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76章 及时雨
    刘强在黎明时分才被过路的司机发现,接着被接到报警的交警送进了山城第一医院,等马辉辉知道消息赶来医院已经是中午了,刘黑子已经动完了手术。

    主治医生很权威,刘强的腿骨和脚踝严重受损,今后只能成为一名光荣的残疾人士。马辉辉气得七窍生烟,刘强是自己手下第一大将,心狠手辣,替自己废了几个男人,如今却被人给废了。

    得知是两名假冒的警察袭击了刘强,而刘强又知道自己许多黑事,马辉辉连报警也不能。

    损失也不小,崭新的奥迪车A8进了水,就是修好也没有人喜欢开了。晦气不说,就像自己的女人和别人滚了床单,再回到身边也犹如吞了一只苍蝇,恶心人不是。

    马辉辉最大的损失就是丢失的那些借条条,粗略估计下来本金都超过百万了。黑涩会没有文化,放钱出去就只有一份原始借条,现在没有了借条还怎么去敲诈?

    心里把刘黑子祖宗八代女性全都问候了一遍,马辉辉假意安慰了刘强几句,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留了些钱就带着马仔离开了医院。

    没有了刘黑子在身边,混黑第一要务是自身安全,不论是装逼和面子关系,常军“常大胆”很快上位了,很拉风地耸立在马公子身后,黑西服大墨镜,一副马哥你带我装逼带我飞的喜庆架势。

    为了提振军心,中午十二点,马辉辉召集辉东公司的几名骨干吃饭,地点选在城区一家湘菜馆。

    这家小酒楼规模不大,菜味很有特色,马辉辉之所以爱在这里吃饭,关键是酒楼的老板娘很有风韵,虽然没有弄到手,但揩揩油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酒菜摆满了一桌,马辉辉高调地训了几句话,很拉风地收到一堆马屁,接着这些机灵的马仔们就懵圈了,这顿饭不怎么好混。

    钱是什么?在马辉辉心里那是比马建国还要重要的玩意,“刘黑子是废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都没有什么。但是,借条没了钱却放出去了,那些借钱的人大家必须想办法搞出来,否则,大家今后都去喝西北风?”

    搞?怎么搞?

    “钱怎么放出去的大家多少都经手过,现在都给我好好想一想,记起了谁就让常军登记下来,借条没有了账不能死!”

    妈妈咪呀,这不是......忆苦思甜么!

    你让大家回忆会所的女孩子,保证个个张口就来,连具体的三围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放钱收账本就是个复杂活儿,现在考效混黑的记忆力不是开玩笑么?有这记忆力哥早早上大学混白道了。

    忆苦思甜会的效果自然不理想,半个小时过去,大家搜肠刮肚就回忆起了一两笔小账目,数额还不到几万。马辉辉本就是惯坏了脾气的衙内,猛地摔了杯子,一脚把吊在自己脖子上,像一个装树袋熊似的小太妹踢到地上。

    “靠!老子养你们是吃干饭的,都给我使劲想,想不起来就别跟我混了。”

    马辉辉一时虎威大发,众雄雌伏。可惜包房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一个三十几岁的旗袍少妇走了进来,风姿卓越间尽显江南女子的柔美。

    “马公子,怎么发这么大脾气?今天的菜不合口味?”

    马辉辉尴尬地笑了笑,眼神犹如车开了大灯,盯着旗袍包裹下是我娇躯,心里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上前伸手揽住了少妇的柳腰,鼻尖使劲嗅了嗅,一股淡淡地香味直冲心扉。

    “老板娘,这些小弟都不争气,我就是随便教训几句,没事。来,陪哥哥走一个。”

    “我来端酒。”

    少妇灵巧地闪身脱离开马辉辉的怀抱,伸手端来两杯白酒,“来,马公子经常照顾我的生意,妹子敬你一杯酒。”

    马辉辉心中涌起一股邪火,接过酒杯乘势就握住了少妇的一只葇胰,“知道我照顾你的生意,那就和哥哥喝个交杯酒。”

    少妇的眉头皱了皱,又很快舒展开来,笑脸如花:“行!妹子就陪马哥喝一杯。”

    在一群手下羡慕的眼神中,马辉辉和旗袍少妇右手交错而过,紧挨着身子仰脖各自喝干了杯中酒。

    “好!”常军特有眼力价,带头鼓掌喝彩,其它马仔立即跟进,鼓掌叫好声响起一片。

    马辉辉得意之下乘胜追击,伸手揽紧少妇的腰身,大手下滑了些,在惊人的翘起上狠狠抚了几把。嗯,手感果然不错。

    少妇挣扎了一下,一时倒走不脱。这时,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女服务员焦急地进来救场:“老板,隔壁包房宋公子有请。”

    马辉辉手里正捞到福利,岂肯轻易撒手,没好气地瞪了服务员一眼:“什么狗屁宋公子,你给我滚出去,长得要什么没什么,一个太平公主还出来吓人。”

    女服务员愣了一下,对老板娘打了个眼色,很快退了出去。马辉辉扫清了干扰,胳膊收紧,端起一杯酒,“妹子,哥哥今天和你有缘,我喂你喝杯酒,呵呵。”

    说完仰脖将酒倒进嘴里,低头凑了过来,嘴对着少妇的红唇就要挨触碰在一起。常军心头一喜,又举手带头鼓掌。马公子见了女人自然又会忘记了钱,兄弟们眼下这一关总算过去了。

    门又被推开了,刚才的女服务员打头,身后跟了几个穿风衣的男子,为首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眼神不善地死死盯着马辉辉。

    马辉辉一愣,正要发怒却又是一惊,张大了嘴巴急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板娘借机脱离开马辉辉的魔手,委屈地躲到为首男人身后,一对长睫毛一阵抖动,眼看就要掉下泪来。

    为首的男人怜惜地拍了拍少妇的肩膀:“乖,别怕,几个小垃圾,看哥哥为你出气。”

    常军今天刚上位当了二哥,自然要挺身而出了,站起来抬手一指:“你踏马谁呀?敢抢马哥看上的女人?”

    马辉辉脸如土色,身子一个哆嗦,却不知怎么开口救场,对方扬手一个耳光就摔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包房内的众人都惊呆了,竟敢动手?

    常军伸手摸了摸生疼的脸颊,常大胆果然胆子大了起来,怒气冲冲要打过去,马辉辉一声断呵:“住手,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宋大哥,还不快滚下去。”

    呵斥完不长眼的手下,马辉辉满脸堆笑,弯腰媚馅地说道:“宋大哥,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哥,我给您赔罪。”

    被称为宋大哥的男人,揽着老板娘大大咧咧坐下,不屑地瞪了马辉辉一眼,然后眯起眼扫视了一圈马辉辉的几个手下,不紧不慢地说道:“最真臭,都自己掌嘴,我及时雨今天就教教你们怎么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