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25章 看上了
    看着李晓眼里杀气四溢,老李局长震惊了:“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你才多大,家毁了就重新开始,有什么难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别毁了自己。”

    李晓摇了摇头:“李叔,您别劝我,有些事情不是想忍就能忍的,正因为我年轻,我输得起,在山城掀起多大的风波,我都不在乎。”

    好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唉,自家儿子要是能有这份血性,自己死也瞑目了,“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吧。”

    李晓却犹豫了:“李叔,您就别看了,我另外想办法处理就是。”

    “呵呵,别把我想得太脆弱,一辈子什么风雨我都经过,这点事又能算什么?你都不介意在山城掀起一场风波,我当了一辈子领导,这张脸也容不得有人随便打。”

    李晓把手里的档案袋递了过去,没有想到老李局长去而没有看,顺手放到旁边的抽屉里,然后朝李晓摆摆手:“年轻人,快回去吧。”

    嗯?李晓不得不为老人的沉稳而佩服:“李叔,您打算怎么处理?我估计正常途径不行!”

    老局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相信我这个老头子?呵呵,你送来了子弹,怎么开枪我可比你有经验。记住,今后和人较量,要先分析大势,懂得隐忍,然后就不能犹豫,一击必中。其实区里的事情我一直关注着,我也在等一个机会。”

    李晓站起来垂下双手,恭敬地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起身走出了书房。来到客厅和阿姨打了声招呼,留下了一张名片。

    “邵阿姨,谢谢您的午饭,我在区里还负责一点事情,今后家里用车或者有什么为难之事,您就给我电话,我保证尽力办好。”

    客人走了,邵阿姨来书房开了门,顿时一股烟味扑鼻而来:“老李,想什么呢,抽这么多烟?这两个年轻人真不错,都很有礼貌,哎,咱家建超有人家李主任一半,我做梦都会笑醒。”

    老李摆了摆手,等老伴出去,静静想了想和李晓见面的情形,拿起桌旁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小张,你帮舅舅查一个人的情况,东城区办主任李晓,原来在下梁当镇长的,他妻子是个什么情况?我等你电话。”

    十几分钟后,电话回了过来:“舅舅,我翻了翻干部档案,又问了同学,这个李晓可不简单,竟是S大毕业的硕士,能力很强,在下梁民间那是神一样的存在,不过区里马建国好像不大喜悦他,一直在打压他。”

    老李局长剑眉动了动,问道:“他妻子是什么情况?”

    “哦,李晓的妻子叫梁晓怡,是东商的一个部长,人很漂亮,一直是东商的形象代言人那种角色,东商的电视广告上经常出现,其他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知道了,不用再查了。”

    挂了电话,想起李晓眼里的杀气,老局长嘴里碎碎念道:“竟然漂亮到那种程度,这对一个镇长不是好事啊,哼,市里的那些老六毛。既然你看得起我老头子,那我就帮你一把,结个善缘吧。”

    ......

    下午刚上班,就有电话打到李晓的座机上,李晓伸手拿起话筒,里面就传来一句傲慢的男声。

    “李主任吗?我区委办贾为民。”

    “哦,贾主任,有什么事?”

    “你们区办是不是有一个李雅萍?”

    “有啊,怎么啦?”

    “是这样,区委办缺人,我想调她来区委办公室工作,你让她下午过来找我报道吧。”

    不等李晓再说什么,对方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嗯?这是怎么回事,李雅萍怎么愿意去西边上班,这丫头也没有说啊?

    想了想,李晓给区办打了个电话,很快李雅萍就敲门走了进来:“师兄,才分开就叫我,有什么事要我去办?”

    “刚才区委办贾为民打电话通知我,要调你去区委办上班,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认识你?”

    李雅萍感到很意外:“调我去区委办,我不知道啊?最近去西边大楼送了几回文件,贾为民和马书记都和我说话了,尤其是马书记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到他那个秃顶我就恶心,我不去西边。”

    李晓顿时明白了,弄不好这马书记是看到李雅萍又动了凡心,哼,传单的事情还没有了结,竟然还犯起了花花肠子。

    李晓拿起电话就给贾为民回了过去:“贾主任,我刚才问了,李雅萍没有同意去西边上班,我这里人手也很紧,你们缺人就另外调人吧。”

    “不行,这是区委领导的意思,你们区办必须执行,你通知她马上过来报道。”

    李晓的好脾气也没有了:“哪位领导的意思?”

    “是马书记。”

    果然是这个老六毛,李晓好不客气顶了回去:“哦,李雅萍是区政府的干部,要调人也得马区长同意,然后正式发函过来,你一个副主任嘴一张就算?我想你还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李晓气愤地挂了电话,想了想,问道:“马区长在办公室没有?我得给他说一声,调你过去是马建国的意思,只有马区长才能挡的住。”

    “马区长刚回来,在办公室。”

    李晓走出办公桌,嗔怪地摸了一把李雅萍的秀发:“就知道给我惹事,今后去西边送文件换个人去。”

    李雅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怎么还怪我了?难道我把脸抹黑了再去西边,这是机关不是什么脏地方,我死也不去那边。”

    “呵呵,你死了师兄欺负谁呀?算了,我去见马区长。”

    来到马区长的办公室,马卫东正在批阅文件,看见李晓进来,就放下了笔:“有事?”

    “班长,刚才贾为民打电话过来,要调李雅萍去区委办上班,说是马书记的意思。”

    “嗯,那边平白无故的怎么要调你的师妹过去?”

    李晓冷冷一笑:“雅萍最近去西边送文件,马书记看见了,就要调她过去,无非是想打雅萍的主意。”

    马卫东皱了皱眉头:“传单的事还没有过去,他竟动这种心思,手伸的真够长,你是什么意见?”

    “雅萍过去那就是跳进狼窝了,西边行事一惯肆无忌惮,您这边不松口,他也没有办法,剩下的事我来应付。”

    “行!我知道了,你给人事局打个招呼,就说李雅萍谁也不能调。我看为了一个科员,他会不会连脸面也不要了?”

    李晓点点头,回到办公室给人事局局长打了个手机,转达了马区长的意见,才放下了心。

    下午快下班时,李雅萍兴奋地走了进来:“嘻嘻,这下你麻烦了,贾为民现在亲自过来找我了,还拿着区委办的借调函,师兄,我是被马建国......

    看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