妄之事,对陈慕的魔术称赞不已。

    韩新月连夜回国,本想带着陈慕回去,陈慕却因为国外、国内的记者采访,脱身不得。

    不得已,韩新月和韩佳佳、邓朝、陈赤赤等陈慕的一众明星好友连夜回国。

    身份不一般,哪怕半天的时间也很容易耽误大事。

    而华夏队伍的其他人也是参加之后十强和之后的排名赛,在加上想玩几天,就没有和陈慕一起回国。

    短短的三天时间,也发生了不少趣事。

    章少武和露西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成为异国情侣,章少武的努力没有白费。

    张灵玉成为魔术界第一少女,因为陈慕的实力太强,任何人都只能排名第二,张灵玉的人气值丝毫不亚于女性魔帝,甚至在未来的期望中,成长值更高。

    韩佳佳本就为了历练,她想用驳杂的知识和实践来丰富自己,成为每个行业都非同凡响的天才。

    在比赛结束后,韩佳佳曾和陈慕提及,她要转战商业,而后依旧清冷不变的回国。

    胡谷低调无比,魔术大赛结束后,和众人吃过一顿饭后就低调离去,消失无踪。

    林一峰性情大改,彻底摒弃以前的自己,宛如重获新生,身上的温和气质更让人觉得舒服。

    只是,曾经为一只队伍的魔术师在今后将会分别,各自的路变了,以后很难重聚。

    每当想念至此,陈慕就深感惋惜,他是一个念旧的人,很少会去改变。

    相识容易,分别难。

    只不过,三天中,陈慕曾在林一峰的连线下,和伊丽莎白·约翰塞莉见过一面,聊了聊华夏外娱乐圈的发展。

    在交谈中,陈慕听,伊丽莎白·约翰塞莉说。

    半个小时之后,陈慕感谢离去,而后低调回国。

    “轰隆....”

    天空中,一声闪电划过,轰隆作响。

    “噼里啪啦.....”

    杭州的天气彻底转阴,春雨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地面上,激起一朵朵的水花,溅射在周围,城市中,水雾弥漫,慢慢遮掩住了行人的视野。

    雨点交织在计程车车身上的声音将陈慕惊醒,眸子中的神采慢慢重回,聚集在一起。

    “果然下雨了啊!”

    陈慕滑下窗子,修长的手指伸至窗外,接触漫天的水滴。

    雨点交织的声音响彻在陈慕的耳边,落在手指上的雨点也带着轻微的痛楚感。

    雨点顺着车窗的缝隙中流进,全部拍打在陈慕黑色的风衣和俊秀的脸上,将他沾湿。

    干爽的发丝聚拢在一起,微微卷起。

    陈慕浑不在意,认真的聆听窗外的雨声,眺望着天上在云朵中流窜的闪电,那,犹如在云朵中游动的雷龙。

    半晌后,陈慕的脖子酸了,才默默的低下头,轻轻揉捏,脸上带着微笑。

    不论前世今生,他最喜欢的不是阳光明媚,而是天色昏沉的雷雨天气。

    “喂,闺女。”

    驾驶座位上的司机用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声音中带着柔和的温暖,说道:“你想吃啥,趁你放假,我给你买点。”

    “爸,你别破费钱了,我上学花的钱够多了,家里饭就很好吃了!”电话另一边,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很好听,年龄肯定不过20。

    “破费啥,大一累,多吃点身体才好。”司机的声音很不满意,似乎很怕女儿身体不好一样,这也符合作为人父人母的表现。

    “哎!”女儿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无奈,说道:“那,爸,你啥时候回家啊,我好不容易放个假,还见不到你。”

    “马上,马上,我最后一个客人拉完,我就回家。”

    司机的声音很温暖,能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好父亲。

    陈慕坐在后排上,口罩下的脸上带着微笑,聆听着这对平淡家庭中的父女交流。

    不是陈慕想偷听,而是因为,这也是他向往的。

    “爸,你知道么?我偶像陈慕回国了!”

    突然间,女儿的声音很激动。

    “我的名字?”

    陈慕不由自主的翘起耳朵,仔细听。

    “陈慕,就是你房间里面的那些照片啊!”父亲对陈慕不是很了解,不过声音中带着欣赏的说道:“我听说,我得到了华夏国史上第一个魔帝,很厉害。”

    “是我!”

    陈慕微微一怔,却并非出声,依旧静静聆听。

    “对呀,对呀!”

