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9章 世界辣么大
    生活有时候就像是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在赵庆伟的所长办公室待到快六点,要下班了,李晓竟才想起,除了回城区的家,自己竟然无处可去。

    漫漫长夜,总得找点事情做,“庆伟,那个真爱会所我们今晚能混进去么?”

    “不能!那是高端场合,除非我们是会员,否则你就别打那里的主意。那里是外商,外商你懂么?”

    李晓岂能甘心?在情人节之夜,妻子在那里陪着别的男人玩了五个多小时,里面的到底都是些什么,李晓特别想知道。

    “你这不就是崇洋媚外么,我们办一张会员卡不就行了?”

    “暂时也不行,那里的会员都是需要两个老会员介绍担保,还需要会所最后审核才能加入。不说那年费最低级别要十万,就是能办也要登记个人信息,我和你的身份,不怕被纪委请去喝茶?”

    李晓郁闷死了,“你们警察不是能检查那种地方么,要不你亮亮证件,我们明着闯进去?”

    “你真当警察是万能的?别说我这个下梁的小所长,就是分局刘局长也不会轻易以检查的名义进去。那种娱乐场所,老板背后都是有靠的,不过那种地方都安装了监控,我想想办法,能查一查监控也可以。”

    “那就麻烦你快点,唉,赵大所长,你抓紧时间升职,弄个局长啥的,会所老板还不主动送你一张会员卡?”

    这李晓现在和真爱会所较上劲了,庆伟也不想和李晓在会所的事情再纠缠,否则,自己也会崩溃。

    “我得回家了,最近和春丽商量着准备要孩子,我比你还年长两岁,你家豆豆都......”

    怎么又扯到李晓家里去了?庆伟顿了顿,拿起手包,王顾左右而言他:“嗯,春丽下午让我回家带什么东西,我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是下逐客令了,李晓不甘地起身走了出去,背影显得很落寞,庆伟心中又不忍心了,“要不......我陪你喝两杯再回家?”

    “你就快滚吧,刚才还说要回家造人呢,喝酒,呵呵,我还不想被春丽指着鼻子骂?”

    李晓回到镇政府,大院里基本人去楼空,餐厅里也就晚上值班的几个干部和偶尔滞留政府的三两个人吃饭。

    李晓晚上基本不吃饭,拗不过大厨老刘头递过来一碗醪糟甜汤,吃了几个汤圆,李晓就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回到二楼办公室,打开电视看完新闻联播,无聊之下,想起儿子,就给赵姐打了一个电话。

    豆豆继续睡前的动画片,不过今晚迷上狮子王辛巴,给李晓说句话都欠奉。家里似乎一切都好,除了男主人不在,女主人竟然也不在。

    这倒令李晓意外了,今天早上还信誓旦旦爱的是李晓,晚上就继续出去孔雀开屏了。不出意外,晚上妻子做什么,身边应该也缺席不了小鲜肉尹小东,那萌货基本上是梁晓怡的护花使者,庆伟的调查结果早就说明了。

    被挚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李晓的心还是狠狠疼了一吧,说好的分手呢?曾经的山盟海誓还在心底深处荡漾,现实中,妻子却已经在深夜的城市中芬芳,可惜,这份芬芳已经和李晓无关。

    点了支烟,烟草醇厚又令男人沉迷的味道,也无法压下李晓心中的烦躁。坐立不安地犹如困兽般在办公室内走了几圈,李晓下楼开车出了大门,在路边顿了顿,就向南边的工业园开去。

    世界辣么大,何必困顿自己于斗室之间?

    外面的夜色中灯光点点,并没有带来好心情,李晓开了车窗,从窗口扑进来的冷风,让他的头脑保持了即有的清明。

    不知不觉间,李晓开到了工业园区宽广的八车道大道上,下意识停下了车,开门下车站在笔直的园区大道上,看着道路两边不远处的十万人家,李晓双手叉腰,心中豪气顿生。

    三年多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平了三条毫不起眼的荒沟,推平了近千亩的丘陵,终于让下梁多出了上千亩的工业用地。

    正当大家不解的时候,李晓破天荒去银行贷来巨款,一座大型污水处理厂拔地而起,接着第一家南方的厂商进驻,下梁工业园逐渐露出端倪。

    从腹中酝酿到呱呱坠地,犹如婴儿新生,下梁古镇焕发出勃勃生机,李晓也从镇长助理跳票当选副镇长、直至镇长,打了东城区一个措手不及。

    而在工业园区西南方向,相距不远就是市属的开发区。和这里的灯火辉煌相比,开发区的灯光显得有点零落。其中的几点灯火还是市里领导耍六毛,从李晓手里截胡过去的。

    工业园区和市开发区之间,则是黑漆漆的一大片。李晓知道,这夜幕掩盖之下,是几条荒沟和大片低矮的丘陵地带,这是万亩以上的空间啊,这都是大有文章可做的。

    可惜,区里马建国等人和别人的妻子谈恋爱是高手,过剩的精力都化作坊间的几道绯闻,和他们谈发展无异于对牛弹琴。

    叹息几声,收拢了心中的野望,李晓的眼神由远到近,目光所及,和他相距最近的灯火辉煌处似乎有人,这么晚也有人和自己一样无聊?

    李晓下意识地信步由缰走了过去,隐约听到几个人的议论声,似乎还和自己有关。

    “看到没有,就在南边和东边,像我们这样的大公司还有十几家,都是我们李镇长从南方挖回来的。哼,那场面大了去了。”

    说话的是这家制造公司的值班保安,黑色的保安服穿在身上几乎傲娇成真正的警察。

    和保安交谈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外穿着一件过膝的呢大衣,显得很是气派,身边还跟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却不怎么说话。

    中年男人给保安递过去一支芙蓉王,还主动为其点上火,似乎无意地问道:“你们这里这么多生产厂家,这污染很严重吧?虽然你们挣到了钱,可也不能长久。”

    “哼!一看你就是城里人,你们懂什么?污染?”

    好烟换来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傲娇的保安不屑地撇撇嘴,抬手指了指最南边的一座大型平塔。

    “看到没有,那就是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全德国的进口设备,那水流出来据说能直接喝,这都是我们李晓镇长搞来的,你说我们会有污染么?”

    中年男人显得很意外,“你们这个李晓镇长倒不简单,一个镇也敢上马污水处理工程,他一定是个大能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