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姻的温度 > 第39章 我们赢了
    进了大浴池,晓怡紧挨着严芳坐着,池水温烫,很快就让她白皙的肌肤上冒出汗水,浑身上下舒爽之际。

    严芳擦擦汗,坏笑着指指庄总小池方向:“晓怡,还不去伺候着?”

    看来集团里有不少人误会她和庄总之间的关系,她苦笑着摇摇头:“他不是我的菜。”

    严芳有点不相信,见晓怡神色平静,她又指指小尹的方向:“难道是那‘小鲜肉’?啧啧,你嘴可够刁的!”

    这都是什么人嘛!知道严芳很开通,但这也太开通了。晓怡笑着摸了严芳胸前的丰挺一把,摇摇头:“豆芽菜我也不吃!”

    严芳嘿嘿一笑,咂咂嘴:“嘻嘻,这么新鲜,不吃浪费了。”

    晓怡知道她挂心的是庄总,顾忌的是自己在这里,故意装出一副欲求不满的怨妇样子,只是想试探自己而已。

    梁晓怡心头暗暗鄙夷:既然你自甘堕落,我就推你一把。

    计较一定,她低头过去,靠着对方的耳朵:“想去就去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总办的那几个骚妮子总围着庄总转,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别浪费了,改制后庄总可能会是东商的老大。”

    “你真不去?”严芳心痒难耐,又试探了一会儿,见梁晓怡不为所动,只好脸红着,扭扭捏捏摸进庄总的小浴池。

    晓怡看着严芳消失在竹门后,心中一阵复杂,下意识的心里有点不舒服。随手用浴巾擦擦脸上的汗水,长出一口气: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想法?难道我舍不得把庄总让给她?

    怎么可能?摇摇头,压下心头的旋旎,身子又往水中滑了滑,只露出一个脑袋,自顾闭上眼,静静地泡在水中。

    严芳不到十几分钟就回到大浴池,一脸的丧气失望。晓怡有点意外,不知道庄总唱的是那一出。严芳用双手捧着高耸的胸,倔着嘴,怨念不小:“庄总不会那方面不行吧?”

    庄总怎么会那方面不行!那个叫叶青青的女孩可被整惨了。晓怡摇摇头:“不会吧,哪有不吃腥的猫。今天大概是有外人在,他抹不开面子,别着急,你有机会单独约约看。”严芳听她这么说,歪着头遐想了一会儿,才露出了笑脸。

    泡了一个多小时,酒也醒过了,人觉得清爽了,四人才换好衣服出来。晓怡去前台结了帐单,一看表都晚上十一时多了,急忙开车下山。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妻子还没回来,李晓心中不由烦躁起来。虽然心里已经有点不在乎了,可是梁晓怡现在还是自己的妻子,出了什么事,脸面难看不说,良心也难安。

    摸出手机想打给妻子,想了想又放下,脸色越来越难看。赵姐坐在一旁,忐忑不安地看看李晓,又看看墙上的挂钟,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时,李晓茶几上的手机提示音响了,拿起一看,却是马区长的信息:“速回山城宾馆。”

    这个时候马区长能叫他,肯定有急事,自己不能不去:“姐,我有急事要回去开会,你不要睡,等着晓怡回来打电话告诉我。如果过了零点,晓怡还没回来,你马上给我打电话!”

    吩咐完,李晓拿起手包就急忙走了。不到半个小时,梁晓怡终于回来了,进门看到赵姐在客厅,有点奇怪:“姐,你还没睡?”

    “晓晓今晚回家了,一直在等你,刚才他有急事就走了,你打电话告诉他一声。”赵姐没好气的说完,转身就进卧室关上了门,独留晓怡一个在客厅。

    李晓回来了!梁晓怡吃了一惊,急忙用手机打了过去,李晓听她解释完,淡淡地回复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梁晓怡呆望着黑色的手机屏幕,苦笑着叹口气,一脸落寞地进了卧室。

    李晓赶回山城宾馆,走进二楼马区长的房间。马区长坐在沙发上,正悠哉地品着茶,看到他进来,忙招手让他一起坐下品茶。

    李晓看马区长一脸的喜气,遮都遮不住,悬着的心才放下,走过去坐下端起茶几上的小茶盅,一饮而尽。

    “猜猜看,市里会做出什么决定?”马区长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李晓想了想,马区长绝对会被留任,他是下派干部,省里是有根基的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山城没人愿意承受上面的怒火。

    要挽留他市里就要妥协,本来人家就是区长,暂时上升不可能,那只有在马区长人事提名上让步了。

    想到这儿,李晓心中一动,马区长对这次换届从始至终,只有一个需求,那就是让李晓来当区长助理,现在市里必须让步,那大概就是这个条件了。

    李晓把事情想通透了,却不能亲口说出来,比领导还聪明不是什么好事情:“领导,你这是考我,市里的事,我这样的小人物哪敢乱想。”

    马区长听了他的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不相信李晓会猜不到结果,他只是要李晓一个态度而已。

    李晓不说破,马卫东也很乐意来揭开这个谜底:“市里定了,我的辞职被驳回了,而你的提名通过了,明天就开大会走程序。”

    “谢谢!我们赢了!”李晓很真诚的说了一句,马区长的破釜沉舟,才为自己争得了上升的空间,这个交待确实是到位了。

    马区长摇摇头:“是啊,我们赢了,你不用谢我,你跟着我在区里也憋屈,这是我该给你的一个交待。”

    李晓掏出烟盒,递给他一支,两人点着火,都默默抽烟喝茶,房间的气氛顿时轻松起来。

    马区长突然问了一句:“市委李国良副书记你认识?”

    “怎么会?人家可是大人物。”李晓摇摇头,李国良是市里的三号人物,自己要是认识他,还会为一个区长助理如此难堪。

    马区长有点意外:“这就奇怪了,在常委会上,他对你在下梁镇的表现赞不绝口,这次他为你说话了。”

    李晓更奇怪了,自己再优秀也没理由值得让他出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想遍脑海中的人脉,也没有找到和李国良有一丝交际的地方。

    马区长看李晓摸不着头脑,也搞不明白了:“算了,你别多想了,这是好事。现在你多想想东城经济的发展思路,我们再也等不起了!”

    “我有些想法还不太成熟,等想好了再说。”

    东城经济的症结,李晓私下考虑很长时间了,新的思路也有了,只是他现在还不好说出来。因为马建国的无能,东城区的问题积累的太多,小打小闹起不了什么作用。

    只有大动作大布局才能见效,这些马区长敢不敢接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