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7章 香水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身坐起,脸上又恢复了自信有矜持的笑容。

    “庄总,您好!”

    梁晓怡走了进来,亭亭玉立的站在桌前。一身黑色制服套裙,熨贴的穿在曲线毕现的高挑身材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看着自己,脸上微笑着,成熟少妇的风韵中又有几分少女的纯真。

    压下心头的骚动,他微微一笑:“有事吗?”。

    “庄总,昨晚我的朋友失礼了,我给您道歉。”梁晓怡弯腰鞠躬,黑色西服内白色抹胸下面,一道瓷白的诱人沟壑若隐若现。

    他贪婪地盯了那丰盈处一眼,不动神色又快速收回目光:“请坐。晓怡,昨晚也是意外,只要你的朋友不要误会。”

    庄总的应对得体又恰到好处,真是海归啊!这素质就是不一样,梁晓怡不由得心里一赞。庄总是管理部的直接上级,一直对自己很支持,她不想破坏两人之间好不容易形成的默契。还好,自己的补救还不算晚,想让庄总尽释前嫌,这却有点不够。

    庄长杰起身作势欲替梁晓怡冲咖啡,“还是咖啡,我来给你冲?”

    “哎呀,哪能劳烦你的大驾,我自己来。”

    梁晓怡嗔怪地笑了笑,起身去柜子里取出咖啡,自己冲了放在茶几上。然后走过来又端起庄总的茶杯,去接了热水送到庄总的大班椅上。

    “别整天看着电脑,你颈椎又不好。”

    梁晓怡说完,走到庄总身后,伸手自然地搭在他的脖颈后面,手指微微用力,不轻不重地为他按摩起来。

    庄总惬意地靠在大班椅上,享受起丽人的服务,头部隔着衣服,不时就感触到那处丰挺,让他不由一阵心猿意马,一股淡淡地、熟悉的香味飘进鼻孔中,他不由微微闭上了眼睛。

    “最近在部里感觉怎么样?”

    梁晓怡撇撇嘴:“你又是不知道,在李秋萍手底下能有多痛快。”

    “慢慢来,她是魏总的心腹,一时也不好动,先忍耐一段时间,部里还缺一个副部长,我找个机会让你顶上去。”

    “这不好吧,我刚当上主管,魏总又和你不对付,值不得。”

    “你呀,这种事情能讲客气吗?你也在集团来了五年,又是大学出身,资历足够了,放心,我心里有数。”

    梁晓怡感激地点点头,“谢谢庄总,为什么不见你的爱人来山城?”她心里有点好奇,两人私下交往几个月了,她也算了解他,只是从来没有见过庄总的爱人。

    庄总没有回答,意外变得沉默起来,脸上现出落寞悲伤的神色。她悄悄吐吐舌头,自己的无心之语不会触到了对方的忌讳吧?

    “对不起,我不应该问这些的。”

    “晓怡,我给你说说我故事吧。”

    庄总缓缓地开口道:“我是海城人,大学毕业后去美国加州留学,在那里我遇到了她,一个美丽的南方姑娘,因为同是在异国他乡的老乡,我们很快相爱了,那是我的初恋。”

    庄总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似乎沉浸在往昔回忆中。梁晓怡猜测这肯定是一个悲剧,要不刚才他不会伤心的,她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故事的结局。

    “后来,她一次乘飞机回加州,但飞机出事了……”。庄总突然失声哽咽。

    梁晓怡心中一痛,不由自主地陷入悲戗地氛围中,按摩的双手停住了,轻轻地从侧后让男人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

    庄总心中一荡,一股馨人的特殊的香气包裹住他。他迷醉地吸了口气,这好像不是什么香水的气味。他想了想,明白过来,这是她特有的体香,她竟然是个有天生体香的尤物!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狂跳,他不敢有一点动静,压下心中的激动,静静地嗅着,向后伸出手,握住了一只温热的葇胰。

    “她叫什么?”梁晓怡幽幽地问了一句,作为一个女人,她深深被悲剧的结局震撼了。

    “我叫她馨儿,后来我离开那个伤心之地,回到家乡,和一个女人结婚,但馨儿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中,这使我的婚姻生活陷入痛苦当中。后来公司要派人来山城,我就借机会躲到这儿。”

    顿了顿,庄总诗意地自嘲了一句:“我是一个悲伤的逃兵!”

    这让房间压抑的气氛轻松了几分,梁晓怡莞尔一笑,发现自己的手被庄总握着,脸上一红,轻轻抽了手出来,及时退开了身子。

    “谢谢你,晓怡。”庄总心中苦笑,他感到了她对自己的提防。

    梁晓怡摇了摇头,伤心痴情的男人总是能让女人激起母性的关爱,刚才的恍惚让她有点尴尬。

    “庄总,我先回部里了。”

    庄长杰心里微微有点失落,弯腰从大班台下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纸袋,递给梁晓怡。

    “这是同学从国外带回来的一款香水,我在山城又没有人可送,就送给你吧,不要拒绝哦。”

    “香水!”

    梁晓怡喜悦地接过纸袋,低头看去,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中,静静地躺着一大一小两只晶莹的玻璃瓶,上面却没有任何的文字标识,看品相绝对价值不菲。

    “庄总,这......太贵重了。”

    庄长杰却看出了梁晓怡眼神里的犹豫,“我说过了,你不要拒绝。我一个人在山城,不希望连一份礼品也送不出去,那样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梁晓怡没法拒绝了:“谢谢,我收下。”

    庄长杰半真半假地开了一句玩笑:“谢什么,可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你还欠我一次请客,呵呵。”

    难道又要去会所?梁晓怡愣了愣,清醒了过来,心里很快就有了打算:“说是我请客,可是每次都是你刷卡,最近家里有点事,等过几天时间我约你好吗?”

    “没问题,只是个玩笑,你可不要当真。”

    庄副总盯着那道窈窕地身影消失在门口,不舍的目光才收了回来,房间中还留下淡淡的香味。想到刚才自己随便扯个故事,就让她失了方寸,不由又会心笑起来。

    真是一个多情的女人,也许是远离妻子的寂寞,也许是梁晓怡过分的美丽,若触若离之间,他愈发欲罢不能。猎手与猎物之间的角色都有点迷糊不清了,到底谁才是猎手?

    庄长杰坐回大班椅上,回味了一番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静静地思索一会儿,他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晴不定,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看来得加点火了,一切才刚刚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