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7章 蝴蝶面具
    “爸爸。”

    李晓在小床上模模糊糊张开眼,一张稚嫩的脸蛋映入眼帘,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眸静静地注视着他。

    是儿子豆豆,李晓心底有一处地方突然就颤了一下,奶声奶气的声音仿佛有股洪荒之力,击碎了李晓心房上所有坚硬的外壳。

    伸手将儿子扶抱到床上,然后紧紧抱在怀中,低头吻了吻儿子的脸颊,眼眶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李晓脸上的胡茬让豆豆有点痒,偏头躲过骚扰,“爸爸,起床了。”

    抬腕看了看表,天!已经十点多了,李晓把豆豆放下床,穿衣下床,收拾好床铺,牵着豆豆的手走出书房。

    在门口迎面就碰到妻子,两人都顿了顿,神情有点不自然。晓怡眼睛红红的,弯腰拉过儿子,抬眼扫了一眼李晓, “起......来了,快去洗脸刷牙,桌上给你留了早饭。”

    李晓平静地回看了一眼,转身走进了洗手间。洗漱出来回到餐厅,桌上两只碟子一只小碗,油溜馒头片,小碗中是醋淋红油咸菜丝,一盘春季很少见到的凉拌绿菜,不过却没有看到喝的东西。

    李晓食指大动,坐下夹起一片焦脆馒头片,就大吃起来,昨晚熬到凌晨才睡下,肚子真饿了。

    餐厅旁边就是厨房,李晓身后倩影飘过,先进了厨房,然后端了一杯牛奶出来,从李晓身旁轻轻放在餐桌上。

    “谢谢!”鼻尖嗅到一股淡淡地清香,这是李晓很熟悉的味道。李晓的嘴顿了顿,还是不动神色地继续对付起馒头片。

    梁晓怡小心地打量着李晓的脸色,想了想,低头温柔地说道:“吃过了你在家洗个澡,我和赵姐去小区旁边的超市买点菜。”

    买菜!李晓很意外,不由偏头看了妻子一眼,然后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嘲讽地笑容。

    “我有没有听错?这都是赵姐教你的吧,当初怕影响身材,出了月子给豆豆喂母乳都不愿意,买菜做饭可都是粗活,太难为你了吧?”

    “总要学着做的。” 梁晓怡的脸刷地全红了,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委屈地看了一眼李晓,转身去了客厅。

    等李晓吃过饭,赵姐和妻子带着儿子已经走了,家里安静了下来。李晓心里有点空,无聊地打量着熟悉的家,无意中,墙壁上挂着大幅的结婚照映入眼帘。

    照片上一身白色婚纱的梁晓怡美得令人不忍直视,出众如明星般的娇容,杏眼含春凝望着李晓。白天鹅般的脖颈下,白皙地胸部上一道深邃的事业线死死吸引住了李晓的眼神,白纱包裹下惊心动魄的高耸之处,透露着饱满的生命张力。

    李晓的心头一阵恍惚,妻子的美艳让他痴迷,也曾经是李晓自傲于人前的源泉,可此时却夹杂着几分苦涩和难堪,要是一切都还是人生若初见,那该有多好!

    莫名的,李晓心头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妻子的这份惊艳,已经拥抱过别的男人。那这具凹凸有致的娇躯,是不是也曾在别的男人身下绽放?

    这如魔鬼般的念头紧紧攥住了李晓的心房,令他久久沉默起来,不知不觉间神情竟有了几分峥嵘。

    足足盯着婚纱照过了十几分钟,李晓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嗯,怎么又流泪了?懊恼地盯着右手上的湿痕,李晓扪心自问: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

    李晓的右手颤抖了一下,心念一闪,犹如鬼魅般扬起右手,狠狠打在自己的脸上。啪地一声脆响回荡在客厅,火辣辣地疼痛感如此清晰,让他翻涌不已的脑海恢复了清明。

    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自己是好久不知道疼痛的感觉了。这不好,男人么,不知道疼怎么行?挨打就得立正,被人骑到头上,那就溅他一身血!

    李晓心中冷冷地一笑,计较一定,很快恢复了平静,转身走进了主卧室,进浴室痛快地洗了个澡,裹着浴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回到床边坐下。

    擦干了头发,李晓推开正对着床尾的衣橱门,先取出自己的内衣穿上,然后又取出毛衣穿上,坐在床尾整理好衣领。目光无意中扫向衣橱左手边的门,这是妻子专用的衣橱空间,李晓一般是不会去看的。

    顿了顿,偏头看了看窗外的晴朗,一束阳光透过玻璃窗直直地照射在左手边的衣橱上,光束中飞舞着游离不定的尘埃,李晓抬手向一边推开了左手的衣橱门。

    迎面横杆上的色彩明显丰富起来,犹如万国旗般,红黄绿紫绛的生动之间,妻子各色不同艳丽的身影晃动在李晓的脑海之中。

    李晓抬手抚过一件件各色长短不一的服饰,这里面有许多衣服都是他在岁月里的杰作。各种迎接不暇的节日,中西结合的借口,瘦了钱袋,肥了商家,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生活就是一盘盘下不完的棋局,你永远跳不出这个局,还得甘之如饴地适应着各等角色。不管你是做一名冲杀永不回头的卒子,还是紧守中宫做一个运筹帷幄的老帅,只要不是设局者,大小都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我是棋子么,那么谁又是我生活中的设局者?

    脑海纷乱之间,李晓无意中抬眼扫到衣橱最左边有一个白色的纸袋。素雅干净的外包装上,夸张地印着一个蓝色的英文字母。纸袋顶腰的地方微微折曲着,显得有点憋屈,

    这里面是什么,化妆品,还是内衣?

    李晓弯腰从角落里取出纸袋,抚平折叠的地方,打开纸袋,里面是一抹妖艳的蝴蝶样式的蓝色东东。

    嗯?这是什么?

    李晓伸手取了出来,眼皮跳了跳,面前的竟是一具蓝色的蝴蝶面具!

    ......

    因为昨夜的意外,李晓家的生活节奏明显是混乱了,赵姐和妻子从超市回来,做好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饭桌上的气氛比往日冷了许多,李晓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和煦的微笑,但是却很少说话,只有豆豆的欢闹声才使家里有了几分生气。

    梁晓怡硬着头皮,小心地给李晓夹了只大虾,“晓晓,尝尝这个虾,我跟着赵姐学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李晓点点头,接过大虾,掐头去尾后放进嘴里吃了。看妻子一脸期待地等着自己的点评,李晓淡淡地吐出两个字:“难得。”

    梁晓怡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勉强地笑笑,埋头沉闷地吃饭。李晓倒很轻松,转身微笑着伺候起豆豆吃饭。

    饭后,梁晓怡很殷勤地帮赵姐做起了家务,李晓陪着儿子睡了午觉,然后起来和儿子兴致勃勃地看起了动画片,智商直线下降到孩童水平。

    家里表面的气氛很是和谐,生活似乎就是这个样子,不安地就只有人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