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9章 拍了桌子
    回到二楼办公室,李晓点了支烟,沉思良久。刚才和马区长谈话,自己有点犯忌讳了,也是马卫东被西边打压的太狠,心中憋屈才接受了李晓的建议。

    体制内讲一个稳健和表面的一团和气,换一个心机深沉的领导,遇到李晓这样的“危险分子”,那铁定是被打入冷宫的下场。

    可是,李晓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在下梁做了四年多的老黄牛,整出了一个绿色的工业园,此等耀眼的政绩,放在别人身上,早是广播有声电视有影,最起码一个区委常委是跑不了的。

    可是自己呢?一个区长助理还当了光荣的备胎,甚至是这个镇长,还是妻子走了夫人路线得来的,这让骄傲到骨子里的李晓情何以堪?

    妻子身上迷雾重重,无论最终真相如何,可是李晓知道,自己的家散了。痛彻心扉之余,李晓只能做一回真正的男人,留在山城和一切给了自己侮辱的人斗到底。

    失败了又能怎么样?大不了回秦城求老师收留,做一个教书匠也不错。自己最在乎的东西失去了,恐怕现在仅仅剩下了这点可怜的自尊心了。

    不就是一个三线的城市,鬼鬼魅魅真就当自己是天了,一群井底之蛙而已。既然你们夺走了我李晓的全部,我不介意将你们一个个打落尘埃。

    “师兄,喝点茶,你的脸色怎么回事,这么难看?”李雅萍闪身出来,端过一个杯红茶,担忧地看着李晓。

    李晓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抬手抹了把眼角,“嗯,眼睛怎么有点酸,是你吓了我一跳。雅萍,你让区办财务科卢科长过来一下,我看一看最近区办的支出情况。”

    李雅萍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就退了出来,走到北边的洗手间,眼泪簌簌流了下来。李晓刚才竟然流泪了,两人认识了近十年,李雅萍何时见到过李晓流过泪?

    谁最懂李晓?那非李雅萍莫属,这一点作为妻子的梁晓怡也比不上。李雅萍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顿时就明白过来。

    梁晓怡你何必呢?当初防贼一样防着别的女人,现在和李晓在一起了却不知道珍惜,难道这就是你宣扬的此生只爱李晓一个?

    默默伤心了一会儿,李雅萍才记起了正事,走到二楼西头财务科,找到了科长卢琴:“卢科长,李主任让你把最近的支出清理一下,马上报给李主任。”

    卢琴三十多岁,长得很文气,听到李雅萍的通知有点意外:“区办财务一直是庞区长分管,李主任怎么突然要过问?”

    李雅萍心情本来就不好,看到卢琴竟敢装糊涂,不由就火气上涌:“卢科长,李主任是区办的主任,怎么就不能过问区办下属的财务科?你不要把分管领导和主管领导弄混了,既然这样我马上回复李主任,你看着办吧?”

    李雅萍又回来找到李晓,把事情说了,李晓的眉头紧紧皱起,随即又舒展开来:“呵呵,她不想让我过问就对了,心里没有鬼怎么怕我看账?我还偏要看了,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给马区长打个招呼。”

    卢琴不要李晓看账倒不是她看不起李晓,而是这账目真不能让人看。梁区长最后住院,庞区长主持区府工作,花钱自然大方,卢琴是庞区长的铁粉,自然顺着庞区长,自家也落了不少好处。

    现在马区长来了,区办的新主任也到任了,机关财务上的事就是主任管的事,她岂敢怠慢?想了想,走到避静的角落,拿起手机就给庞区长打了过去。

    李晓在办公室等着卢琴过来,卢琴没有来,倒是庞区长的电话打了过来。

    “李主任,听财务科说,你要看最近的支持情况?”

    “庞区长,是有这回事?”

    “财务科是我分管,支持情况我都清楚,大家都很忙,我看就没有必要麻烦了。”

    李晓对庞明星可不会讲什么客气:“庞区长,机关财务我是主管,不经过我的手,由你直管不符合规定,要不还要我这个主任做什么?再说了,马区长新上任,以前的账目总要沥清,要是后面出了事算谁的?”

    庞明星自家知道自家事,顿了顿,常务区长的威风就摆出来了:“既然我是分管,你这样插手是不放心我批过的字?”

    李晓直接顶了回去:“我是财务主管,不让我看账目是那家的道理?我放心不放心你,等看过账目再说,这不但是纪律要求,也是马区长的意思。”

    庞明星嚣张惯了,被李晓顶的难受,只好虚晃一枪打算走人:“我亲自和马区长说。”

    “你不亲自和马区长说,别人也和马区长说不上话,其实,你应该向纪委说才好。”

    李晓冷冷挂了电话,什么玩意,一家区长为几个小钱竟想越过区办直管财务,想架空我这个主任,真当区府是你家开的?

    李晓喝了几杯茶,想到庞明星如此失态,这机关财务恐怕真有问题,说不定马区长等的机会就在这里。

    “李主任,您好,这是最近一月的机关收支情况报表。”卢琴怯生生地走了进来,把几张报表恭敬地放在李晓办公桌上。

    李晓冷哼一声,拿起报表仔细看了一遍,看了看最后的落款,随意问了一句:“这些款项都支出去了?”

    卢琴惊慌地抬起头:“嗯,支出去了。”

    “啪!”李晓抬手猛地拍了一把桌子,站起身来:“胡闹!这上面没有马区长签字怎么就划款了?你懂不懂财务纪律?”

    卢琴吓得带了哭腔:“庞区长签过字的。”

    “你这个科长是怎么当的?东城区政府区长是马卫东,别人签字你就敢划款?好大的胆子!明天我组织统一清查账目,你给我出去!”

    卢琴连惊带吓,整个人都懵了,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在走廊洒下一路哭声,惊得各个办公室的吃瓜群众都面面相觑。这李主任好猛!连庞区长的人都敢骂哭。

    李雅萍及时闪身进来,端茶递烟,又是肩膀按摩,好像地主家的丫鬟,“师兄,消消气,为那些人不值得,龙体要紧啊。”

    李晓眉开眼笑:“我哪里生气了?我和马区长正想找庞区长的茬,没有想到卢琴这个蠢女人倒自己送上门了。”

    李雅萍松了口气:“我就说呢,原来你是故意的。这下你可能在大院要声名远扬了,明天真要查账?”

    “当然,就是账目没问题也要查,何况真有问题?不过嘛,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走,陪我去趟市审计局,明天安排查账的事,顺便我请师妹吃个晚饭。”

    李雅萍不信李晓真改了性子:“吃饭?真的假的,那顺便陪我去泡个吧?”

    李晓痛快地点点头:“行!今晚都随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