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8章 我同意离婚
    梁晓怡回到部里,尹小冬过来,殷勤地给梁晓怡的水杯中接了热水,看到办公桌上的纸袋,好奇地拉开看了看。

    “香水,庄总送的?姐,你危险了。”

    梁晓怡的独立办公桌是临窗的,虽然大家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办公,但是还是形成了独立的空间,小声说话倒不怕别人注意到。

    “怎么危险了?”

    “他不但帮你升职,还送给你女人用的香水,也喜欢带你出去休闲。呵呵,我敢肯定,他喜欢你,你真的危险了。”

    “切,你还送玫瑰了,要说危险,你才是姐的危险。”

    小尹萌萌的瞪大了眼睛,夸张地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姐,我危险?我好伤心,我......不理你了。”

    说完,小尹就气鼓鼓地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敲起了键盘,叭叭地弄出不小的动静。

    梁晓怡撇撇嘴,不屑地心里冷哼一声: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有本事明天不要凑过来献殷勤。

    气走了萌货,看着桌上的纸袋,她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刚才不敢拂庄总的面子,稀里糊涂就收下了香水,看庄总的意思,还要提自己补上副部长的缺,这人情越发大了。

    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自己该怎么办?难道真如小尹说的,庄总对自己有不良企图?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真有麻烦了。

    如果再当了副部长,加上那晚酒店门口的一幕,那自己已经跌至冰点的婚姻真是到头了,这可是自己不希望看到的。

    也许,自己真该和李晓好好谈一次了。女人么,有事何必强自撑着?不但自己辛苦,还是对丈夫的不尊重。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梁晓怡毅然拿起手机走到套间内关上了门,然后拨打了李晓的手机号码。

    “晓晓,你现在下梁?”

    “有事?”语气生硬,还带着淡淡地疏离。

    梁晓怡心中一痛,深呼吸了一次,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你回家吧,或者我去下梁,我想和你谈一谈。”

    “......”

    李晓的沉默让梁晓怡心头一紧:“求你了,有些事情以前都没有对你说,这次,我会敞开心扉全都告诉你,我在单位这里有点麻烦。”

    “你回家吧,我等你。”话筒里的声音有了温度,然后就挂断了。

    你还是关心我的,梁晓怡长长出了口气,心头有点热。

    走出套间,办公室里同事都已经走得差不多。小尹站在桌旁,身上斜跨了一个小包,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看见梁晓怡出来,急忙凑了过来。

    “姐,下班了,方便蹭个车么?”

    你不是生气了,这就缓过来了?梁晓怡冷冷地说道:“不方便,你住的地方和我家在两个方向,今后也不方便,自己坐公交去。”

    “好......吧,我先走了。”小尹似乎又受伤了,垂下眼帘,低头纳闷地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这萌货落寞的背影,梁晓怡心中一软,想喊住他,可又咬咬牙忍住了,自己还是不招惹麻烦了。

    开车回到家里,看见餐桌旁李晓坐着等待的身影,梁晓怡心中的信心更足了,回卧室放下坤包和纸袋。洗过手来餐厅挨着李晓坐下,顺手将豆豆抱在怀里,一顿家常的晚餐就开始了。

    晚餐有了豆豆这个开心果,李晓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让梁晓怡心头暗喜,有豆豆这个福星在,自己的家大概散不了。

    饭后,李晓在客厅看过了新闻联播,起身想回书房,梁晓怡及时拉住了他的手,“我们......回卧室吧。”

    既然答应了妻子要谈,李晓也没有拒绝先回了卧室。晓怡给赵姐打了个手势,才跟着李晓回到卧室,顺手反锁了房门。

    虽然昨夜在书房的小床上算是“同床共枕”,但是,回到主卧室,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拘束了起来。这份拘束来源于曾经的美好,和当下心里明明白白的疏远。

    这里曾经是两人初夜的婚房,灵魂与血肉都沉浸了进去。如果心境不在,才越发让人心头沉重如山。

    人最后悔的就是,我本来可以。

    李晓在后悔,后悔自己没有牢牢把握住这份感情。梁晓怡同样在后悔,后悔自己曾经在外的流连,这对李晓来说,自己等同于......背叛!

    “晓晓,你先去洗个澡吧。”

    梁晓怡话一说出口,竟发现自己紧张得声音都有点颤抖。

    李晓愣了一下,一声不啃,沉默着走过去拉开通往小阳台的推拉门。浴室的灯光亮起,很快刷刷地水流声响了起来。

    梁晓怡抬眼看了看浴室方向,水流声似乎在心头流淌而过。低头咬了咬牙,脱去身上外套薄衫,仅着保暖内衣,紧致饱满的曲线都显露了出来,心中无形之中添了自信,鼓起勇气走向小阳台方向。

    李晓洗过头,然后闭眼站在淋浴下,任凭微热的水从头顶冲刷而下,硕长健朗的身躯一动不动,似乎傻掉了一般。

    不知什么时候,感觉身后气息微动,接着一具颤抖的身躯试探着靠了过来,然后伸手抱住,温热的娇躯从后面贴紧了自己。

    李晓身躯一震,睁开了眼,看了看前腰的手,愣怔着出了会神。他知道妻子的这个主动之举意味着什么,心中久违的激情已经在翻涌。

    可最终李晓还是拒绝了,伸手关了水,然后轻轻拿开腰部的手,向旁边挪开,扯过浴巾裹住自己,平静地走出了浴室。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压抑到极点的哽咽声,李晓的脚步顿了顿,还是毅然走回了卧室。

    十几分钟后,梁晓怡眼睛红红的,穿着棉睡衣回到卧室。看了看沙发上微眯着眼睛的李晓,想了想,揭开被子,上床靠着床头半躺在床上。

    一声长长的叹息,梁晓怡然后淡淡地说道:“不介意的话就上床躺着,别感冒了,这个床还有你一份。”

    李晓倒愣了一下,想了想,机械地起身,从床另一边上来,也靠着床头半躺下,大床上两人之间的距离足能再躺下一个人。

    接着就是难捱地沉默,梁晓怡看着卧室一侧矮柜上摆放的一副李晓和自己的合影。照片上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显得很青葱,脸上还带着未脱的稚嫩之气。

    梁晓怡泪如泉涌,自嘲地笑了笑。

    “我知道你没有原谅我,我纵使说上万遍我没有背叛你,你也不会相信,因为我对你撒谎了,我和别的男人暧昧了。本来我还想和你好好谈一谈我在单位的遭遇,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嗯?李晓不由微微偏了头,看着心如死灰的妻子,他为刚才的绝情有点后悔,这是伤了对方的自尊。

    “我确实是做错了,再后悔你也不会原谅我,事已至此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同意离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