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6章 心中有道坎
    “我不懂男人?”

    李晓点了点头:“对,你就是不懂,你见过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也许,你也知道他们的目的,可是你为了自己的目的,而选择性刻意忽视。”

    这一点梁晓怡其实清楚,可是现在怎么能承认,那自己不是更加被动?

    “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庄总应该对我有点想法,但是不敢说出来,他有家庭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小尹也有女朋友,他真的拿我当姐姐,很听我的话,就是有点口花花的毛病。”

    解释完,看李晓的脸色更加难看,梁晓怡顿了顿,只好使出杀手锏:“我错了,我都改!你不要再提离婚好不好?”

    快刀斩乱麻的办法,真不适合用来处理感情的纠缠。李晓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现在让梁晓怡同意离婚是不可能了。

    妻子前面解释的他不怎么相信,妻子到底有没有背叛自己?这都需要时间去验证。现在一份离婚协议都打不出来,即是有协议,那也得妻子同意签字才行。上法院嘴上说说还行,可那种方式真不适合李晓。

    一时之间,夫妻两人一只手另类地握在一起,互相凝望着僵持在电脑旁。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睡眼惺忪的赵姐走了进来:“晓晓,都凌晨三点了,你们在吵什么?”

    两人的手忽地松开,面上的笑容都很勉强,“姐,没事,我和晓晓在电脑上玩呢,你快去睡吧。”

    赵姐却在书房的床边坐了下来,盯着夫妻两个说道:“别骗我了,我都在门外站了好大一会儿了,晓晓,你要和晓怡离婚,为什么?”

    赵姐是李晓母亲张梅的一个远方亲戚的侄女,家就在南郊,早年丈夫去世,从晓怡怀孕,张梅就让赵姐来到李晓家帮着照顾晓怡,后来一直照顾儿子豆豆至今,早就融进了李晓的家庭。

    对赵姐,李晓真不敢马虎:“姐,你别问了,反正我有离婚的理由。”

    赵姐对家里事情可是一清二楚:“你们的理由我知道,晓怡,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姐是过来人,你从去年晚上就爱出去玩,我提醒过你,可是你不听。”

    梁晓怡的脸刷地红到耳根后,低头不敢看李晓的眼睛。李晓的眉头紧紧皱起,从去年就爱出去玩,那正是庄长杰调到山城的时间,这是巧合么?

    “晓怡,我们女人不比男人,你出去玩的次数多了,心慢慢也就野了。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时候,你人又长得招男人喜欢,万一走错一步,女人可就没有回头路了,外面说的什么男女平等你千万别信。”

    李晓眼神一亮,没有想到赵姐竟有这么一番深刻的道理,还是站在自己一边的。

    “晓晓,你也别轻易说离婚的话,一个家岂能说散就散了?女人也不容易,长得不好看惹嫌,长得好看招人惦记。晓怡和你都是一起长大的,这就是最好的缘分。人老几辈子,道理是一样的,外面的人又有几个是真心的?”

    梁晓怡心头一喜,意外来了援兵,这个机会她岂能错过:“姐,我是一时迷糊了,我可以改!我也没有做过线的事情,我爱晓晓,也爱这个家。”

    “那你也得证明自己的清白,男人在女人的事情上大方,那是傻子。如果你真做了对不起晓晓的事情,别说晓晓了,我也不答应。”

    这是什么节奏?赵姐这连消带打一参合,还有自己什么戏?

    “姐,这事情很复杂,我们自己商量就行了,你快回去休息,小心豆豆蹬被子。”

    赵姐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知道心疼儿子?你们离婚了,大人是痛快了,那你想没想过孩子会受罪?我知道男人碰到这种事情心里都不舒服。离婚是家里的大事,要不明天把双方家长都叫过来?”

    李晓一想今天母亲的态度,头就大了:“别!这是我和晓怡两个人的事,就别惊动老人了。”

    “两个人的事,你说得轻巧?晓怡是不对,但是还没有到离婚的地步,哪有男人把自己女人往外推的?要是晓怡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也要抛弃她?”

    李晓哪能让赵姐把自己绕进去,小镇长也不是白给的:“那要是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呢?”

    梁晓怡哭着插了进来:“晓晓,我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李晓反问一句:“怎么证明?”

    梁晓怡顿了顿:“我就和庄总和小尹走的近,你可以自己去调查,我也可以配合你。”

    李晓沉默了,看着脸上泪痕斑斑,梨花带雨的妻子,他心中也是不舍,毕竟是十几年青梅竹马朝夕相处的爱人,这份感情岂是轻易能放弃的?

    可想起她和别的男人之间的暧昧,怎么也过不了心中那道坎?下意识低下头,一只手紧紧抓住头发,心里很是纠结,原来活着真的比死还难。

    李晓的模样吓了晓怡一跳,她心中一疼,想过去安慰丈夫,却被赵姐紧紧拉住了。

    “晓怡,跟我来。”

    梁晓怡不舍地被赵姐拉出书房,回到主卧室,赵姐开了灯关了房门,拉着梁晓怡坐在大床上。

    “你傻啊,现在过去安慰只会适得其反,他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让他一个人冷静最好。”

    “姐,我不放心啊,他这次是铁了心要和我离婚,我该怎么办呀?”

    赵姐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好好的一个家,走到这一步你能怪谁?你不作会死不?晓晓重情,爱你能为你舍命,不爱了能和你当一辈子的陌生人。”

    梁晓怡的眼睛立即红了:“姐,我错了,我是迷糊过,可我放不下他呀。”

    赵姐深深地叹了口气,凝重地盯着梁晓怡:“你老实告诉我,你在外面有没有别的男人?你可想好了,这很关键,别把自己给毁了?”

    梁晓怡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没有!姐,我不骗你,和别的男人暧昧一点是有的,我做事是有底线的。”

    赵姐松了口气:“你骗我也就是骗你自己,我且相信你。晓晓这次真是伤心了,外面那些男人你尽量少来往,现在想办法挽回晓晓的心才是大事。”

    顿了顿,赵姐又不放心地说道:“这是你的一道劫难,你爱作的毛病也要改一改,对晓晓要用真心。婚姻需要你自己好好经营,关键是两个人的心要在一起。结婚证就是一张白纸而已,他的心若凉了,你哭都来不及。”

    梁晓怡想了想,抹了一把眼泪,伸手抱住赵姐的腰,呜呜低声哭了起来。

    赵姐伸手轻拍着晓怡的背,眼睛也红了:“姐守寡半辈子,没有男人爱的罪真是受够了。晓怡,你千万不要犯傻,没有男人爱的女人,那就是草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