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7章 这话你信么
    嗯?李晓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怒气冲冲盯着李雅萍。可惜,小丫头嘻嘻一笑,转身溜走了。

    想到妻子马上要来,李晓心中一疼,最终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该来的总是要来,自己懦弱躲避总不是办法,既然要面对,那就长痛不如短痛,今天一次性说清楚吧。

    想了想,李晓拿起手机给赵庆伟打了过去,接通后足足听了几分钟,然后一言不发,默默放下了手机。

    李晓坐在沙发上默默出神,楼道外的声音却让他惊醒了过来。他知道,梁晓怡来了。

    “梁姐,你好,最近忙吧?嗯,我来看看李晓。”

    “雅萍,你去忙吧,我知道地方的,嘻嘻。”

    房间外的话语得体而不失悦耳,又带点女性特有的柔弱之气。这熟悉的声音早已经篆刻在李晓的心底深处,带给李晓多少愉悦的梦中微笑,可惜,从此就要变成陌路。

    曾经一切美好犹如一抹雨后的彩虹,再绚丽夺目总要消失。李晓终于体会到,活着真的比死还难,有些人和事,真的难以割舍。

    熟悉的身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李晓抬头看去,妻子犹如明星般白皙出众的娇容,似笑非笑带着几分委屈,一双黑亮传神的杏眼,直直地盯着李晓。

    虽然即将分手,可是梁晓怡的修长高挑而又饱满的身姿,还是吸引住李晓的眼神。

    一件浅粉色紧身高领毛衫,领口翻出了一袭白色领,和瓷白的脖颈相映成辉。紧身毛衫使得胸前的高耸更加饱满,这是曾经最令李晓魂牵梦萦的地方,每次看到就令李晓心头火热。

    下身一件藏蓝色紧身裙,比一步裙稍长一点,裙下一双笔直细长的腿,穿了黑色棉丝袜,让李晓心神俱震。这是李晓最喜欢的打扮,显然妻子是精心准备过的。

    看到身上外面的浅紫色薄呢端大衣,李晓的心中刺痛,眼神从起身上移开,抬手淡淡地指了指对面的单人沙发。

    “坐吧。”

    梁晓怡愣了一下,不舍地看了看李晓坐着的长沙发,那里才应该是自己的座位。可她还是没有违逆李晓,脱下外套挂好,抚了一把裙子,轻柔地坐在李晓对面。

    里间的门开着,梁晓怡看到床上的被子还是半摊着,就又站了起来,嗔怪地看了李晓一眼:“又睡懒觉,被子也不知道叠好。”

    “你坐下吧,难得?这房间你好久也没有来过了吧?”

    李晓的声音很冷,梁晓怡怔了一下,眼睛不由红了,默默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自家知道自家事,梁晓怡咬了咬嘴唇,一时到不知怎么开口。想了想,小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昨晚要回来,对不起!”

    “对不起?不用。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何必勉强自己?”

    梁晓怡的眼睛湿润了,李晓语气中的冷淡似乎要拒人余千里之外,这对自己来说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晓晓,我想你误会我了。昨晚我是回来的晚了一些,也不该接受别人的送花,是单位的同事为庆祝我升职,大家一起去吃饭,不觉就晚了一些。”

    “哦?你们在哪里吃得饭?花又是谁送的?”

    梁晓怡愣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李晓,顿了顿才说道:“是在国贸大酒店吃的饭,花是办公室小尹送的,他就是个大孩子,爱玩耍,你别介意。”

    李晓心中冷冷一笑,一顿晚饭吃到十一点多,“我怎么能介意呢,还有吗?”

    梁晓怡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道:“大家饭后就在国贸跳了会舞,然后就回家了。”

    房间里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之中,李晓等了好大一会儿,看妻子似乎没有再说的,自嘲地笑了笑,淡淡地吐出一句。

    “我们分手吧。”

    梁晓怡大惊,不敢相信地盯着李晓,难道他知道那件事了?怎么可能?

    “为什么?难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为什么?呵呵,我不能接受一个满嘴谎言的妻子,你当我是傻子?”

    梁晓怡低头双手捂住了眼睛,哽咽起来,“不!我没有骗你。”

    李晓自嘲地一笑,盯着妻子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好!你没有骗我?不该说的你一句都不说,我承认你很聪明。分手吧,我权当认错了人,如果不能接受协议离婚,那就法院见吧,你可以走了。”

    梁晓怡身躯一震,抬头盯着李晓,仿佛不敢相信李晓竟绝情如此,“你不要这么不讲理好不好?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李晓淡淡地笑了笑:“这话你信么?”

    梁晓怡怔住了,盯着李晓不舍地看了好大一会儿,默默擦干眼泪,穿上外套落寞地走向门口。

    “我不离婚,我爱你,很快你就会明白的。”

    李晓沉默了,点了支烟,看向窗外,也不理会妻子是否已经离开。爱和欺骗有关吗?俗世中多少诱惑和选择,自己坚守的爱却是最卑微的。

    爱很简单,因为是一个人。

    相爱很难,因为是两个人。

    坚守更难,因为是许多人。

    李晓能容许自己的婚姻中夹杂着许多人么?呵呵。

    “师兄,晓怡姐哭着走了,你们到底怎么啦?”李雅萍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李晓摇摇头,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重新点了支烟,不知该对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师妹说些什么,也许天真才是最难得可贵的。

    “你去打个电话,看庆伟在哪里?就说我找他。”

    李雅萍知道李晓是不愿让她看见自己的狼狈,吐了吐舌头,情绪低落地转身走了出去。

    赵庆伟在市区有事,自然不会及时赶回来,但是接到李雅萍的电话,得知李晓提出了离婚,吃了一惊,还是打了回来。

    “李晓,你先冷静一下。国贸酒店现在属于外商,我们也不好冒然去查。十九楼的会所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们也不清楚,晓怡到底走到哪一步,我们也不清楚。也许,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简单的交往而已。”

    “可是,她还是欺骗了我,昨晚在小区我亲眼看见了,我可以先缓一步离婚,事情总要调查清楚。对了,那个会所叫什么?怎么能进去?”

    “真爱会所,都是会员制。老板是谁我还在调查,昨晚和晓怡一起聚会的人是东商集团的副总庄长杰,尹小东,还有一个女人叫严芳。”

    李晓自嘲地笑了笑:“会所能是什么好地方?恰好是情人节,又是两男两女,傻子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好!我答应你,先调查清楚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