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82章 心微凉
    人总是容易被表面的假象迷惑,冷静和睿智往往都是在事后。

    泡温泉,男女几乎是坦诚相对的,退一万步,假如尹小冬真是孩子般的萌生物,这也对他是一种不负责任。

    想了想,李晓还是决定问一问妻子,来到客厅,妻子不着痕迹地放下了手机,眼神有点不自然,“忙完了?正好休息一下吃午饭。”

    话临出口,李晓的睿智似乎又回来了。自己出面提醒一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无非再听一遍小尹还是孩子的说法,有意思么?

    “晓怡,明天我就要去区政府上班,这次是平级调动,给新来的马卫东区长当办公室主任。机关的事务很杂,我又是新来的,每天回家可能会晚一点,甚至不能回家,我提前给你说一声。”

    “这么......忙?”

    “嗯,区里面临换届,我这个区办主任就是伺候人的角色,区办是二十四小时值班的,我先得跟一跟,每天晚上能不能回家,真是说不准。”

    晓怡轻轻依偎过来,不由叹息一声:“你总是这么忙,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啊?”

    妻子的亲呢之举,下意识让李晓有点抗拒,轻轻退开一些距离:“别闹,豆豆还在旁边呢,小家伙还以为我跟他要抢妈妈。”

    提到孩子,晓怡的情绪又起来了:“你呀,还别说,豆豆刚才真盯着你,小家伙有意见了。”

    “西街派出所那个杨副所长,昨天被市纪委带走了,还真不容易,他的叔叔是西城的副区长,也被纪委同时带走了,‘滚石’K吧也被查封了。这下好了,你受的气也出了,纪委警察齐出手,也不知他又得罪谁了?”

    嗯?梁晓怡坐直了身体,显得很意外,先是瞪大了眼睛,接着脸色变得很不自然,眼神有点躲闪:“这样啊,这种人......迟早会出事的。”

    果然如此,李晓微微一笑,起身站了起来:“吃饭吧,我去帮着端菜。”

    饭前饭后,梁晓怡变得有点寡言少语。临回卧室午休的时候,李晓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好像有点不高兴,有事......可以和我说。”

    “哦,没有,大概是困了吧。”梁晓怡淡淡应了一句,径直转身先回了卧室。

    李晓看着妻子动人的背影,心中很是失望,下意识转身去了书房,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关了房门,拿起手机给庆伟打了过去。

    “庆伟,麻烦你一件事。安排可靠的人查一下晓怡这周的通话记录,西街派出所的事我刚才对她说了,她好像很意外。”

    “行,完全可靠的人就小朱和小白了,我马上安排去查一查。”

    对小朱李晓心里有点不喜:“就小白吧。”

    “嗯,小白对你的事绝对会上心,呵呵。”

    想起昨晚小白的异常举动,李晓心中一跳:“这是......什么说法?”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没看出来吗?小白对你有点意思,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呵呵。”

    “滚,有你这么邪恶的师父么?她不是我的菜。”

    “我等会再滚,出大事了,午饭前,常军出车祸了,在东城一家宾馆门前被一辆渣土车撞了。”

    “车祸!”

    “嗯,很诡异的车祸,常军估计昨晚在宾馆潇洒,刚出来走到自己车前,渣土车直接冲上人行道把人和车都撞了。常军的车被撞得不成样子,人的双腿也保不住了,交警大队觉得不正常,就让我们技术人员配合勘察现场。”

    李晓好久没有说话,想了想,才问道:“你觉得会是及时雨做的吗?”

    “你自己想,十几米的直线距离啊,司机好像喝了酒,不过人神智也不糊涂,主动报警还拿手机拍了现场照片,巧合的是,渣土车是属于四海公司的车辆。”

    “真够嚣张的,就剩下直接说是他做的了。不过这也符合及时雨的性格,历来是横着走的主,估计司机甘愿坐牢吧。”

    “酒驾伤人致残自然会被判刑,不过刑期不会长,再加上有四海公司周旋,你觉得司机能在牢里待多久?”

    李晓不由叹息一声:“出来混......真的没前途,他害人人也害他。我估计及时雨还会有大动作,一个喜欢让别人喝尿的奇葩,怎么会喜欢自己也喝那恶心东西?都是狗咬狗,我们静观其变吧。”

    挂了电话,李晓摇了摇头,心中却没有一点内疚感。有的人活着,别人就活不好,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午睡起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李晓去洗手间,路过卧室时看到卧室中妻子不在,出来后客厅中也不见妻子的身影。

    “赵姐,晓怡人呢?”

    “出去了,走时你还睡着,她说是约同事去健身房锻炼身体。”

    嗯,出去了?妻子以前替两人都办过一家健身房的年卡,平时却不怎么去,今天却意外地去了,这让李晓感觉很突兀。

    疑虑之下,李晓心中有个想法却怎么也压不住,会不会是和小尹去了温泉?

    回到书房,李晓想了想,苦涩地笑了笑,还是拿起手机给妻子打了过去。虽然心里早已决定放妻子一个自由,临了遇到事情才发现自己还是割舍不下,难道自己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

    电话响了好久妻子并没有接听,在李晓快变得失去耐心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晓晓,你起床了?”

    “嗯,都几点了我还能睡,你在健身房?”

    顿了顿,妻子才说道:“是呀,办了卡好久没有来,感觉最近都胖了许多,就约了同事一起来,你要不要过来?”

    “不用了,我体重没有超标,还是在家当宅男吧,你不会是约了男同事,呵呵。”

    “你猜,呵呵,放心,我约了严芳一起锻炼。”

    “嗯,注意不要锻炼的过狠,好久不去,不要伤了肌肉,我挂了。”

    莫名地李晓有种直觉,妻子似乎没有在健身房。几乎没有迟疑,李晓回到卧室,在妻子梳妆台的抽屉里取出了健身卡,出来给赵姐打了声招呼就开门离开了家。

    看到楼下的停车位上妻子的车没有在,李晓更确信,妻子没有在健身馆。因为那家健身房距离小区不远,临街停车也不方便,走过去不是更好?

    李晓顿了顿,步行着走出小区,不到十分钟就来到这家临街的“动感健身房”,大楼的一楼是一个手机卖场,顺着旁边的楼梯走到二楼,推开健身房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一个身穿红色运动装的女孩子热情地迎了上来:“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第一次来吗?”

    “我找个朋友。”李晓出示了一下年卡,顺利地进入了二楼的健身房。

    健身房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李晓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妻子的身影,又顺着内部楼梯来到三楼,走过一个个器械室,仍旧没有发现妻子的身影。

    健身房只有两层楼,二十几分钟过去,看着练得热火朝天的客人,李晓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妻子又撒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