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6章 记者
    张静的想法由不得李晓不点赞:“反而是我着相了,还如你看得通透。”

    “唉,你也别夸我,我会骄傲的,你只是当局者迷而已,吃饭吧,菜都凉了。”

    吃过饭,服务员进来收拾了餐桌,李晓喝了口茶,就提出告辞:“张静,我得回家了,今天谢谢你。”

    张静心里很是不舍,但是李晓要做好男人,她也不好扯后腿,想了想,把一张黑蓝色卡片塞进李晓手中,“这是酒店的管理卡,可以免费到达酒店的任何地方,我想你用得着。”

    管理卡!李晓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行,这是你的管理卡,我拿着不合适。”

    “拿着吧,你替我交了住院费,我也不还你钱,权当冲抵了。再说了,这张卡可以自由出入会所。”

    提到真爱会所,李晓略一想就收下了,低声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走了。

    直到在走廊看不到李晓的身影,张静才不舍地回来,转身看着宽敞的套房,心里一下子就空了,不仅喃喃自语:你能留下该多好。

    ......

    生活似乎有回到了正常的轨道,梁晓怡现在的生活很惬意,在家里和李晓纠缠得像初恋,整天幸福得晕晕乎乎,人越发显得滋润,一频一笑都动人心魄。

    家庭幸福了,可在单位,不知不觉中和部长李秋萍关系紧张了起来。自己这个新扎上任的副部长都快成孤家寡人了,除了尹力一个和王晓茵,所有人都不大听自己的。

    李秋萍是魏总的铁粉,又是东商的老职工,在单位人脉也强大,原来和自己关系还能维持,现在却到了差点撕破脸的地步。

    和更年期的老女人也没有道理可讲。梁晓怡本能地想去找庄总说一说,可想到最近自己刻意疏远庄总,这时再去主动上门也不妥,也只得独自忍着。

    今天早上刚上班,部里开会,李秋萍布置了临时工作,梁晓怡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和庄总必须见面了。

    前天,有一个女顾客来客户服务部投诉,本来很正常的业务,一件有瑕疵的衣服,赔偿处理一下就行了。可这个女顾客很嚣张,提的条件有点过分,服务部负责处理的小姑娘脾气也冲,两人一会儿就吵起来了。

    女顾客丢了面子,气急了顺手就甩了小姑娘一巴掌。小姑娘哭着跑出去搬来了救兵,保卫部一个小年轻正和小姑娘打得火热,怒发冲冠地过来,一个巴掌还回去,女顾客就被送进了医院,据说一个耳朵穿孔,女顾客的家属自然要来闹,辖区派出所出面接了过去。

    不知怎么走了风声,山城报发函过来,今天要来调查采访。女顾客被东商打进了医院,这是多么狗血的剧情,这几年记者都是食肉动物,东商这么大的肥肉,哪能不扑着上?三流报社才打发了,现今大报要来了。

    小事闹成了事件,集团不得不重视,庄副总牵头,综合管理部接待。李秋萍和梁晓怡来到庄总办公室,三个人商量应对方案。老套路自然是统一采访口径,当然红包和酒桌文化是必上的传统节目。

    李秋萍是老职工,也是动乱年代余毒的产物,什么时候都不忘和自己人斗一斗。三个人正绞尽脑汁想办法摆平记者,她却出了个好主意。建议这次接待由梁晓怡当主帅,原因是梁晓怡长得漂亮,具有亲和力。

    梁晓怡本来就不喜欢酒宴接待,听了李秋萍的话,不由生气,心里大骂:本宫长得好,东商人都知道,你这张老脸我看了都减肥。

    女人都想生得漂亮,但太漂亮也是麻烦,一走出去就是事非。晓怡原来是东商的形象大使,接待客户时领导还想发挥她颜值高的优势,结果嘿嘿,不提也罢。

    她参加了几回酒宴,回回不欢而散。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再加上喝点酒,不失态都不行。

    有一回,接待客户,一个大叔级老板,喝了点酒,非要纠缠晓怡当妹妹。晓怡没理他,结果大叔取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当见面礼,也不管是男士表,抓住她的手就跪了,真像要糖吃的小孩子。

    晓怡甩不脱手,气急了顺手就一酒瓶砸过去,给大叔没毛的光脑袋开了瓢,立马送医院抢救去了。后来的接待自然就不敢让她去了,晓怡也正好落得清闲。

    今天李秋萍吃错药了,非要她去接待,看来这老娘们是和自己对抗到底了。她只有向领导求救了:“庄总,一会儿交谈我参加,酒宴就免了吧。”

    庄总温柔地看着她,显得有点为难:“梁部长,这次事情有点麻烦,搞不好集团声誉要受影响,你看......”

    庄总一说,晓怡就知道这次躲不过去了,她还没回答,李秋萍开口了:“庄总您放心,我们全力以赴。”

    梁晓怡看了她一眼,脸上笑咪咪地,还我们!你还准备献身了,也得人家忍得下你这张老脸。

    庄总开口了这事应对方案就这么定了,梁晓怡和李秋萍就回到部里等,这一等就等到中午快下班,看来人家故意避开午餐时间,图谋甚大啊!

    梁晓怡晓怡管不了那么多,去餐厅吃了饭,然后回部里,在里间沙发上披件外套就睡了,小尹在外面电脑上玩网游当哨兵。

    下午上班,晓怡打电话联系报社,山城报终于来了,而且是组团来的,一个记者部李副主任外带一男一女两位记者。

    把报社一行人迎到接待室,庄总带着李秋萍过来见面,互相介绍落坐。晓怡让部里的人摆上水果茶点,泡茶冲咖啡好一通忙活,客套完了,戏肉就上来了。

    李副主任快五十了,戴一副眼镜,看着就像文化人。他看到梁晓怡眼睛一亮,不住眼盯着她看。梁晓怡心内不喜,半个眼球也不看他。

    李副主任似乎把采访都忘了,和庄总天南海北就聊上了,一边谈笑风生展示才华,一边不时看一下晓怡的反应。庄总是海龟,见识自然不凡,两个人天南海北神侃了一个多小时。

    李秋萍坐在一旁,看看梁晓怡再盯着李主任,小眼睛咕噜乱转,不知在想什么。梁晓怡听得昏昏沉沉,只得喝咖啡提神,最后借上洗手间,躲了出去。

    李副主任看她走出去,失望地停了话头,看着外面:“梁部长去哪儿了?”庄总意味深长地看看他:“李主任,梁部长马上就回来,我们继续。”

    李主任摇摇头,转身就让两位记者去售后部采访。梁晓怡出去了,李秋萍只得硬着头皮上,不过口才也利落,应付得还行。

    等梁晓怡重新进来,李秋萍正说到正戏上,打人的保安自然就成了临时工。反正坏事都是临时工干的,这是流行天下的真理,没有什么奇怪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