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68章 果然是消耗型的
    其实,婚姻未尝不是一场赌博,结局只有两种,你赢了,或者别人赢了。要想不赢不输,除非你不玩,或者掀了桌子。

    李晓试着笑了笑,可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张静,我可能已经不会笑了,你不知道,忘记一个人就好像从心上剜掉一块肉,真是......生不如死。”

    张静身躯一震,努力挤出几丝微笑:“用情至深也伤人,我看得出,虽然你在尝试着放下,可我知道你现在还做不到。爱一个人很难,忘记一个曾经爱的人也需要巨大的勇气。”

    那就尝试着学会忘记,从今天开始,晓怡还是打了电话过来,“李晓,你在家吗?”

    李晓嘲讽地撇撇嘴:“我在镇上,你不在家?”

    “嗯,我要加一会儿班,给你说一声。”

    “需要我来接你吗?”

    顿了顿,梁晓怡才回复道:“不用,部里小尹和小静都在呢,加班说不定什么时候结束。”

    等妻子挂了电话,李晓想了想,给纪涛打了过去,“小纪,你今晚在班吗?”

    “我一般是晚班,晚上十点钟交班。对了,下午下班后,嫂子和小尹等几个部里人一起出去了,好像要去什么地方吃饭唱歌。”

    李晓心里一震:“嗯?我知道了,纪涛,今后有这种异常情况你及时通知我。”

    “哥,我知道了,今天是我疏忽了。”

    李晓也不好责怪纪涛:“别忘了去拿驾照,要多练习。”

    挂了电话,李晓嘲讽地笑笑:“她又撒谎了,明明去吃饭唱歌却说成加班。”

    张静担忧地皱起了眉头:“晓怡的心真大,这绑架案才过去几天,她晚上还去外面去玩?”

    李晓的情绪显得很是低落,点了支烟默默抽了起来。

    “你不去找找,万一......”

    “不用,有那个小鲜肉在呢,又萌又年轻,他比我给力多了,呵呵。”

    张静的嘴动了动,想了想,最终轻轻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

    “张静,有婚姻的女人大致有三种。第一种是助夫型,心都在丈夫身上,男人遇上这种女人即是事业不成功,也会平静幸福地生活下去。第二种则是坑夫型,心都在别的男人身上,这种家庭基本会早早散伙,甚至是灾祸临头。”

    “哦,那么第三种呢?”

    李晓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第三种是消耗型,她的心里有丈夫也有别的男人,整天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自命不凡不停地折腾,折磨了别人也折磨了自己。男人整天只能围着她转,什么事情也做不成。”

    这不是说梁晓怡嘛,张静心中一疼,忙转移了话题:“那你看我是那种女人?”

    李晓偏头看了看张静,微微一笑:“你是什么人我心里一直很清楚,不过你现在单身,我不做评价,你说梁晓怡是那种女人?”

    怎么又绕回去了?张静叹了口气,想了想,脸色红了红,试探着靠在李晓身上,“晓怡是你的妻子,她是那一种我也不做评价。”

    “呵呵,你果然和晓怡不一样,如果是她来评价你,那是不会客气的。”

    张静抿嘴笑了笑:“你好像婚姻专家一样,对女人真懂!”

    李晓自嘲地叹了口气:“我是什么专家?自己的感情一团糟。人总是在心痛中懂得,我也是痛够了,有点体会而已。”

    两人都陷入一种难言的伤感情绪之中,似乎时间都不存在,李晓的眼角不知不觉就湿润了,好久都在沉默无语。

    张静擦了擦眼睛,想了想,起身拿过一个遥控器,手指动了动,房间里响起一段熟悉的旋律。

    你说你还是喜欢孤单

    其实你是怕被我看穿

    ......

    事到如今没有答案

    我的真心为你牵绊

    想要把你忘记真的好难

    听你说声爱我真的好难

    曾经说过的话风吹云散

    不管相见的夜多么难堪

    简简单单的说 爱是不爱

    唯一的答案

    爱一个人好难

    一首老歌,两人的感触却是天地之差。张静心底的爱无法靠岸,李晓的爱正随风飘散,真如歌曲里反复咏叹的那样:爱一个人好难,忘记一个人更难!

    音乐声停了,房间里唯剩下时光在静静地流淌,李晓似乎忘记了回家,闭眼靠着沙发,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

    张静悄悄看了看碗表,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了,想了想,起身取来一条薄毯,依偎着李晓坐下,替两人盖上薄毯。一时心头却如小鹿乱撞,淡淡地甜蜜中却有着忐忑不安,这毕竟是梁晓怡的男人。

    李晓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惊醒了沙发上两人。张静坐起来想去帮李晓拿过来,李晓却出手更快,一把拿过手机,扫了一眼就接通了。

    “赵姐,什么事?”

    赵姐几乎带了哭腔:“你在哪里?现在凌晨都过了,晓怡加班还没有回来。这是什么狗屁单位,一个女人家这算什么?你快去给我找人。”

    李晓猛地站了起来,剑眉一挑:“赵姐,放心,她死不了,我马上去找。”

    挂断电话,李晓摇摇了头,努力让自己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略一想,随手拨出了妻子的手机号码。

    妻子手机通着,却偏偏没人接电话,心急之下李晓嘴里狠狠骂了一句,挂断又翻出纪涛的号码拨了过去。午夜的节奏似乎都慢了半拍,在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纪涛总算接通了电话。

    “哥,怎么这会打了过来?有事。”

    “我问你,你下班时候,看到你嫂子回到单位没有?”

    “没有啊,晚上谁去集团干什么?上面很少加班的。”

    李晓顿了顿,感觉呼吸有点不畅:“管理部电话是多少?”

    纪涛随口报出号码,李晓立即挂断了电话,拨打了部里的固话,直到电话自动挂断,也没有人接听。

    李晓脑海中顿时急成一团浆糊,烦躁得抬手就想摔了手机:“这个贱人到底在哪里?”

    张静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了下来,某人果然是消耗型的:“你别急,再好好想一想,晓怡今晚不是和同事一起吃饭唱歌了吗?”

    “哦,对!”

    李晓急忙点开手机,翻出刘小静的号码打了过去,可奇怪的是,手机明明打通了就是没有人接听。

    气急之下,李晓跌坐在沙发上,手机扔在一边,却没有再打电话的意思了,“算了,我着急有什么用,说不定人家正在郎情妾意,不管了。”

    “李晓,你别慌,再打一遍。”

    李晓心如死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有一点反应,张静只好拿过李晓的手机,按照刚才的记忆顺利解锁,然后把最新通话的号码重新拨打了出去。

    手机打通了,铃声焦心地响着,终于有人接通了电话,一个粗狂的男声传了过来:“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