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0章 妈受得住
    门内的笑声没有了,接着门开了,陈大勇看着门外的李晓,脸上的神情先是惊愕,然后就堆满了笑容,让开了身子。

    “老同学,你回来看妈。妈,是李晓。”

    “哦,大勇也在啊。”

    李晓微笑着点点头,走进门放下手中的礼品,换了棉拖走到客厅,“妈,最近还好?”

    “嗯,怎么今天回来了?快坐。”徐兰兰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眼神有点躲闪。转身慌乱地把沙发上的几个纸袋子提到沙发背后,低头就去泡茶。

    可是,身上的着装却是刚试穿的新衣。上身一件雪白的羊毛皮草短大衣,下身是一件黑色的包臀皮裙,腿上是浅黑色棉质丝袜,从背影看,倒是都市新潮的性感丽人一般。

    等李晓接过泡好的茶,发现杯子里的水都快溢出来了,遂小心地放在茶几上。岳母脸色有点红,忐忑不安地抚了抚裙子,挨着沙发边坐下。

    陈大勇也有点尴尬,不自然地说了几句话借故告辞。徐兰兰没有起身,李晓也站起来去送他,仍由他独自一个开门离去。

    李晓看着岳母身上崭新而新潮性感的衣服,一时倒不知该如何开口,到是徐兰兰觉得不妥,起身进卧室换了一套家常的衣服出来,脸上的神色也渐渐正常了。

    “豆豆和家里都好吧?”

    “都好,今天您不上班?”

    “哦,今天轮休,就搭大勇的顺车去市里转了一圈,顺便买了几身衣服,感觉颜色太艳了些,我明天抽空去换一换。”

    这话李晓不好接,眼睛扫了扫沙发角那几个纸袋子,不出意外,都是品牌货,价值应该不菲。

    “妈,今天是顺路,就想过来看一看,也没有什么事,您休息吧,我去厂医院看一看。”

    张梅在厂医院,徐兰兰自然不好挽留,起身送李晓到门口换了鞋,李晓看了看对面的住户紧闭的房门,似乎随意地问了一句:“对门的住户还是厂里的老住户?”

    徐兰兰不解其意,“嗯,都是老住户,厂区的房子又不好卖,还是三车间老张一家。”

    “都是熟人呐,妈,你歇着吧,我走了。”李晓点点头,转身走下楼梯,向徐兰兰摆了摆手,拐了一个弯就看不见人影了。

    徐兰兰疑惑地看了看对门,都是熟人,什么意思?又仔细想了想李晓进门后的神色,脸色慢慢红了,自己可是年轻时就守寡的,这女婿的话是不是意有所指?

    厂区医院是一座独立的院落,位于厂区南边,因为是内部医院,外面的病人并不多,平时的工作也不太忙碌。在西侧大楼住院部的二楼医护办,李晓看见一身白大褂的张梅正和几个小护士说着什么。

    李晓抬手敲了敲大开的门,张梅扭头看见是李晓,放下手中的病历夹,笑着走了出来。

    “臭小子,怎么现在跑过来?不用上班?”

    “现在我调到区里了,忙是忙了点,但自主的时间多,刚才在南郊办事,想妈了就顺路来看看。”

    “信你才怪,走,下去说,豆豆还好吧?”

    “有赵姐在,豆豆你就放心。”

    母子两人顺着楼梯走到住院部楼下东侧的草坪边,小时候李晓可没有少在这里厮混。看着熟悉的环境,李晓心潮难平。草坪中间有一颗法国梧桐树,十几年风雨过去,愈发显得高大苍劲。

    这颗树下,曾经洒下了一对青梅竹马多少童真的笑声?这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变化了的,就只有人心了。

    “妈,现在想一想,当初你的一些话还是有道理的?”

    张梅心中有点不安,儿子身上似乎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我的话什么时候错过?哼,应该是都有道理。”

    也该给母亲提前吹吹风了,李晓叹了口气:“比如婚姻,您说的道理我当时就没有懂,现在懂了,似乎有点晚了。”

    嗯?张梅皱起了眉头,眼睛直直地盯着李晓,想从儿子的眼神里发现些什么:“上次你闹腾要离婚,难道还没有过去?晓晓,告诉我,前面那辆车里的女孩子是谁?”

    李晓看了看不远处路边的白色车,苦涩地笑了笑:“妈,你想哪里去了?那是庆伟他们分局的干警,我们一起来南郊办事的,你儿子什么人你能不清楚?”

    张梅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那就是晓怡的问题了?唉,迟早的事,她太招人了,你俩在一起时我就不同意,可你被她迷住了眼睛又能怪谁?晓怡的性子看似绵软,实际上好强的很,一个女人这不是好事,你发现了什么?”

    李晓想了想,只说了一句:“现在我看不透她了,应该是有事。”

    “我明白了,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夫妻之间都看不透了,呵呵,这日子还能过么?你是不是下定决心了”

    李晓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暂时不会离,晓怡不会同意。虽然很不舍,但是我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充斥着谎言,有些事情我一定要搞清楚,也算彼此最后一个机会吧。”

    顿了顿,李晓又说道:“妈,我记得今年你就可以内退,要不就办了吧,我主要是怕豆豆受罪,晓怡难免会拿豆豆做挡箭牌。”

    张梅眼睛红了,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大人怎么都好说,就是豆豆才三岁多就要成为单亲孩子,我六月份就办内退,不管孩子今后跟谁,他总是我的孙子,我要亲自照顾他长大成人。”

    李晓心里一酸,避过母亲的眼睛,看向远处的山峦:“是我不孝,连累母亲了。”

    “唉,傻孩子,你从小到大都是听话的孩子,只是遇人不淑罢了,我怎么会怪你?家里又不缺钱,你身份也不差,我就不明白了,晓怡到底在折腾什么?随她去吧,妈受得住。”

    李晓走过去,取出纸巾替母亲拭去泪痕:“妈,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呢,您别伤心,也别说出去,我先回去了,您注意身体,我和豆豆今后还要靠你呢。”

    张梅破涕为笑,挥手亲呢地打了李晓一把:“滚远,打算一辈子啃老啊,孙子我养,你嘛,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李晓勉强笑了笑,然后要走,张梅却问了一句:“去过北边没有?”

    李晓愣了一下:“刚去过了,不过最近去了两次,都碰到工会张阿姨家那个陈大勇。他拜了豆豆外婆为干妈,我总觉得不好,现在她还是我的岳母,您注意留点神。”

    李晓坐进车里走了,张梅不舍地收回眼神。抬头看着厂区北边的一栋栋大楼,想起厂里对陈大勇的议论,不屑地翘起嘴角。

    干妈,哼,你家还能找到一个正常人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