    女儿的声音很激动,说道:“爸,他今天回国了,我可是他的粉丝哎,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女儿的声音很可惜。

    父亲轻笑聆听着女儿的话。

    “爸,你知道么?因为陈慕回国的消息,现在微薄上,有关陈慕的热搜和明星都已经被人数挤爆了!”女儿的声音很骄傲,仿佛是自己做的一样。

    “还有这事?”

    陈慕放下了聆听父女两人之间的亲情交流,打开手机,登上自己的微薄,苦笑一声,果然,自己的账号被挤爆了!

    一开始还好,只是微卡,还能出现几百、几千道消息。

    但,几秒过后,陈慕的手机直接死机了!

    “可怕!”

    陈慕失笑的揣回手机,心中说道。

    车,继续行驶,很快来到陈慕的家。

    本想下车的陈慕一愣,这里,貌似不是自己的家了。

    “一时之间居然忘了这事。”

    陈慕仰头看着曾经自己所住的楼层,默默无语。

    “大哥,我给你一样东西吧!”陈慕将口罩摘下,从兜中拿出一张白色的纸片和打车费用,上面赫然写着陈慕自己名字。

    司机回头一看,突然感觉这个人貌似在哪里见过一样,而且还在不久之前。

    “是哪呢?”司机暗想。

    陈慕微微一笑,推开车门,在窗外弯腰对他说道:“这是送给你的女儿的,感谢她喜欢我,也感谢你们让我看见亲切的亲情,谢谢,我叫陈慕。”

    说罢,陈慕戴上墨镜,转身离去。

    司机要和放假回家的女儿重聚,陈慕愿意做一个让父女相见的好人。

    反正,重打个车,也不麻烦。

    计程车中的司机看着陈慕离去的背影发愣,好久之后才兴高采烈的打通女儿的电话,说道:“闺女,爸马上就回来,你看爸给你带个什么礼物。”

    ......

    简单的房间中,一如既往的装饰,洁白色的软床上,丝丝青丝粘在被单上。

    一个高挑动人、气质冰冷的女子侧靠在床上,动人心神的眸子看着窗外的雷电风雨。

    早在多少年前,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天气,但,最终,她也慢慢变得喜欢。

    突然间,她的眸子看向遥远的门口,那路过的一道身影,好似熟悉。

    “是他?”

    外面还在下雨,他没有带伞。

    她下意识想按照曾经的模样,带着一把洁白色,透明的雨伞,下楼去接他。

    但,她松手了!

    洁白色的雨伞握在她的手中,但却是无力走出这个屋子。

    “叮咚,叮咚......”

    门铃声自门外响起,传入她的耳中。

    她气质一寒,犹如万丈冰山一般,缓缓走出卧室,无声的打开房门。

    突兀间,她的瞳孔一缩,冰冷的气质瞬间使得屋内高冷的几度一般。

    “你好!”

    门外站着一个容颜精致而妩媚、睫毛长且翘、嘴角勾勒着迷人微笑的美女,她很热情的打着招呼。

    “你怎么在这。”

    气质冰冷的美女淡淡的问道。

    妩媚美女掩嘴轻笑,雪葱白嫩的玉指指了指头顶,说道:“我是你邻居,我住楼上。”

    气质冰冷的美女沉默,好久之后,才转身说道:“进来吧!”

    “好的!”

    ........

    雨点沾湿了头发,聚拢在一起,雨点慢慢化成水滴,垂落在那张俊郎的面庞上。

    陈慕站在酒店的门口,温柔一笑,低头看了看手中一个印刻着他的模样的金色雕塑奖杯,走了进去。

    “茜茜,妹妹,我回来了!”

    陈慕打开了那间房屋,微笑着走进去,看着闻声回头的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说道:“想我了么?”

    “爸爸!”

    茜茜扔来手中的玩具,小腿在床上一蹦,小脸上洋溢着笑容的扑了过来,如同飞燕还巢一般。

    陈慕急忙伸手接过,揉了揉茜茜的长发,看着她这些天没见,明显清瘦的小脸,眼中掠过一道愧疚的神色,说道:“茜茜,爸爸想你了!”

    茜茜脸上的笑容落不下来,眼睛成了最为动人的月牙,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茜茜也想爸爸!”

    “哥!”

    陈希走至陈慕身边,将他背后的行礼接了过来,说道:“一会儿去洗洗,你身上全是雨水。”

    陈慕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成了落汤鸡,失笑的点了点头,说道:“好!”

    “爸爸,茜茜去给你拿香香。”茜茜挣扎的从陈慕怀中落地,小腿跑的飞快,径直跑进洗手间。

    瞧着茜茜幼小的身影消失,陈慕才回头对陈希问道:“她来过么?”

    陈希沉默,半晌后,才说道:“来过一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