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19章 这是什么节奏
    李晓上楼取了手包,没有开车就走出了政府大院。西郊河堤北岸那里都是茶室和休闲的地方,又有行驶限制,自己对那里真不熟。

    出门打了辆车,给司机说了地址,出租司机都是山城的活地图。仅仅二十分钟过去,李晓已经被送到河堤北岸的主道上。在河堤下北边的树荫下,李晓按车牌号找到了小白开的那辆白色桑塔纳小车。

    车内却空无一人,车门也锁着,也不知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看了看南边的一栋栋小楼,大都是一家家茶室,实际都是麻将馆和休闲的场所。

    李晓给小白发了个信息,很快车子鸣笛了一声,李晓知道小白应该在附近,遂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近半个小时过去,一声便装的小白提着一个塑料袋,从斜对面的一家茶室内走了出来。身上一件黄色的短款紧身羽绒服,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脚上黑色恨天高,修长饱满的身材尽显,尤其是一双大长腿,长的晃眼。

    回到车里,小白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两份快餐和热饮,“李哥,先吃点饭吧。”

    “不是让我请你吃饭么,怎么还成了你请我?”

    “吃吧,我只是想让你来陪着我。”小白说完,红着脸帮李晓取出一次性筷子,自己也打开快餐盒,埋头吃了起来。

    这话简单明了,符合小白这个女警花爽利的性格,一个女孩子能这样坦露心迹,让李晓的确难以回应,低头吃了几口饭,想了想,问起了正事。

    “早上你不是在查传单的事,怎么又盯上了陈大勇?”

    “赵队一直安排另外一个干警在盯着陈大勇,早上辖区又出现了盗窃案,人手不够,赵大队就让我接替一下。”

    想到庆伟还在帮自己查证徐艳红和刘成,李晓心里很过意不去:“对不起,我今年的事情太多,都让你们安生不了。”

    “没有什么,陈大勇本身就是马辉辉会所的人,也是大队重点关注的对象。先期我们查了查,觉得这个陈大勇有点奇怪,即是马辉辉的人,又有自己的势力。”

    李晓想了想,说道:“我也觉得陈大勇不简单,一身名牌,出手阔绰,根本不像一个看场子的,原来他还有自己的势力,里面情况怎样?”

    “中午他先和你岳母去了城区商场,给你岳母买了几套女士衣服,然后就到这里的茶室,我问了跟踪他的同事,这个茶室就是陈大勇的,现在你岳母在里面打牌,手气好像不太好,要不要进去见一见?”

    李晓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不用,我去不方便。既然陈大勇有问题,就不能打草惊蛇,一会儿你在再进去看一看。”

    一边吃饭,李晓一边想着这件事。这个自己不熟悉的老同学做为岳母的干儿子,难道真的是很“孝顺”?依李晓上次的观察,真是比自己这个女婿都到位。

    “小白,那些衣服你估计陈大勇是买给谁的?”

    “当然是买给伯母啊,是伯母亲自试穿的,她不想要,陈大勇硬买下了,几套衣服价值都过万了。这个陈大勇到底在图谋什么,我总觉得他另有目的。”

    是啊,陈大勇图谋什么?岳母虽然容貌出众,毕竟年龄也大了,可是能当陈大勇母亲的人,难道陈大勇是因为梁晓怡?

    想起梁晓怡傲娇又聪慧的性格,她和陈大勇绝对不会发生什么,那么陈大勇真是因为孝心?打死李晓都不会相信,真有孝心,怎么不去对自己的亲母亲尽孝?

    反过来想,岳母和陈大勇走的这样近,她是怎么想的,这......合适么?难道是因为她一个人太孤寂,想要一份亲情?还有一种可能,李晓念头刚起吓得就自己打消了,这也对长辈太不尊敬了。

    可毕竟男女性别不同,李晓真放心不下:“小白,一会儿进去你拍几张照片,我想知道,陈大勇和我岳母之间是怎样相处的?”

    “嗯,那我先进去了。”小白喝了几口热饮,收拾了餐盒,扣紧羽绒服开门下车,然后又走进了刚才的那家茶室。

    李晓下车扔了垃圾,站在车外抽了支烟,怕万一岳母出来碰到尴尬,又回到车后座斜躺着眯眼小睡了一会儿。

    感觉到车门响动,李晓惊醒过来,坐起来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李哥,看前面那辆车,陈大勇和伯母开车走了。”

    “跟上去看一看。”既然已经过了下午上班时间,李晓也无所谓了。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番,然后盯着前面的宝马车若有所思。

    “这是陈大勇的车?”

    “当然,他还有一辆奥迪A6,也不知这小子当保安也能发财,就凭他这个茶室也挣不了这么多,他还要养那几个马仔,所以,赵大队才起了疑心。”

    小白感慨完,腾出一只手打开手机,翻出相册递给了李晓:“伯母先输了不少,后来陈大勇替换上去打了几把,手风就顺了,伯母上去可是大胜,小赢了四千多。我看那麻将机有遥控,谁输谁赢都由陈大勇控制。”

    李晓接过来一看,第一眼就看到了小白的许多工作生活照,最后是几张刚才在茶室内拍的照片。陈大勇在打牌,岳母聚精会神地坐在一旁观战。

    然后又换了是岳母在打牌,刺眼的是,陈大勇挨着岳母坐着,手还放肆地搭在椅背上,感觉好像搂抱着岳母似的。

    最后一张照片是在茶室的前台,岳母好像不好意思收钱,陈大勇拿着一大叠大钞塞到岳母手中,拉扯之间,两人的神态很是亲呢。

    李晓不由喃喃自语:“这是什么套路?又是高档衣服,又是帮着赢钱,亲儿子怕也没有这么给力?陈大勇想做什么?”

    前面的宝马进了大厂北生活区大门,知道岳母是回了厂区的家。想了想,李晓让小白停了车,去路边的超市买了些礼品,然后去门卫处做了登记,才重新上车,指点着让小白开到北城区生活区。

    果然,那辆宝马还停在岳母家的楼下,李晓紧紧皱起眉头,静静地等了十几分钟,看陈大勇还没有下来,阴沉着脸,还是提着礼品走进了楼梯口。

    来到四楼岳母家的门外,李晓顿住了脚步,竖起耳朵停着门内的动静。厂区这种铁质的老式防盗门隔音效果并不好,好像岳母在试换新衣服,陈大勇的点赞声很清晰。隔着门,岳母娇羞欣喜的小女儿态李晓都能感觉得到。

    这是什么节奏?

    莫名的,李晓就想转身而走,想了想,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抬手按下了门铃。毕竟里面的人是豆豆的外婆,我还喊你一声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